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6、疑问并不是疑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王哲轩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一开始我就回答过你了,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枯叶蝴蝶,我叔叔才是,如果你真要从我这里获得一个答案的话,就是我也不知道。”

    我看着王哲轩,一向锐利的他此时却让我有些讶异。因为这并不像是一个聪明人会说的话,甚至是找的托词,但是我很快就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些意思来,也就是说这些事他叔叔是知道的,但是他说他叔叔已经死了,这中间究竟还有什么原委,一时间我也有些想不透,更重要的是,他刚刚说她叔叔在多年前就已经过世,而这件事是最近才发生的事。

    王哲轩面对我的质疑,他解释说:“我叔叔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存在。而且一直知道,他曾经和我说,你和董缤鸿生活在一起并不安全,而且迟早有一天,你可能会死在董缤鸿的手中。”

    王哲轩的这句话说的让我若有所及,如果事实真的如他所说的一般,我倒是要重新审视一开始的这桩案件了,包括王哲轩一直以枯叶蝴蝶给我寄来的这些包裹,那时候他就是想告诉我,而且结合刚刚他重复的关于他叔叔的话,他这样做事为了防止我死在董缤鸿的手上,而且事实证明这件事发展到最后。我的确是侥幸活了下来,苏景南死了。

    我于是对王哲轩的这个叔叔越发好奇起来,而且与此同时我还想到了一个人,就是汪龙川到监狱中杀死的那个狱警田仲杰,虽然这个陌生的名字甚至在我的记忆中都没有任何的占据,但是这个人曾经和董缤鸿一同把我带了出来,但是最后他最后死了,其中最可能的原因就是怕泄露了我是谁,而现在王哲轩告诉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存在的,还有他的叔叔,那么是不是说,他叔叔也是知道我的身世的树如W址:关看嘴心章节

    王哲轩说:“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叔叔很少说与当年有关的事。关于你的这件事,还是他死后我在整理他的遗物的时候看到了一封留给我的信,上面说起了这一茬事,在他活着的时候,他简直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甚至连我都觉得他已经彻底忘了从前发生过什么事,甚至他曾经是一名军人。”

    我顺着王哲轩的思路说:“他留了给你一封信”

    王哲轩说:“你应该能明白当你置身于铺天盖地的那种谜团之中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被一个巨大的漩涡所席卷,务必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却又根本无法脱身,因为漩涡本身就是漩涡,一旦被卷进去了就再也抽不出身来,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因为叔叔留给我的这封信,以及上面所陈述的这些怪异的事实,让我不断去探究他的过去,于是你看到了现在的我。”

    我看着王哲轩,我想他叔叔之所以最后选择了他作为传承,还是看重王哲轩的天资吧,毕竟他的聪明我也是有目共睹的,否则即便他有探究的心也做不出这些巧妙的事。

    一时间我们反而谈话谈得太投入,吃饭反而成了被遗忘的举动,王哲轩说:“你先吃饭吧,等吃完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看了看外面的夜色,难免有些吓人,我问了一句说:“这么晚了还要去吗”

    王哲轩说:“那个地方就适合晚上去,白天去反而还不好。”

    我吃完饭,他将准备好的东西给我,他说山上冷,让我多穿点,以免着凉了,之后我们各自拿了一把手电就往外面去,我问有多远,他说不近,但也不远。

    这里的人家本来就稀疏,几十步路就出了山村,来到了山里头,进入到山里头果真被山风一吹就阴冷阴冷的,我跟着王哲轩进入老林子里头,这种夜里的林子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而且这种诡异的心慌和城郊的林子是无法比的,真正置身于这里了,才能真正感受到的静谧的恐怖。

    我我们一直往山上去,也不知道目的地是在哪里,况且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我实在不知道最终地点的所指,只是我知道,疑惑越深,最后的答案也就越惊人,最后王哲轩要给我看的,绝对是让我意想不到的。

    一路上,我们手里虽然拿着手电但是却并没有开灯,反而是摸黑在走,这很荒谬,但是王哲轩告诉我手电只是拿来以防意外的,在这老林子里头,最好还是不要开灯,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最后他带我来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他说即便是山村里的村民也很少到这一带来,并不是这里难以翻阅,而是因为这里曾经出现过闹鬼的事件,即便是白天这里也是阴森森的,村里人都不怎么敢上来。

    我听见说闹鬼,就说了一句:“这是你弄出来吓唬他们的吧”

    王哲轩摇头,他说:“是我叔叔弄出来的。”

    我听见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觉得疑惑起来,然后看着他说:“你叔叔”

    王哲轩带着我又往前面走了几步说:“快到了,我叔叔一直想见你,你总算是找到这里来了。”

    说完我果真看见林子里忽地多了一座茅草屋,但是很隐蔽的样子,建在了山坡的后头,如果不翻上来看的话还真看不见,王哲轩带着我带茅屋跟前,他敲了敲门说:“叔叔,何阳过来了。”

    我隔着门听见里面传来一个声音:“你们进来吧。”

    于是王哲轩才将门给推开,茅屋里面也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我和王哲轩走进去,只是纯粹是摸黑,里面是个什么格局我也看不清楚,只是隐隐约约地看见前面有个人影坐着。在我观察到这些的时候王哲轩已经关上了门,然后轻车熟路地将一个木凳子放到我身后让我坐下,我坐下后,王哲轩就站在了一旁,就像消失了一样。

    我这才听见他叔叔开口和我说话:“何阳,你还是找到这里来了。”

    刚刚隔着门我并没有听清他的声音,现在真真切切地听见了,忽然觉得异常地熟悉,而且整个人也激动起来,所有的疑惑都因为这个声音的出现而烟消云散,进来的时候我还在疑惑王哲轩和我说的那些话,他说他的叔叔已经死了多年,可是为什么又忽然说他就在茅屋中等我,而且还要见我,我甚至觉得我会和一具尸骸见面,可是却没想到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十分熟悉的人,而这个人我却从来没有预料到过,竟然是樊振

    我说:“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在这里,更没有想到的是,你就是王哲轩的叔叔,并且你还有另一个身份,枯叶蝴蝶。”

    我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完全不震惊了,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樊振听见我说这些的时候则说:“这些你迟早都是要知道的事,因为我本来就没打算瞒你,所以现在再次见到我之后,是不是觉得心中的有些谜团已经迎刃而解,甚至有些疑问从来就不是疑问。”

    我说:“但是有些事实却成了疑问。”

    樊振听了说:“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想问我小轩为什么会和你说多年前我已经死去这样的话,其实从你知道要见的是我开始,你就已经存了这样的疑惑,直到见到我,这个疑问越来越大,最后成了非问不可的一个问题,却忽略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是枯叶蝴蝶,甚至为什么会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存在。”

    我看着黑暗中的他说:“因为我知道只要知道了这个答案,其他的疑问就都不是疑问,因为问题本身并不是问题,让人怀疑的事实才是最大的问题。”~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36、疑问并不是疑问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