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7、逃过一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樊振听见我这样说忽然笑了起来,是他一贯的笑声,他笑完之后说:“但是这个问题我不能告知你答案,因为这本来就是没有答案的问题。”

    我却也并不着急,也不追问,而是回答他说:“因为你自己也在追寻答案。这就是我对你的重要性,因为你在我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你觉得从我身上,可以找到你自己的答案,更重要的是,我所经历过的事,你曾经也经历过,这是你无条件相信我的原因。”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樊振回答我说:“不是。”

    我问:“那是什么”

    樊振:“我选择相信你,是因为你的特别,而且你值得我信任。”

    我哑然。我说:“可是我却并不曾信任过你。”

    樊振说:“但你做的已经够好了,如果换了别人,会做的更糟,甚至现在已经被烧成了残骸躺在了林子黑暗的泥土中了,不是吗”

    我便不做声了,沉默良久,樊振终于说:“还是说正事吧。”

    我问:“什么正事”

    樊振说:“你为什么到这里来。”

    话说到这里,我才想起我完全是因为追查这辆车到过什么地方而到了这里,但是在见到樊振之后就彻底把这事给忘了,但是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觉得这辆车为什么会到这里似乎已经变得很耐人寻味了起来。可以说这里是樊振避世的地方,曾经是。现在也是,而这辆车恰好到了这里,也平安地又出去了,还到了其他地方,那么这是不是说这辆车到这里的目的并不是冲着樊振来的,而且樊振也没有要让这辆车和车上的人在这里彻底消失的意思,否则以樊振的能力和才智,一辆车贸然进入到这里来,绝对是有来无回的,这点我还是相信的,毕竟这么大的深,这么密的林子,别说消失一个人一辆车,就算是整个村子消失了。恐怕也没人会注意到吧。喽埔庀潞傺鄹绻乜醋煨恼陆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整个村子都消失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划过了心头,但是却转瞬即逝。让我无法去深究,也没有了后续的思路。

    我顺着樊振的思路问他:“我是循着董缤鸿的这辆车到过的踪迹到这里来的,我想知道这辆车到了这里之后做过一些什么,是什么人驾驶着车到了这里,以及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樊振却问我说:“所以这才是你到这里来的目的对不对”

    樊振的这句话问得我有些莫名其妙,他的语气无疑不透漏着好像我并不是应该因为这个目的而来,而是要以另一个目的来到这里一样。我发出疑问说:“难道还有别的目的”

    这时候樊振说:“那么当你进入到村子里的时候,你发现了什么没有”

    我回忆着自己进村里来时候的情景。在樊振的提示下反向去思考,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是在王哲轩身上,而是在这些村民的反应上,因为我看见他们疑惑和茫然的神情,完全不知道这辆车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所以也伴着新奇,而不是熟悉,是的,就是那种陌生的感觉,他们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熟悉感,既然这辆车曾经到过这里来,那么为什么他们不会记得这辆车的外观,体现出一种熟悉的模样来

    多么细小的一个举动啊,想不到竟然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疑问,我想到这点的时候,忽然像是惊着了一样地看着樊振问说:“那么也就是说,这辆车根本就没有到过这里,郭泽辉是故意引我到这里来的。”

    樊振说:“引你来的不是郭泽辉,因为他知道你最终是不会来到这里的,甚至会在中途的时候就放弃,所以他虽然给了你地图,但也料定你不会来,这就是他们漏算的地方,那么你现在知道是谁要你来到这里的”

    我立马想到了在林子里出现的张子昂,我被这么一提醒,立刻就完全反应了过来,接着猛抬头看着樊振说:“是你,你要我到这里来见你”

    樊振说:“所以你来这里的真正目的是来见我,而不是为了追查什么车辆的行踪,据你所知,车已经在加油站外被损毁了,又怎么会再到这样的山里来,所以从一开始郭泽辉以及他背后的势力就没想让你真的到这里来,但是他们也需要避开嫌疑,这个嫌疑自然就是你的猜测,因为如果是他们引你直接去加油站,加油站的事你必然联系到他们身上,可是如果这是你自发地刀这里来调查然后发现的事实呢,那就是你自己的原因,你无法去怀疑任何人,只能怀疑自己。”

    我听着樊振说这些,并没有插一句话,而是选择了保持沉默,因为这件事到现在我还没有想通,关键还是在于张子昂的那句话,我说:“可是我”

    樊振似乎已经知道一切,他说:“你可知道郭泽辉将地图给你的真正原因是什么,而且你发现地图完全是真实的,全然没有作假,但是一个根本不需要你前往的地方,他们大可不用这么认真,你可想过”

    樊振的这个问题距离我刚刚知道真相的时间才过去了几秒钟的功夫,我当然什么都没有想出来,我于是摇头说:“我还没有思路。”

    樊振说:“其实问题很简单,这是一个死局,而且是专门针对你而言的死局,他们的计划是让你死在那里,因为你已经越来越无法让他们掌控,他们打算放弃你了。”

    我皱起了眉头,但我还是没有想透,我问说:“什么”

    樊振说:“你还没有想通原因吗,那个你在加油站遇见的人,所有的人都说他死了,但是你亲眼见过了没有,你所有的信息都是加油站的员工给你的,然后再弄出一个半夜会在加油站外徘徊的一模一样的男子,这足以引起你的好奇心,加上他还是一个开着已经消失了半个多月的车出现。”

    我听着樊振这样说着,自己已经开始将一些线索一点点串起来,但总有一些地方是缺失的,午饭完整地还原事情的经过,樊振则继续说:“如果那晚上张子昂没有出现在那里,那么埋在土坑里的就不是那个人,而是你了。”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我才忽然一阵后怕,这个杀局神不知鬼不觉地,却如此地精密毫无破绽,我说:“可是要杀我他们多的是办法,为什么要选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方,而且用这样诡异的方式”

    樊振说:“方式越诡异,越不容易让人察觉,因为希望你死的人很多,不希望你死的人也很多,这本身就是一场博弈,想杀你的人必须要避开不想杀你的人,那么你这次出行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你在折回加油站的时候不也是做了很多的反间谍工作,只要是猜不对你心思的人,都不可能在加油站再出现,而是全往这边赶了不是吗”

    听见樊振这样说,我唏嘘不已,我说:“这样说来的话,设计这个局的人就是对我十分了解的人是不是”

    樊振说:“我以为你已经知道是谁了。”

    我说:“董缤鸿。”

    樊振说:“那个想通过你来操控局势,却发现最后越来越掌控不了你,他想选择更好掌控的苏景南,苏景南却死了,不得已之下保你,你却成为一个越来越大的威胁,形势所迫,在他和你必须有一个人要出局的情况下,他当然要选择自保,杀掉你。”

    ~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37、逃过一劫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