关灯
护眼
字体:
53、古怪的镇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问说:“那尸体总要有个去处,不可能一点总计都没有。”

    我觉得追踪尸体去向这种事本来就是我们擅长的事,更重要的是张子昂这样说,就说明他是知道一些东西的,毕竟他在我们之前就到了,对这里的了解也比我和王哲轩要深很多。

    张子昂说:“尸体就在镇子里。没有被运出去,而且他们也没有这么多时间。”

    听见张子昂这样说,我立刻追问:“那么是放在了哪里”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子昂忽然说:“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见张子昂又开始卖关子,我就有些急,问说:“你倒是说啊,这什么时候了还卖关子。”

    张子昂看着我说:“其实你们早上见过尸体了,只是没认出来而已,因为他们将它彻底改变了模样,你们吃的那些肉,你以为是一般的猪肉,却不知道就是死者的尸体。”

    张子昂这样一句话让我顿时就僵住了,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而且我在一再确认张子昂这不是跟我闹着玩,我说:“你说真的”

    张子昂点头,我立刻就觉得胃里有无数的东西在翻腾,然后就想要吐出来,可是这种恶心感却并未让我立刻将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而好受些,这感觉就一直在翻腾,让你觉得一阵阵难受。:嘿言格

    张子昂说:“那个店主,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因为向你们这样的外地人实在是太显眼,包括他给你们提供这里的住处,也并不是出于好意,今晚你就见识了,总是要出事的。”

    这的确是我和王哲轩大意了,还是那句话说得好,人心叵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就是觉得这里人淳朴,没想到镇子的古怪,就在这些坏了的人心上。

    我好一阵子才从尸体的这个事儿上缓过来,而且眼下我们还有另一个难题,就是王哲轩什么时候会醒,因为从张子昂的口中好像他这样晕厥过去很不对劲,刚刚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说尸体的事去了,没有继续下去,现在好一阵过去了王哲轩还是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我不得不又问了张子昂,因为我总觉得这不是个好兆头。

    张子昂说:“目前还不知道,但是引起他晕厥总有个原因。你能想到是因为什么吗”

    我想了想他第一次晕厥时候的情景,然后说:“难道是因为钟声,可是不对呀,第一次他听见钟声也没有这样”

    我一时间不能确定,于是后面的话就没有说完,哪知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子昂已经问我:“什么钟声”

    我有些诧异,因为按照时间来算,当时他也就在房子里头,我既然能听见,他警敏程度比我要高很多,应该也听见了才对,可是他竟然全然没有听见的样子,我有一些觉得不可思议,我说:“就是有些像寺院里的那种钟声,你没有听见吗。上次在山里我听见的是六声,这次没个准,听清楚的只有三声,不知道是不是一样的。”

    张子昂的表情变得有些困惑起来,他说:“我和你都在这房子里,而且我还在院子里,要是钟声真的是从外面传来的话,我应该比你听得更清楚才对,可是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没想到无心的一句话,竟然成了一个让人困惑的难题,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是对于山村里发生的事。张子昂好像已经知道了一样,唯独这个钟声却是一片空白的样子。我不知道他的这些信息是从哪里来的,觉得他和樊振应该有某种联络的方式,我于是问他:“你一直在这里,山村里的事是什么知道的”

    张子昂说:“我和樊队有过联系,他告诉我村子要消失了,你们随后就会到这里来,让我留意着你们,因为他说你们经历了山村里的事之后,警觉度会有所降低。”

    而且我和张子昂详细确认了他和樊振通话的时间,竟然是在山村消失之前,也就是我带王哲轩离开村子的那时候,可是这就更加不对劲了,因为樊振和张子昂说了所有山村里的事,可是唯独没有提钟声的事,我还记得钟声才响完,他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让我们马上离开那里,之后就发生了坍塌的事,这样说来钟声似乎是一个提醒,可是让人想不通的是,到了这里之后,钟声已经响过了,却并没有任何类似的事发生。

