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吴建立的发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吴建立说:“可能是昨晚上,也可能是今早,我并不太确定,因为昨晚我并不在医院,所以并不太清楚孙虎陵是什么时候离开了医院,我问过了医护人员。他们也并不知情,也是早上才发现病人不见的。”

    我简单地推测了了下,应该是昨晚他来见我之后,就没有再回过医院了,而吴建立应该是现在才回到了医院,于是才发现了孙虎陵的失踪,于是也才有刚刚不确定的说辞,而且从他的话来,我也清楚地知道他离开的这段时间。

    我于是问他说;“那么昨晚上,你去了哪里,怎么没有在孙虎陵身边”

    我问起这个的时候。吴建立有些难以开口的样子,他在电话里试图说出什么来,但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换了另一句话说:“你现在在哪里,我们还是当面说吧。”

    我简单地衡量了一下,于是决定不去医院了,而是和他说:“你先回办公室再说吧。”

    于是原本打算去医院的我又坐回到了办公桌前,只是这一回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不是关于吴建立,也不是关于孙虎陵,而是关于昨晚发生的事,因为这时候我忽然才开始留意昨晚上我们见面的环境。尤其是那辆车。

    我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他要把车子拿走之后又还给我,而这辆车是董缤鸿留下的,当时他们把车开走,看来并不是单纯地只为了拖延时间,毕竟已经完美的计谋,是不会想不到我们会提前出来的,于是这样说来的话,这辆车的失踪就有了一些不能言说的秘密。: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然后直接给警局那边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直接让他们帮我查查这辆车在什么地方出现过,有哪些比较蹊跷的现场记录,我总觉得这辆车上好像有些文章。

    吴建立的神情有些疲惫。好像一夜没睡的样子,我看着他的神情,越发疑惑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会被孙虎陵随意摆布,连被支开了都不知道,现在他坐在了刚刚史彦强坐着的位子上。我们的谈话再一次开始。

    我问他说:“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你去哪里了”

    吴建立说:“昨晚上我在看护孙虎陵,半夜的时候他好像醒了过来,又好像没有完全醒过来,意识并不清楚,总之就是有些像迷糊的状态,我听见他说了一句话。”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建立故意顿了一下,我看着他的神情。好像这句话很不一般,于是问他说:“什么话”

    吴建立说:“他好像是在我和我说的,又似乎是在重复一样,他说我在光明路西城小区2栋402。”

    我听见这个地址的时候,首先先是一愣,然后就惊呼出声说:“什么”

    吴建立见到我的反应这么大,像是预料中的事情一样,他说:“这个地址你知道的是不是”

    我点点头,这个地址刚刚还是一个完全淹没在记忆中的地方,但是只是轻轻被提起,记忆就瞬间涌现在了脑海当中,我还记得这个地址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是那晚我彻底发现了董缤鸿家里有人的存在,后来在镜子上发现这个人给我留下了这个地址,但是我曾经去过这个地方,开门的人却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更重要的是,我完全有种走错了门的感觉。那户人家后来的确没有任何反常的地方,所以这个地址慢慢的也就被我淡忘了,现在吴建立猛然提起来,当时所有种种的奇怪和不对劲都瞬间又涌了上来,更重要的是,这个问题我和张子昂还谈论过,当时我能察觉到张子昂提到这个地方后神情上的不对劲,只是后来却什么都没有问出来,。

    而且,他是率先发现这个地址的,在我发现而且去到那里之前,他已经去过了,所以,我一直觉得,在这件事上他对我做了隐瞒,没有说出具体的情况来。最重要的一点,张子昂杀了这个给我留下讯息的人,是从董缤鸿那栋房子的楼顶,直接将那个人推了下去,而现在想起来,我忽然有一个疑问开始在脑海中成形,当时张子昂之所以要将他推下楼,是否就是因为这个地址,而且,为了防止他和我说更多,以防泄露更多的信息。

    当时我之所以没有怀疑,第一是还没有想的这么深,第二则是当时我的思维还受限于他与孙遥之间的瓜葛,所以直到现在都没有彻底反应过来。

    我看着重新提起这个地方来的吴建立,看着他的眼神都已经直了,我终于问:“所以你连夜去了那里”

    吴建立却说:“你也去过那里,我想知道当时你去的时候是一个什么光景”

    我觉得,那里一定是出什么情况了,而且吴建立也一定是发现什么了,我于是说:“我去的时候,那里是一户普通人家,我还记得是一个男人给我开的门,但是当我问起有人让我来这里的时候,那人把门关上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彻底找错了地儿一样尴尬,后来我对那个地方也做了一些调查,却并没有特殊的地方。”

    吴建立说:“我不知道我去的时候看到的那个男人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开门的户主。”

    我问他:“你半夜去见到了他家的人”

    吴建立说:“我去的时候,他家的门是开着的,屋子里一片昏暗,我才在门口就闻到了血腥气,进去到里面果真看见这个男人已经彻底死了,而且他的死法你是见过的,与罗清和后面街道上的这一具基本上一样,都是做成了香的样子,我进去的时候香才刚刚点了一点点。”

    我看向吴建立,厉声问:“你怎么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我”

    吴建立说:“我也想第一时间告诉你,但是我被迷晕了,我估计是香的原因,毕竟那是里面当时唯一我所接触到的东西,因为有了前面两个案子的心理准备,我并没有对点燃的香防备。”

    我终于觉得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设计好的,甚至从那个时候开始,而且昨晚上孙虎陵的话又在耳边响起来,他说第三桩案件很快就会爆发,同时还提醒我人骨尸香并不只是为了设计林子的局存在,而是有更进一步的深意。

    我于是继续问吴建立:“那么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吴建立却说:“我一直是醒着的,只是全身处于一种完全无法动弹和使力的情况,我一时虽然不是完全清醒,却也能知道身边在发生什么,在我被迷晕大约几分钟之后,就有人进来了这里,而且这个人特地蹲在了地上在我耳边说了一些话。”

    我问:“什么话”

    哪知道这时候这时候吴建立却不吭声了,他看着我,却不说一句话,我见他这样的神情有些急了,于是又问一遍:“究竟是什么”

    吴建立的神情变得有些恍惚,脸色也开始变得难看起来,我发现这里面似乎有些不对劲,因为这事说的一直好好的,怎么忽然说到这里他就好像说不下去了,像是有难言之隐一样,我看着他,却多了一些耐性,只是眼神已经变得有些锋利起来,因为我有一种预感,这句话将很难开口。

    吴建立在短暂地沉默之后还是开口,他完全重复了当时那个人和他说的这句话,当我听见的时候,就觉得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陷阱,而且不单单是陷阱,还是一个死局,如果这句话所说的句句都属实的话。~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6、吴建立的发现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