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2、惊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无论是曾一普和樊振都无法给我具体的建议,我是继续留在这里往地图上的这些地方去,还是现在立刻就回到城市里,他们说他们也无法衡量出最好的方法,因为这两个选择,每一个选择都充满了机遇和危险reads;。 而我不能同时做两个选择,当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他们说由我自己来选,这样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都没有可以抱怨的余地。

    而我自己一时间也压根没有主意,我和他们说我要想一想,他们答应了,但是让我不要考虑太长时间,明天早上就需要有一个选择,时间太长,选择就已经不是选择,而是致命的拖延。

    后来我和王哲轩下了山,下山的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我一路上都在想着一个问题,究竟是樊振是枯叶蝴蝶,还是曾一普是枯叶蝴蝶,他们两个又究竟谁才是王哲轩的叔叔,我总觉得有一个总是后来才出现的,总不可能一开始就是两个人一起出现,这样的话就是双胞胎,而不是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了。

    这样的问题没有线索我自己肯定是想不出来的,所以当回到王哲轩叔叔家之后,我终于问了他这个问题,王哲轩犹豫了下,他说他也分不清楚,因为两个人就是一模一样的,他甚至自己都不清楚在疗养院失踪的那个是谁,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另一个的出现,正是在疗养院军区这件事发生之后,起初的时候他也并不知道,还是有一次在不同的地方但是他一个人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两个地方撞见了。 她才起了疑心,后来他时刻留心着他叔叔的举动,终于发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存在的事实,也是从那时候起,他才知道了他叔叔的秘密。

    王哲轩说后来其中的一个被毁了容,问起是怎么毁掉的,王哲轩说她也并不清楚,他只知道这个人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再出现就已经成了这个模样了,而且再之后他就很少出现,再到后来,樊振就成了特别调查队的队长。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才想起中间我们谈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我竟然完全忘记了自己最开始的这个问题。就是樊振是什么时候“死”了一次,不过还好这个问题王哲轩也能回答,他说他的叔叔是靠“死”才离开村子的,因为他不能让村子里的人知道他出去做了别的事,而掩人耳目最好的办法就是假死,所以他用了这样的手法,所以他茅屋所在的那个地方闹鬼,也是因为有村民曾经在夜晚的时候看见过他的身影。

    原来是这样,王哲轩还说等明天可以带我到他的坟上去看看,我听见说有坟,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听见坟这个字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浑身打了一个机灵,我问王哲轩说:“那坟里埋着的是什么人”

    王哲轩告诉我说:“坟里是空的reads;。”

    我继续问王哲轩:“你亲眼见过棺材里的情形没有”

    王哲轩点头说:“我是叔叔最信任的人,所以里面的每一个细节我都是知道的,棺材里很自由一些衣物别无其他。这点我是可以肯定的。”

    听见王哲轩这么说,虽然我皱着的眉头依然没有松下来,紧绷着的心倒是松了不少,但我心里始终存了一些疑惑,王哲轩听见我这样追问也问我说:“怎么你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吗”

    我继续问王哲轩说:“那么毁容的这一个离开的时间,是在你叔叔假死前还是后”

    王哲轩说:“他离开的早了,是在叔叔假死前一年左右离开的,叔叔葬礼的时候,他还来参加了。”

    听见王哲轩这么一说,我只觉得刚刚才松下来的心顿时又悬了起来,王哲轩回答完我的话之后问我说:“你是不是在怀疑什么”

    我不知道这个节骨眼上是不是该去探究这个事情,但是只是才不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开始觉得如果在茅屋里我的猜测错了呢,如果曾一普是故意让我发现的呢,毕竟心思那样细腻的人,为什么会忽然发出那样明显的呼吸声,我觉得即便是我自己也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而且据我对曾一普的了解,他不是那样沉不住气的人,于是这一切事后的反常,不得不让我将所有的事都差另一个方向在想。

    最后我还是和王哲轩说:“那你有没有怀疑过,这个毁了容又回来的人,如果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叔叔呢”

    王哲轩看着我,神情却并没有十分惊讶的神色,他看着我是惊讶,但是我感觉他的惊讶完全是来自于我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而且是一种和他的想法有种不谋而合的那种惊讶。看见他这样的神情,我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我于是说:“刚刚你和我说的那些,你自己也不能完全肯定是不是”

    王哲轩没有说话,我说:“一个被毁了容的人忽然出现说他就是与樊队一模一样的人,那么这个认知是怎么被认可的呢,很显然,应该是来自于他和额樊队一样的声音,还有樊队对他的认可是不是”

    王哲轩点头说:“我也曾经怀疑过,但是叔叔就是这样认定的,而且这个毁了容的叔叔对我也是一样的好,那种感觉也很熟悉,我就渐渐认同了,只是有时候心里还是会有一个疑惑,却被自己给否定了,因为我觉得这样去怀疑他们好像很荒谬。”

    我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过有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时刻出现在你身边的事,我经历过苏景南的事,这件事给我最深的心理阴影就是,在我完全无法知道他的来历和目的的时候,我对于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完全是一种恐惧,而且恐惧到极限,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局取代了你,甚至成为了你,而你最为真实的你,却无法被认可。我利用自己的这种感受去思考樊队和与他一模一样的那个人,难道樊队就不曾害怕过吗,毕竟这是一个他根本不知道来历,更重要的是在那件事发生之后才出现的人。”

    被我这么一说,王哲轩的眼睛里一流露出了一丝惊骇的神色,但是他好歹也是稳得住的人,他说:“其实要证实你的这个说法,有一个法子是可行的。”

    我看着他说:“去挖你叔叔的坟看看棺材里是不是真的有一个人。”

    王哲轩说做就要做,因为他知道过了今晚就没有求证的机会了,然后我们拿了工具果真就出门了,王哲轩带着我来,他叔叔的坟在另一个方向,到了那里的时候,那里出了荒凉再无其他,空旷旷的山里什么除了静谧什么都没有,王哲轩到了那里之后就开始动手,不过我还是问了他一句:“你想好了吗”

    王哲轩说:“我想叔叔他会理解我的,而且,如果真如你所说,躺在里面的就是我的亲叔叔呢”上他页血。

    我知道这时候的王哲轩已经铁了心,也就是在这个念头划过的时候,我似乎感觉到一丝的不寻常,这种不寻常不是来自于周遭的环境,而是来自于我脑海深处,只是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很快我就帮着王哲轩一起挖了起来。

    我们用了最快的速度把坟挖开,然后打开棺材,当我们把棺材打开的时候,两个人都被棺材内的景象给惊住了,因为棺材里的确有一具尸体,却又并不是一具尸体那么简单,我和王哲轩面面相觑地看了对方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形容此时的惊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42、惊骇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