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0、消失的村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村长的问题才问出口,接着所有的人就在旁边叽叽喳喳议论开了,皆因为眼前这奇怪的事而觉得不可思议,我看见王哲轩一直盯着地上的尸体,一句话都不说,但是很快我就察觉到了他的异常。而且很快我就看见他站不稳,身子开始摇晃,我觉得不对劲就扶了他一把,哪知道我才扶住他就觉得他的整个身子在往地上沉下去,我赶紧驶出拳不离其托住他,同时朝他喊道:“王哲轩,王哲轩”

    我看见他的脸色一片苍白,整个人已经彻底不省人事,我不知道这是出了什么事,立刻将他放平在地上,试了他的呼吸和心跳,好在他好像只是晕过去了,我于是让他平躺着。但是心上合计着这样不是个事,而且全村的人都看见了与他一模一样的尸体,这件事之后恐怕还是将王哲轩从这里带走会好一些,毕竟村里人封闭,顶多也就是在村里议论,不过王哲轩留在村里恐怕就要面临着很大的压力。

    我本来想在等王哲轩醒来之后就带他离开,而且他忽然晕倒也是让人心惊,还是回到城里去医院好好做一个检查更让人放心一些。可是让人出乎意料的是,他过了好一阵都没有醒过来,这很不正常,一般像这样的晕厥,如果不是什么大毛病的话一两分钟人就会悠悠醒转,这样唱的时间还没有反应,就说明人有大问题,更重要的是我再探他的息。却不比刚刚了,明显有些微弱下去,我大惊,于是立刻朝旁边的村民说:“谁来帮帮我,我得送他去医院,否则就来不及了。”柏渡亿下 ρ莞 馆砍嘴新章l节

    旁边的村民犹豫了下,但很快就有人上前来帮我抬起他,我们把人一直抬到车上,正准备开车离开,这时候忽然只听见村民又传来一阵呼喊的声音,我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躺在井边的尸体不知道什么原因忽地就烧了起来,那架势比泼了汽油烧的还来劲,我这时候才想起光次氢钠这东西来。果真如我所想,在阳光下人会烧起来,果然是这么一回事。

    只是这时候我根本顾不上这些,踩了一脚油门就离开,我只希望王哲轩能挺过这段时间,等我到达城里。

    大约在我开出了有十来公里之后,我忽然从后视镜里看见王哲轩坐了起来,这冷不丁的吓了我一跳,因为之前我还看见他躺在后座上不动,忽然就坐了起来让我整个人都抖了一下。一瞬间的惊吓之后我才问他:“你怎么醒过来了”

    他则用手拄着额头,完全还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他说:“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我又是怎么了,我记得”

    说着他就像是在回忆之前的事情一样,很显然他的意识还停留在晕倒前的那一刻。我于是把后来发生的事和他说了,他完全意料不到,更无法想象自己好端端地怎么就这么晕了过去,这个我并不相信是操劳的原因,因为论体质来说,他本身就是警校出身,进过一些严苛的训练,不会因为一点点奔波就晕过去,只能说他忽然晕过去,和忽然出现的尸体有关。

    而且那具尸体怎么出现的,在搬运王哲轩的过程中村长也和我说过,他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王哲轩二的尸体就已经在了精井里头。于是他们才把人给捞了出来,才捞出来我们就出现了,他们也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变成这样了。

    我把车停在路边,王哲轩坐到副驾上来,我问他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毕竟当时他整个人呼吸变得微弱是真的,他说出了人有些晕之外没有什么了,我说既然已经出来了,还是到医院去好好看看,可是他不同意,他要回村子里去,而且说她必须回去。

    他的态度很坚决,我见他这样的态度,于是察觉到有些不对,我问他说:“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或者知道要发生什么”

    王哲轩却摇头,他说:“就是一种感觉,我觉得我要回去,而且我叔叔还在村子里。”

    他的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最后我还是妥协了,因为他实在是太坚持,我只好掉头回去,在开了有大约一公里的路程时候,忽然接到了樊振的短信,他在短信里说:“你们不要回村子来了,以后也不要再到村子里来,记住,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你们在村子里的经历。”

    这条短信我看了好几遍,我试着给樊振打电话,但是打不通,毁了短信过去也没有反应,我给王哲轩看了,王哲轩说:“叔叔一定是出事了,我们得马上回去,否则就晚了。”

    最后樊振这条劝阻的短信反而成了催促我们回去的导火索,但是等我们再次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却出现了惊人的一幕,就是村子不见了。是的,整个村子都不见了,好像整个村子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看见这样的情形,我和王哲轩都惊呆了,甚至都无法描述此时此刻的心情,只能面面相觑地看了一眼,全是疑惑。

    但是那口井还在,就如同我们刚刚离开时候那样还停留在那里,也预示着我们的确就站在村子的入口处。只是在井沿上放着一张纸条,我拿起来,只见上面写着几乎是同样的一句话,而且就是樊振的笔迹我去找井,你们回去等我消息。

    看见又是找井这一句话,我才意识到樊振给我们发这条信息并不是真的不让我们回来,而是他算准了我们的性格,也知道人的普通心理,越是让你不要做什么,你就越会不顾一切地去做,所以他知道我们会折回来,才给了我们留了这样一张纸条。

    只是问题在于,好端端的一个村庄,怎么可能就这样说没有就没有了,连一点存在过的迹象都没有,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自然也去了茅屋的地方,茅屋也彻底消失不见了,仿佛这里的一切除了这口井就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最后我们听从了樊振的建议离开了这里,不过在离开这里之后要去哪里我产生了犹豫,因为我想到下一个地方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这些地方不会是孤立的所在,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联系的,而我又担心王哲轩再次出现晕厥的现象,我于是问他的意见,他似乎还沉浸在村子失踪的事里头,他说:“我自己的身子我清楚,我已经没事了,就按照你的计划,到下一处去吧,而且你不是说,张子昂会来找我们的吗,或许他来了之后能告诉我们一些什么也说不一定。”

    我看了下地图,下一处的所在要稍稍好一些,最起码不是一个偏僻的山村,而是一个镇子一样的地方,距离我们现在的地方有四十来公里。

    前进的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虽然谁都不提村子消失的事,但是我却知道我们都在想着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更重要的是王哲轩作为当事人,恐怕想的就更多。

    只是这件事事发突然,线索不但少,而且事情本身就是一件在我看来根本不可能存在的现象,只是当思路冷静下来之后,我忽然意识到,村子消失的事件,怎么和当时疗养院军区的消失如此相似

    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忽然一个急刹车把车子停了下来,王哲轩自己也思考的很投入,忽然这么往前一冲,整个人也回过神来,然后就看着我问:“你这是怎么了”

    我说:“无论是村子还是村子里的人都会重新出现,你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

    ~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50、消失的村庄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