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3、完全出乎意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首先,单是这具尸体就有两个疑点,第一,按理说尸体是几年前就埋下去的了,这么长的时间应该已经成了枯骨,可是里面的人不但没有丝毫的腐烂。那模样好似是在熟睡一般,第一眼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死人。第二就是这尸体和樊振根本扯不上半点关系,在看见尸体的时候,我才发现刚刚的怀疑彻底变成了泡沫,事实比我想象的更加复杂,曾一普和樊振是一个人这点再次成为毋庸置疑的事,但是另一个疑点已经接着就成为了事实,就是樊振和曾一普似乎故意弄出了这样的误会来让我们怀疑,而且现在挖开坟打开棺木,是他们所希望发生的事实。

    如果说这时候能保持镇静的人,也就只有我了,王哲轩已经陷入到短暂的不知所措当中,因为我看见他的眼神已经彻底迷茫了。就像一尊石像一样一动不动地呆在原地,然后直愣愣地看着棺材里的尸体,一遍遍地重复着:“为什么,为什么”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但是却无法安慰此时的他,因为我能理解他的心情,毕竟当一个人看到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一个人忽然出现在棺材里,而且还是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就像我第一次看见苏景南的时候,我也是大脑短路到彻底没有任何想法。

    所以,最后的事实是,我们本来是怀疑樊振在假死这件事上可能欺骗了我们,但最后却发现坟里面埋着的是王哲轩,于是在那一刹那,我忽然意识到。或许就连王哲轩自己都搞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变得不一样的,这个棺材里一模一样的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并且被下葬的,更重要的是,他必须面临一个当初与我一模一样的疑问,就是他是谁,棺材里的人是谁。醉心章&节小f就在嘿~烟~格

    又是这样的问题,而且似乎是一个根本没有答案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很快我发现棺材里的人并没有死,因为在下一瞬,我看见他睁开了眼睛,那时候他睁开的眼睛就看着同样直愣愣看着棺材里这个人的王哲轩,四目相对。我不知道他们这时候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念头是什么,不过很快我就察觉到王哲轩的神情有了变化,他被这个忽然睁开的眼睛给唤回到了现实当中,而且我看见他迅速地作出一个拔枪的动作,很快我也就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我于是立刻阻止了他,刚好拉住了他的手,接着是一声枪声,在这样的夜里格外刺耳,只不过子弹没有打在棺材里的这个人身上,而是打在了旁边的土堆上。

    王哲轩忽然惊异地看着我,他说:“为什么要阻止我”

    我知道这时候他还没有完全平复下来,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心中的恐惧,而同样的,棺材里的人也同样是出于恐惧。他甚至还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看见他立刻就爬了起来,坐在棺材当中,一点都没有死人的样子,与此同时,他看着我们,果真我看见他的神情里也满是恐惧的神色,我忽然意识到,王哲轩和樊振是一模一样的情形,这个棺材里的人与他就是一个人,这样的话他更不能杀死他。

    最先平复冷静下来的是棺材里的这个人,他站了起来,而且用比较冷静的语气和我说话:“何阳。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从他的问话当中,我意识到他是知道我的身份的,这也就是会所我们曾经见过,而且他用这样的口吻和我说话,说明早先我们之间是熟识的,更重要的是,我听见他这样和我说话的时候,我忽然有些疑惑地看向了身边的王哲轩,因为我有了一个猜测,如果棺材里的人才是真正的王哲轩,而我身旁这个是假的呢

    显然他的这句话也让我身旁的王哲轩冷静了下来,他端详着站在棺材里的这个人,也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你是怎么认识何阳的”

    这个人回答说:“我一直都认识他,那么你是谁,为什么你与我长得一模一样”

    旁边的王哲轩则冷冷地说:“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是被我们从棺材里挖出来的人,我应该怀疑的是你。”

    棺材里的这个人皱起了眉头,他说:“我在回来村子的路上遭遇到了袭击,对方是谁我并不清楚,之后我晕了过去,那时候我距离村子大约还有三十来公里,然后等我醒来,就发现你们直愣愣地看着我,接着与我一模一样的你就打算开枪射杀我,我想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又是谁”

    棺材里的这个人说着看了看周遭的环境,似乎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在一口棺材里很是诧异,更让他诧异的是,我们似乎费了很大的功夫来将他从棺材里挖出来,而听见他说辞的时候,我意识到王哲轩是应该与我同时到这个山村里的,但是因为我在加油站耽搁了时间,所以他提前到了。

    而现在两个王哲轩告诉我的事实都是基于这个前提的,但是现在一个在路上遭遇到了狙击,一个却是准时到了。

    对于这个说辞引起了我的深思,我看着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这时候他们都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王哲轩也放下了他打算开枪的手,但我还是怕他做出过激的举动来,我于是说:“你把枪先给我,在事情弄清楚之前,枪暂时由我保管。”

    王哲轩看向我,但是他的眼神是惊讶的,他说:“你不相信我,你相信他的说辞”

    我说:“你们两个我都相信,但是也谁都不相信。”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面已经有了定论,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樊振啊樊振,这样棘手的事情他彻底交给了我,而自己却在暗处静看事情的进展,丝毫不把自己牵扯进来,我也终于明白刚刚的见面还有第三层意思,就是让我产生疑惑,然后挖开坟,面对现在的情形。

    面对王哲轩的质疑,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樊队和曾一普为什么能和平共处,而且还共同谋事吗”

    王哲轩看向我问说:“为什么”

    我说:“那你还记得我们为什么要来把坟挖开,因为我们开始质疑他们之间的身份,从而想挖开坟墓得到证实,而驱使我们有了这种质疑的前提是什么,是两个人不能共处,因为我用了我和苏景南的例子来想象他们,我觉得他们之间也会这样做,而且刚刚你的反应告诉我,当一个人忽然看见另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像是看到了怪物,要把他除掉。所以樊队与曾一普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一定也是这样的心理,但是后来他们为什么没有这样做,而且和平共处甚至能心平气和地共处一室”

    王哲轩看着我,虽然并没有说话,但是已经用眼神在询问我答案,在这样的时候,他已经懒得去思考,因为像他这样的人在我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是为什么了。

    我则继续说:“因为他们相互都意识到,他们是一个人,就像你们,他就是你,你就是他,你们相互之间,谁杀了谁,都是杀了自己,最后死的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听见我这样说的时候,王哲轩显然十分惊异,他还是不肯相信地说道:“这怎么可能,我与他明明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43、完全出乎意料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