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9、迷雾重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樊振却轻描淡写地说:“这只是适应症,思维分散再聚集之后的一种短暂表现,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我出声:“思维分散再聚集的适应症”

    樊振点头说:“就像你本来有一份**的思维,但是忽然分离了,接着又要聚合在前一起,在这个聚合的过程中。就想要把原先的顺序给打乱重组一样,虽然事实比这个更加复杂,但大致就是这个道理,等重组完成了,他和你平时认识的那个人并无区别。”

    虽然我还是不能完全理解,但显然樊振已经说完了他的答案,我所疑惑的不过是他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王哲轩二号

    樊振和我说:“你不是自己也说,他们是一个人吗”

    面对樊振这样的说辞,我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情况大致就是这样了,尤其是王哲轩在陷入地底时候那句我的时间到了。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而且总觉得他的忽然失踪是和井底传来的声音有关。

    往后的樊振就不愿再多说了,显然他是知道一些的。但是知道的也不多,总之他没有再继续告知我剩余的信息。

    王哲轩在一个多小时后恢复了正常恢复之后他并没有明显的变化,只是和平时一样,整个过程他也清楚的很,知道自己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问他有没有什么异常,他反而诧异地看着我,我就没有继续问什么了。 g e

    他恢复正常之后樊振就催我们会村子里去,临走的时候樊振对我说:“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但是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有些东西需要你自己去证实,因为每个人看见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尤其是你。如果你真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明天你可以再到今晚去的那个地方你会发现一些什么的。”

    离开了茅屋回来到村子里之后。太阳也已经出来了,新的一天开始,好像预示着这里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只有我对整个村子产生了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因为一想到曾经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村子被毁了,接着又在这里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这显然是想要隐藏什么,这个被一模一样复制出来的村子想要隐藏什么秘密,我们挖到的那个村子它是因为什么才覆灭的,那口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会传来六六声钟声,和王哲轩二又有什么联系

    这些疑问一个个盘旋在我的脑海中,完全想不出一个究竟来。

    所以后来的时间我去了村口的井边。刚好有村民在挑水,我就和他聊了起来,只要是关于这个村子的历史,比如这个村子是什么时候建起来的,他们在这里生活了多久,这口井的来历,包括这口井有多深等等。村里人淳朴,完全没有意识到我问题里的古怪,只是单纯地以为我一个外地人对这里感兴趣罢了,于是一板一眼地和我讲述了这里的所有,听完却让我更加疑惑,而且是更加不解。

    他告诉我这个村子为什么建起来已经没有人知道了,只知道这是很久远很久远的事情了,有多久远呢,至少是百来年的事了。而这口井是先于村子村子的,据说是祖辈迁徙到这里的时候,见有一口这样的水井,于是就以这口井为水源建了这个村子,然后就一直到了现在。问说这口井有多深,他说这还真没有去探究过,只要井里有水不缺喝,谁会去关心这个问题,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告诉我,我还是第一个问这种奇怪的问题的人呢。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有些怪怪的,这种怪异感来自于“第一个”这三个字。但是这种感觉很快消失,我也没有多在意,再之后我在井边看了一阵,也看不出来一个所以然,也就罢休了。

    回去之后我和王哲轩说起了这回事,王哲轩说在昨晚之前他也从来没有觉得这口井有什么问题,也从来没有去探究过里面会有什么,所以听见我问回来的这些问题和答案,他也很吃惊,这些他虽然也知道,可是当经历了昨晚的事之后,他觉得,这里面也有很多的不寻常。

    白天之后我们又去了那个地方一次,不过这次去就与夜晚时候去大不相同,因为我们确认渠到了昨晚上的位置,却没有看见任何昨晚上的痕迹,甚至就连那口井都没有找到在那里,我记得我们没有找错,可那里除了山就是山,根本没有半点其他的痕迹。

    看到这样的情景时候,我才说:“我终于知道樊队为什么要说他去找井,因为这口井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它会移动。”

    王哲轩皱着眉重复了一遍说:“会移动”

    这好像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一口会移动的井,甚至是一个会移动的地下村庄,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而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想法,王哲轩则说:“这里地形复杂,会不会使我们找错地方了”

    他说这话显然是自己在欺骗自己的意味更重,因为昨晚我们离开的时候这样巨大的坍塌声,怎么说也应该留下一个大坑才对,可是这里也好,还是周围都没有这样的山头,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匪夷所思的事,加上王哲轩二号是和这个村子一起消失的,我忽然觉得这事情怎么有股子莫名的惊悚味道在盘旋,并不是我觉得这是鬼怪在作祟,而是因为真相,我感觉真相越来越让人可怕,甚至是让人窒息。

    最后我在昨晚昨晚我们挖房子的地方大约半尺下面的土里,发现了我们的小铲子,一共三把,被埋在沙土之下,不过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是,沙土却完全没有被瓦开过的痕迹,这就是地址的又去之处,只要是被挖过的地方,就一定会破坏表层和地下的沙土关系,而且无论你怎么做都是无法复原的,也无法作假,只是我却发现在我挖开之前这几乎就是原模原样的底层,是我挖开才导致发生了改变,而我们昨晚用过的铲子,就被埋在下面,好像它们本来就是被埋在下面,是我现在才将它们给挖出来了一样。

    这一点匪夷所思的迹象让我更加不解起来,我和王哲轩说了,他也不能理解,而且既然铲子在这里出现,那是不是说,我们昨晚真的来到过这里,而且也发生过我们记忆中的事,只是因为现在所有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所以我们产生了疑惑和怀疑。

    除了这三把铲子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发现,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没有找错地方,但是却没有再找到这口井和这个被掩埋的村子。最后我们只好这样下了山,只是才回到村子里,就看见全村的人都聚集在村头,似乎是出了什么事,而且全部人都围在井边,我们见一圈人围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上前去看,哪知道当村民看见我们的时候,就像是看见了鬼一样纷纷惊恐避让。

    村名的这种情绪让我感到剧烈的不安,我们来到井边,却看见了让人不能相信的一幕,就是王哲轩的尸体湿漉漉地躺在井边,而这时候王哲轩就这样定定地看着他的尸体。

    在惊恐中,村长率先出声质疑:“小轩,这是怎么一回事,这”

    后面的话他根本说不下去,也无法理解自己所看见的景象,我看着地上的尸体,忽然意识到,这就是昨晚消失的王哲轩二号,但是他的尸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49、迷雾重重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