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1、是同一事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王哲轩没有出声,我继续说:“当年疗养院军区一百二十一个人消失的事件,从来没有过确切的记载,都死一些人口头相传我才知道了这件事,更重要的是我们也从来没有关心过一些细节,就是是否疗养院军区也跟着消失了。他们消失了具体有多长时间我只记得依稀有人和我说过好像是三天,但是这个时间准不准确,而且我还记得疗养院军区也有一口废弃的井,在草丛中,这个村子也有一口,我想这不会是巧合。”

    樊振每次都说是去找井,这其中本来就有猫腻,说明井本身就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而且我也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樊振一直在村子里隐居,一来是躲避追杀,二来可能就是已经意料到村子会消失,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好从这里探查清楚当年发生过什么,毕竟当年所有人都失去了记忆,不知道失踪后发生了什么。

    我将车子停下来,就是想到村子可能会重新出现,我们是否要重新回去守在那里,但是王哲轩这时候提出了异议,他说:“如果失踪并么有规律性,如果村子都不会再出现了呢,我们要一直停留在那里”

    最后王哲轩给出了一个比较合理的建议,他说不如等我们去了剩下的地方之后,在折回到村子里来看看是否真如我所说,如果这个村子真的和疗养院军区具有类比性的话,那么村子再次出现之后,应该就会一直存在,不会再消失。或者应该换一种说法这样说,就是村子一直都存在,消失只是一段时间的特殊现象,无法解释的特殊现象。树如W址:关看嘴心章节

    我觉得这样也在理,所以才又重新启动汽车,之后我一边开车也一边在思索着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偏不巧,刚刚我们去到村子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一直相信,任何的巧合背后都有精心的布局和谋划,为什么我刚好去就撞见了,而不是在我去之前,也不是在我去之后。难道这件事和我有关,还是说我们去了之后触发了什么,由此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这些因为对当年资料的缺失,所以我不敢妄下论断,这些想法都做了一个保留,既有可能,也有可能这些事就是一个巧合。

    我们到了镇子里的时候时候还早,这个周边的镇子比我想象的要落后一些,因为确切地说这就是一个村子而已,虽然比王哲轩自家的那个村子要开放很多,但与一般的农村村落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进去的时候最起码我们没有成为让人瞩目的对象,唯一让人有些为难的是没有居住的地方,这里没有旅馆,也只有一条像是主街的地方,会有一些铺面。除此之外,与一般的村子真没有区别。

    我们中了个空旷的地带把车子停下,人生地不熟地初来乍到,也不知道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所以下车之后目标和方向总有些迷茫。我和王哲轩趁着吃东西的功夫也顺便打探下这个镇子的人文风貌,大致了解一些。

    店主有生意我们是顾客,自然什么都愿意告诉我们,当问起说有没有旅馆的时候,他说镇子小又偏僻,而且外面来的人很少,哪会有什么旅馆,这里距离县城有好几十公里。我们要是不嫌远可以到县城里去住,要是不想去他倒是可以给我们提供个地方,是他家不住的老房子,空着,我们要是在这里耽搁,可以暂时到那边去住几晚。

    这样自然是最好,之后我们付给他一些住的费用,虽然条件艰苦些,不过能有个住的地方就算不错了,我和王哲轩还合计过,要是真不行的话就在车里凑合着睡几晚得了。

    中间我接到了史彦强的一个电话,大致是告诉我我要找的资料都找了一些,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告诉他我在外面还有些事暂时不能回来,办公室那边他先照看着,有什么事立刻和我汇报,这样也就挂掉了电话。

    我们吃完饭之后又到住处去落了脚,最后闲着没事,就当闲逛在整个镇子里瞎转悠,看看有什么可以能被发现的,毕竟地图上有这个地方,而且指明就是我们在的这个地方,应该是有它的奇特之处的,就像那个山村,我之所以觉得一去就很特别,是因为撞见了王哲轩和樊振,又知道了他们就是那里的人而已,其实抛开这一层面,从一开始去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想到在那个村子里会遇见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所以这里也是一样,刚刚到的时候外表看着一片祥和正常,只有当你真正接触到了一些事情的时候才知道这里头所隐藏的秘密。

    而这里的秘密,似乎就是黑夜。

    像这种农村的夜晚,还不到九点外面几乎就没人了,主街虽然会有一些铺面,但也是早早就关门,八点左右的时候就彻底成了一片无人区,道路上基本上不见人,我不是没去过这样的农村街道,只觉得这里安静的有些异常,因为像这样的街道晚上多少会有一两家店铺卖烧烤之类的东西,而且主街上也会有一些夜猫子出没。

    可是这里基本上天黑了之后,就彻底没人了,中年人一类的还好说,青少年也一个都没有,这就不正常了,我于是和王哲轩就身处在这种静谧的环境之下,然后相互看了一眼,自然都感觉到了这样诡异的气氛。

    为了进一步了解这里头的不对劲,毕竟这样的现象也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们只是觉得有种诡异的感觉环绕在身边而已,所以我们专门挑了一些比较黑暗和偏僻的巷子去走,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不过我们走了一圈也并没有什么发现,最后又回到主街上来,只是这一次走回来,却远远地就看见有个人在前面朝我们晃晃悠悠地走过来,起初我们还以为是喝醉的人晚归,但是等这个人越接近我们我们越觉得不对劲,直到到了边上的时候才听见这个人一直说:“救救我,救救我。”

    我们才发现这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一只手捂着肚子血一直在流的一个女人,看见我和王哲轩,她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猛地就抓住了我的胳膊,力道大的惊人,全是求生的执念。

    我自然扶住她,问她说:“你这是怎么了”

    她则指指身后说:“有人忽然窜出来就往我身上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里晚上一个人也没有,我”

    被捅了之后强行运动是会加速失血的,而且还会加速伤口的恶化,如果伤了内脏这样强行移动就更不得了,但是我知道她的无奈,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去求救就会死在街道上,因为她知道这里晚上是没有人的。

    而且说着她似乎已经坚持不住,就往地上瘫软下去,我只听见她嘴上在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忽然睡在街道上,我记得我是躺在家里沙发上的,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且她的声音带着哭腔,显然是精神已经崩溃之后的话语,这些话是我大致听出来的意思,然后她就倒在了地上,我和王哲轩立刻帮她放平,但是王哲轩看了之后说:“没救了。”

    接着我就看见她的身体兀自抽搐着,这是死亡前的挣扎,最后果真她忽然大抽搐了一阵之后就彻底没反应了。我看着一个人活生生在眼前死亡,有些震撼,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喊救护车来抢救一下,即便人已经死了。

    ~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51、是同一事件?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