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3、死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并不知道他要挖的是什么,所以在他已经挖了一会儿之后我还是在原地没有动一下,只是看着他,他看见我没有动静,于是和我说:“你倒是帮忙啊。”

    我这才走到他旁边,拿了铲子开始一铲子一铲子地将土挖出来。我挖了几铲子之后问他:“我们这是要挖什么”

    他脾气并不太好,听见我出声问就没好气地说:“让你挖就挖,哪来这么多废话。”

    我也不恼,于是继续挖着,很快我和他就挖出来了好大一个坑,但是却依旧什么偶读没有,而且他还有将坑越挖越大的意思,我终于忍不住又问了一句说:“这倒底要挖多深”

    他说“要挖到下面三米左右,周围不挖大一些挖不了这么深,时间不多了,等天亮就没这个功夫了。”

    我注意到他的说辞。就追问了一句:“天亮了会怎么样”

    他说:“天亮了就挖不到了。”

    我开始越发好奇起来,这什么东西,难道还会因为白天黑夜躲避不成,但是想归想,我还是跟着他继续往下挖,也不知道挖了多长时间,终于我听见他说:“有了。”

    我停下铲子看向他那边,只看到他已经弯腰去将什么东西给拉起来,我乍一看似乎看见像是蛇一样的东西,等再看的时候,才发现是一条树根。请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我问他:“这是什么”

    他似乎用力在将这东西给拉出来,听见我问就停了停手上的动作说:“一条藤木。”

    听见是藤木的时候。我立刻想到了人骨尸香和大老,然后就用了质疑的语气问说:“这就是那种特殊的藤木”

    他说:“快来帮忙。”

    我于是也上前去帮他,他拉着藤木,让我用铲子继续往下挖,看他的样子似乎这东西会动一样,好似不拉着就会缩回土里头。我用铲子继续挖下去,一直又往下挖了半米来深,他才说:“够了,这么多够了,你拿铲子从下面把它截断了。”

    我于是就将铲子锋利的那一面朝着这东西直接裁了下去,一把劲儿没完全断,我又连使了几把,这才彻底截断了,只是在他将藤木给拿起来的时候。我忽然看见被截断的藤木似乎在冒着什么东西,刚好淋在我手上,我于是凑近了眼睛看,却发现这竟然是血,于是我诧异地看着他说:“这是什么”

    他见我惊异的表情。却没有回答我,反而是问了我另一个完全无关的问题,他问我说:“你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吗”

    这个问题我一时间无法回答他,就犹豫了一下,在我犹豫的时候他又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他说:“那你知道死亡又是为了什么”

    接连的两个问题已经把我弄糊涂了,我一瞬间根本来不及思考这么深奥的问题,他见我没有回答。就把藤木交到了我手上说:“拿着吧。”

    我本能地接过藤木,问说:“这东西挖出来是干什么用的”

    他说:“总会用到的,虽然不是现在。”

    我还想多说什么,忽然感觉他的神情变得诡异了起来,顿时周遭的气氛也变得诡异了起来,我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顿时就有了一种强烈地想离开这里的念头,接着他神神秘秘地说出了一个词:“菠萝。”

    然后我就看见他那诡异的表情继续深化了下去,我问他说:“你在说什么”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我忽然感觉自己的嘴巴似乎张不开,而且抱着藤木的手似乎也在变得麻木,很快我意识到滴落在手上的血似乎带着某种药效,而且正让我逐渐失去知觉和意识,就在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恍惚的时候,他说:“想要知道真相,就把这里挖开,你会明白我要告诉你的是什么。”

    说完我就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彻底没有了意识,坠入深沉的黑暗当中。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正是从这种沉沉的坠落感中惊醒过来的,我跳起来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逐渐变得清晰,先从触觉开始,又到视觉,虽然醒来的那一刻意识还是恍惚的,但是很快我就从这中恍惚中清醒了过来,而且刚刚经历过的事就像一个梦一样开始模糊,我这才发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驾驶座上睡着了,刚刚的是一个噩梦。

    我于是看了看外面,外面依旧还是一片漆黑,我看了看表,我睡了大约有一个来小时了。我于是迷迷糊糊地下车来看向加油站那边,发现那边依然灯火通明,只是却一个人也没有,而也就是在这时候我忽然发现车外面丢着一样东西,我仔细辨认了下,发现是一把铲子。看见铲子的时候我整个人惊了下,接着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看向自己身上,因为昏暗看不清楚,我就开了车灯作为照明,看到自己身上的情形之后我只觉得根本已经说不话来了,因为我身上全是尘土,鞋子上沾满了泥巴,更重要的是我的身上还有血迹。

    看到这点之后我立刻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拉开车门在车里找什么东西,可是找了一圈却什么都没有找到,我又拉开了后备仓,终于在后备仓里看见了“梦里”挖出来的那一根藤木。它此时安安静静地躺在里头,预示着我刚刚的梦并不是一个梦。

    意识到这点之后,我立刻就冲进了林子里,很快到了我记忆中的那个地方,却看见那个本来应该有一个坑的地方,此时却是夯实的地面,我于是弯下腰,用手将土扒开一些,果真被瓦开过,因为这些土都是新老土混合在一起的,也就是说这里的确被挖开了,而且后来有填上了。

    我想到最后他和我说的那句话,让我把这里挖开,他是要表达什么意思先是将这里挖开,然后又让我失去意识,再填上又让我来挖,他是想表达什么,为什么不一次性将所有都告诉我,而是要用这样麻烦的手法

    我带着这样的不解回去重新拿了铲子,然后来到这里重新将填好的土给挖开,只是这回我并没有挖这么深就挖到了什么东西,当我去用手将土给扒开的时候,却发现挖到的是一只手,而且我已经把这只手给拉了出来,冰冷而僵硬。

    但我发现是这样的情形之后,整个人的汗毛都已经竖了起来,我最后用铲子彻底将土给全部挖开,结果染我震惊无比,因为我看见里面埋着的并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和我一起挖藤木的这个人。

    看见这一幕的时候,我立刻在脑海里问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具尸体是怎么回事,而且我已经将加油站员工描述的情景与现在的这个情景联系在了一起,这个人究竟是在加油站门口被撞死的那个人,还是刚刚带着我挖藤木的那个人,还是说这两个让人本身就是一个人

    接着,他问我的那两个问题也就在这时候开始浮现在了脑海,为什么活着,又为什么死去,这两个问题看似很突兀,却和现在的场景现在的疑惑很契合,或者说,他是想借此告诉我什么

    一时间我脑海里全是这样的问题在环绕,关键是他在说完这两句话之后,还说了一个非常敏感的词语菠萝。

    这个无数次出现在我身边的词语,而且每一次都代表着诡异和神秘,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来解释这个词语的存在是为了什么,因为我全是疑惑,没有一丝一毫的答案。

    ~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33、死亡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