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5、王哲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看见王哲轩的时候,我终于知道张子昂说的这里有人在等我的意思,于是我知道他就是这个人,就下车来,他说:“你来晚了一天。”

    我说:“路上出了一些事,而且这里偏僻难行。有些难找。”

    王哲轩却说:“其实偏僻难找只是一个托词,路上出了意外才是真的,而且还是一个大意外对不对”

    王哲轩锐利,自然能猜到路上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我也没有解释也没有否认,只是回答说:“是的。”

    他说:“既然人已经安然无恙地来了,那么就是已经解决了,你应该也没休息好吧,黑眼圈都出来了,还是先休息休息再说正事。”

    他带我去一间农舍,去的路上我问他:“你一直在这里”

    他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本来应该是和你一同出现在这里的,当然如果按照计划约定的话,但是你来晚了,我只能在这里等你。”

    这么说来上一次这辆车到这里的时候他是不在了,我环顾了一遍这个地方,偏僻,落后,贫穷,那么这辆车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更重要的是还是在那个人出了车祸之后,车子也已经损毁了的情况下。

    说话之间我们已经到了农舍里面,只是这间农舍却并没有村民。看起来就像是王哲轩自己的一样,我疑惑地看了看他,他这么聪明又怎么看不出我在疑惑什么,他说:“这房子是我叔叔的,我叔叔没有子女,只有我一个侄子,所以他死后房子就归我了,但是我很少回来,村里人会帮我照看着,况且这么小的村子,基本上里面的都是亲戚。”

    听见王哲轩这么说起来,我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因为王哲轩在给我传达一个很不好的消息,那么就是他的这些亲戚。似乎都卷入到了这件事当中,而且经他这么一说,本来毫不相干的村民似乎都成了一些参与者,更重要的是,我开始觉得这个村子的建立本身就是有蹊跷的。

    王哲轩则继续说:“我叔叔是当年失踪的人之一。只是他也因此几乎丧失了一辈子的记忆,那件事发生后,他就回到了村子里居住,所以这些村民对整个过程和整件事都是不知情的,你不要多想,包括我的父母也是一样。”

    听见王哲轩这么说,我继续问:“所以你被牵连到这件事当中完全是因为你叔叔”

    王哲轩说:“我自小和叔叔投缘,所以叔叔对我格外好。他出事回来的那一年我还没有出生,在我的记忆里,我叔叔似乎完全不记得过去曾经发生过什么,他自己也有疑惑,但是他从不顺着疑惑去追究事实的真相,至于是为什么,我听他说过一次,他说人何必什么都知道,哟苏h后老天不让你知道,兴许不是在保护你,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相信叔叔的说法很有道理。”

    我问:“那他后来又是如何死的”

    说到这一截的时候,王哲轩似乎不愿多说,他说:“你累了,这些等你睡醒了我再和你细说吧,不养好精神,后面恐怕你很难应付。”

    王哲轩既然这样说,必然有他的道理,我于是也就没有勉强,而是到他给我准备的床上睡了过去。因为一路上我也是的确没休息好,所以这一睡下去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当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因为刚刚睡醒的大脑空白,一时间让我不知道自己置身于何处,我的第一个念头是一位自己在家中,但是回过神来之后才发觉我已经到了这个偏僻的山村里。而且外面一片黑,远处传来像是隔音一样的人的说话的声音,那种感觉就像是被全世界给抛弃了一样,外面的响动反而衬托出里面的黑暗和静谧,这种惆怅的感觉很难描述,反正就是很不好。

    我于是起身来,因为对屋子的不熟悉,我找不到灯的开关在哪里,一直出来到外面,才看见王哲轩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听见我的动静才回过头来,然后站起身来说:“你醒了。”

    我看着已经黑下去的天说:“想不到我睡了这么久。”

    王哲轩说:“也没有多长的时间,你一定也是累坏了。”

    我就没有说话了,之后王哲轩给我热了下吃的东西,这些食物都是已经做好的,吃东西的时候我问他:“刚刚我看你一个人坐在院子里,似乎在想什么,你在想什么”

    王哲轩说:“思考下人生。”

    他的这个回答让我想起那个人问我的那两个问题,我于是问他说:“那你觉得人为什么活着,又为什么要死去”

    王哲轩听见这两个问题的时候愣了一下,而且也出现了如同我一样的犹豫并没有立即回答,我知道他不是没有答案,而只是没有合适的答案,因为像他这样聪明的人想的会更深刻,而现实的能力的制约导致他无法有一个更加合理更加圆满的答案,这才是他犹豫的原因。

    他想了一阵之后,自嘲地笑了一声,然后反问我说:“你怎么会想起问这样一个问题”

    我说:“我遇见过一个将死之人,活着说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他问了我这个问题,他说我会明白,但是我不明白。”

    王哲轩看着我,好久都没有出声,然后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有些空洞了起来,他说:“我记得上一次有人问我这个问题,还是好些年前了,那时候我叔叔也是同你一样的语气和口吻问了我同样的问题,从来没有想过这些的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是傻愣愣地看着他。”

    我听见王哲轩忽然说到他叔叔,而且听见说他也曾问出过同样的一个问题,我于是急促地问说:“那么他给了你答案没有”

    王哲轩看着我急促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解,但是他什么都没说,而是摇了摇头,但是又点了点头,我看见他既肯定又否定的样子,知道他叔叔一定说了一个让他根本无法理解的答案,而卧已经知道这个答案是什么,然后我几乎是与他异口同声地说出了那个词语菠萝。

    果真如那个人说的一模一样,那么这样说来,那个人和王哲轩的叔叔一样,也应该是当年失踪的人之一。

    只是我们在说出这个词语的时候,相互的眼神都是迷茫的,而且都充满了深深的疑惑和不解,但是很快王哲轩的眼神就重新变得清明,他说:“不过这个疑问很快就要得到解答了,因为现在你在这里。”

    我听着王哲轩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问说:“为什么”

    王哲轩说:“我从来都不是枯叶蝴蝶,无论这个名字是一个人的代号还是一个组织的名称,我从来都不属于其中,真正属于它的是我的叔叔,我只是传承了他留下来的东西。”

    我只觉得王哲轩的叔叔一定不是一般的失忆者,而他的死就是整个谜团的关键,甚至是关于枯叶蝴蝶这个名字的关键。

    我问他说:“那么你的叔叔,是怎么死的”

    王哲轩说:“现在谈论我叔叔的死时候还早,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从一开始你收到的那些残骸的原因吗,我为什么要给你寄那些残骸,包括马立阳的人头。”

    我看着王哲轩说:“曾经我以为枯叶蝴蝶就是那个背后的杀人狂魔,但是后来随着我知道的越来越多,发现枯叶蝴蝶不是凶手,反而他是从一开始帮我认清事实的人,那么既然给我寄残肢并不是表面上说的死亡威胁,又是为什么呢”~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35、王哲轩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