    一时间我的思绪也是有些复杂,竟然也忘了去细究樊振和张子昂说的那句话,关于我们的警觉度会降低,这话里头是什么意思,我也没来得及去想,而是就这样带过去了。

    所以我把疑惑再次转移到了要引我出去的那个人身上,我问张子昂:“那么那个引我们出去的人又是谁”

    张子昂说:“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我只知道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伙,他们只会在夜里出现,也就是整个镇子的人晚上都不敢出来的时候,他们就会出现,就像一群幽灵一样漫步在整个镇子里,那天晚上你们看见的尸体,就和他们有关。”

    我继续问:“那他们也是镇子上的居民”

    张子昂说:“这个现在很难界定,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总之这个镇子的谜团多得你无法想象,也并不像你看到的那样简单。”

    我说:“既然要想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么就只能先从这些人下手了。”

    张子昂听了却皱起眉头,他说:“你还要继续查下去”

    我被张子昂这句疑惑弄得有些讶异,同时梦里母亲的提醒声音和醒来耳边的这个声音逐渐融合在一起,而且竟有些莫名地清晰起来,我说:“那句话”

    张子昂问我:“什么话”

    我忽然很是惊异地看着张子昂,然后说:“那句话,不会就是这个人和我说的吧”

    因为不可能是张子昂在我耳边说,而当时我醒来之后看见屋檐下站着一个人,房间的门也是开着的,说明这个人进来过,那么是他在我耳边说的这些话也不无可能,那么他提醒我这里有危险,要我马上离开,接着又引我离开这里,或许他并不是要带我去哪里,而是真的要带我离开

    想到这点的时候我忽然头皮一阵发麻,因为这就意味着一个事实,为什么不带王哲轩一起,为什么张子昂刚好和他们反着来,如果我的推测是真的的话,就说明王哲轩不是应该被带走的人,而张子昂正好是出现阻止我离开的人,可现在他也劝我离开。

    我的脑袋一下子就乱了,因为张子昂是不会对我不利的,也就是说我的推测不成立,可是我自己却又偏向相信这个猜测,说以想到这点的时候,我忽然动了动身子,然后对张子昂说:“你帮我找照看着王哲轩,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说着我就往外走,张子昂拉一把拉住我,他说:“你要干什么”

    我说:“我不会有事的,你相信我,你在这里照看好王哲轩,我最迟在天亮前就会回来。”

    张子昂自己也被我搞糊涂了,我挣开他拉着我的手就除了去,他也没有追出来,我一直走到大门口,发现那个人还在巷子口等着我,我于是走进巷子里,朝他走过去,他看见我走出来,于是也转身继续往外面走。

    等我也来到巷子口,他已经在主街上站着等我了,但我注意到他虽然一直在等我,却与我始终保持了又二十来米的距离,让我根本看不清他的任何特征,甚至连穿着都看不清,只能分辨一个基本的人形。

    他带着我一直顺着主街走,我跟着他,很快就到了镇子口,而且再往外走就出了镇子了,但是看他的样子却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出了镇子外面就是一条乡镇主路,路两边种着树木,而路的两边全是农田,一片黑漆漆的,显得空旷而神秘。

    就在我置身于这样的路中时候,我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错觉,好像在曾经的某个时候,我也是以这样的情形走在这条路上,清晰到完全无法忽略地真实。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不见,接着我就发现眼前的人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路上,茫然的看着周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是要继续前进还是折返回去比较好。

    就在我没有什么主意的时候,只听见前面忽然有人喊了我一声:“何阳。”

    这声音在夜里我听得真真的,而且听见之后,我的第一反应是心跳加速,接着就是全身发麻,因为要是我没有听错的话,这个声音是王哲轩的。而我知道王哲轩这时候正躺在镇子里还没醒过来,而且曾经出现过的那个王哲轩也已经自己烧成了灰,是不可能再有一个王哲轩出现在这里的

    ~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53、古怪的镇子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