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钟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被他的这个举动搞得有些糊涂了,一时间也不知道他这是魔怔了还是真的发现了什么,于是就看了看王哲轩二,我却发现到了这里之后,这人的神情就变得有些难以捉摸了起来,而且好像王哲轩一在做什么。他都了如指掌一样,我更感觉不对劲。

    接着我就看见王哲轩一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小铲子来开始挖什么东西,我见他专心地在做这事,就问王哲轩二说:“他在干什么”

    王哲轩二则将煤油灯放在地上,同时他也拿出带着的小铲子说:“与其问不如帮他一起挖,或许你能亲眼见证。”

    之后我们三个人就在这离开时挖起来,因为小铲子毕竟能发挥的作用不如铲子,加上山石难挖,所以很长时间之后,我们才挖了又一米来深的一段,而且除了一些石子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挖到,而王哲轩一则还在继续往下挖。好像知道下面一定有什么异样。

    最后大约在两米左右的位置,我们终于挖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再旁边看得清清楚楚,这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瓦片。

    看见挖出来的是瓦片的时候,我彻底有些不解了,而这瓦片似乎正是王哲轩要找的东西,他将瓦小心翼翼地拿起来,说了一句:“果然是这样。”

    王哲轩二则回头看着我问说:“现在你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吗”醉心章&节小f就在嘿~烟~格

    我阴沉着脸,即便刚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也已经反应过来了,我说:“这才是你们的那个村子,这瓦片是村口进来第一间房子的”

    刚刚王哲轩一为什么要数着步子从井的方向走进来,这时候我才发现,他走的方向完全是和在村子里从井口往村子里走的是一模一样的方向。而且我按照目测的距离估了下,他在这里所走的距离和村子里井口距离第一间房子的距离差不多,也就是说,这里有一个被埋没在山石之中的村子,而且是与我们住的那个山村排布一模一样的一个村子。

    那么这样说来的话,这里为什么会有一口井就说得通了,因为这口井本来就是村口的那口水井是一模一样的用途,所以,如果按照推测来说的话,现在有人住的那个村子,是按照这个被山石埋没的村子建造出来的,而且是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建的。

    所以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建一个一模一样的村子,这个村子又为什么会被埋没在山石之中

    我觉得他们应该是有答案的,而且王哲轩二从一开始似乎就知道这件事,只是一直没有说,王哲轩一觉得这里熟悉,于是到了这里触发了埋藏在心底的记忆,同样,樊振说来找这口井,其实也是为着这个谜团而来的,那么这样说来的话,他们好似有不知道这个村子为什么会被埋没。

    我就说,一个平凡如此的小山村,为什么能作为一个点在地图上标注出来,结果的确让我大吃一惊,也真正让我觉得。我的确是不枉此行,因为我发现了更多不可思议的事。而思绪急转,在我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我的思绪飞快地运转着,很快我就觉得,这个山村的覆灭和复制如果是和当年的失踪案有关呢,毕竟樊振与这里的关联如此紧密,不可能毫无关系,而且殷先生也牵扯了进来,就更加让整个事件扑朔迷离起来。

    想到这里,我直接用发问的方式来解答心中的谜团,而且目标直接就是王哲轩二。我问他说:“你还有什么是没有告诉我们的”

    就在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听见有什么声音传来,一股子沉闷的声音,像是铁钟被敲响的声音一样。

    我于是屏气细听,可是当我听的时候,声音却又没有了,我才看向他们二人问说:“你们听见了什么声音没有”

    我问出口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因为我从他们也警觉起来的表情上我知道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听见了这个声音,接着我们都没有说话,都屏住了呼吸来听,大约过了十来秒之后,这声音又响了起来,这回我们听得清清楚楚,的确是钟声,而且声音是从井底传来的,我数了数,一共六声,六声过后,声音就停住了,等过了十来秒,又开始响起来,还是六声,如果反复一共五次,加上我恍惚听见的第一次,应该是一共敲了六次。

    声音响起之后,我们已经到了井边上,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皆是不理解为什么会有钟声响起来,而且还是如此规律的六六声。

    而且当钟声彻底停止之后,也并没有发生任何异常,好像这声音就只是像摆钟到了一定的时间自己敲击一样,可我看了看表,这时候也不是整点,更不是什么规律的时间,完全无法从时间上来推测钟声响起来的缘由。

    也就在我们还在迟疑和不解的时候,我们忽然听见一个声音从下面的地方传出来,像是有人在急速奔跑的声音,等我们看过去的时候,只见一个人影正飞速地朝我们奔跑过来,而且很快就到了十米之内,我们还没有确定这个人,他就已经确定了我们的身份,接着我们就听见樊振的声音说:“我不是让你们在村子里等我的吗,怎么全部上这里来了。”

    听见是樊振的声音,我心上稍稍安心了一些,同时觉得心头一阵豁然开朗,觉得只要他在就没有事了,他很快到了我们身边,然后说:“这里现在很不安全,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说着他就让我们往回走,我们一不迟疑就不顾一切地往回奔跑回去,只是跑了十来部之后欧文才发现好像声音不大对,因为从奔跑的声音上好像有人没跟上来,接着我才回头去看,之间王哲轩二站在我们刚刚挖坑的地方,一动不动地就像一尊雕像一样,看见他站在原地不动我喊了一声:“你在干什么,赶紧走啊。”

    接下来我就听见了他冷冰冰的一声答复,他说:“你们走吧,我的时间到了。”

    说完我就听见“轰隆”一声似乎有什么地方在坍塌,接着原本站在地上的人忽然就像是被地面给吞噬了一样地掉进了地里面,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然后樊振拉了我一把说:“来不及了,快走。”

    之后我只感觉整个地面在震动,好像地下有个窟窿在下沉一样,我来不及多想就和樊振王哲轩往回疾跑,等我们确定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时候,已经感觉不到脚下的震动,和听不见任何塌陷的声音了。

    直到这时候我们才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问说:“刚刚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间地面就塌了。”

    樊振说:“那地下是空的。”

    说完他也没有丝毫要回去看的意思,就带着我们下山,而整个过程我还是能感觉到王哲轩的不对劲,只是现在的情况不方便说这个,等着回到了村子里再说。

    我们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天都已经差不多亮了,樊振是明面上不能见人的主,所以我们没有回村子里的家里,而是直接去了山里的茅屋,到了茅屋的时候樊振自己也注意到了王哲轩的异常,但是他只看在了眼里什么都没说。

    我憋不住悄悄问他:“王哲轩这是怎么了,从他上山之后整个人就怪怪的,很不正常的样子”

    ~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48、钟声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