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5、灭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甚至完全没有要思考的意思,就直接回答他说:“我不知道。”

    对于我这样的回答,史彦强显然是不满意的,他看着我,眼神里已经带了疑惑的神色。他所疑惑的并不是这个问题本身,而是我对这个问题的态度,因为我的反应并没有像他预期的那样,又或者他压根没有想过我甚至猜都不猜一下就直接选择放弃,这完全不像我的风格,他于是说:“你就不猜一猜”

    我说:“既然你要告诉我,那么我又何必胡乱猜测。”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眼睛里的神色变得有些锋利,反而史彦强是收敛了一些眼神,这一进一退之间,他已经明白我的意思,而在这之前。我也已经明白他的意图,果真他们五个人,虽然有所不和,但本性还是一样的,要不是我已经与孙虎陵率先交锋过,只怕现在完全意识不到他正在以同样的方式在和我弹去关于董缤鸿的情报。

    虽然我对董缤鸿一知半解,但我毕竟和他生活了有二十多年,如此亲密地生活在一起,即便是再缜密的一个人呢,也会留下一些真实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正是他们无法得知的,这个人真正的人性。

    我虽然看破却也不说破。史彦强这时候带了这样的一些心思,我虽然暂时还不能完全猜到他的目的所指,不过总归是和董缤鸿这个人有关,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候,与其说破不如装糊涂来的实在,史彦强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于是已经收起了试探,他说:“你已经想到了,只是不愿意说而已。”:

    我说:“答案在你手上,我的只是猜测,所以我的总是带有偏差的,你的才是正确的不是”

    史彦强顿了一下说:“汪龙川杀田仲杰的目的,就是为了隐藏你的出身,显然这个和董缤鸿一同带着你出现的人。对你的了解并不亚于董缤鸿,只是为了防止秘密泄露,所以不得不将它杀死,而无疑,他胸口的这个标志。显然是能揭开他身份的凭证,甚至能以此追查到关于你的下落。”

    听史彦强的口气,他似乎也只是知道一个一知半解,并不是完全知晓真相,否则说的也就不会这么笼统,只是听完他的说辞,我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我问他说:“如你所说。那么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死的是田仲杰,却不是董缤鸿,按理来说,董缤鸿才是知晓最多的人才对,为什么一直以来董缤鸿都平安无事”

    史彦强说:“有时候需要灭口的并不是知晓真相的人,而是会把真相宣之于口的人,显然这个人不是董缤鸿,而是田仲杰。如果是你,在知道这一层关系之后,率先想到的是什么,为什么他们共同带你出现在这里,可是一个却成了你的父亲,而另一个你却从来没有见过,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狱警”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史彦强,史彦强也没有想过我会回答,于是继续说:“所以,两个人在一些问题上产生了分歧,而这种分歧最后可能导致了现在发生的事,也可能是会导致你身份的泄露,所以这个不能保守秘密的人,就这样被灭了口,不过有趣的是,这个执行的人,不是银先生的人,因为部长这边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的,所以”

    我知道史彦强后面想要说些什么了,他已经暗示了自己和枯叶蝴蝶之间的联系,也可以说,他也是枯叶蝴蝶成员之一,而这个代号的组织,就是母亲的这支调查队。

    我于是和他心照不宣,只是我总觉得史彦强的话语后面透着一丝丝的不对劲,这种感觉让我觉得他似乎是枯叶蝴蝶中的一员,又似乎不是,但是如果不是的话,他又会隶属于谁,难道还有第四股势力不成

    所以这也是我对他有搜保留,而且稍稍有所警惕的原因,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谨慎一些总是好的,况且他在给我输出信息的同时,也在回收一些信息,从我的神情和反应,以及说辞上,所以他也不是无偿地和我交换信息,这点我是能看出来的。

    我说:“你既然已经表明身份,那么对汪龙川做的是什么事自然也清楚的很,我只是疑惑,你们为什么如此害怕泄露我的身份信息,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秘密不成”

    我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史彦强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他说:“如果是我来决定的话,我肯定也不愿意他就这样死去,因为我也想从他口中得知你究竟是谁,恐怕就连王哲轩都不知道你的更进一步的消息吧,所以你应该也明白了,我们并没有那样的授权,你的身份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机密,连我们都无法获知。”

    史彦强主动表明身份,我却反而觉得有一种不安的心理,因为如此明显的开诚布公,要么是表明他十分真诚要么就是想迅速与我接近,从而获得我的信任,反而他所承认的的事,存在了一些让人质疑的可能。

    这种微妙的想法我将它压在心底,然后和他说:“既然是你们的权限所至,那么就有他的道理,我虽然也非常想知道,但是枯叶蝴蝶这样做,应该也有这样做的道理。”

    史彦强说:“但是你的心里却并不是这样想的,你之所以这样说,也并不是你不想知道,而是不想让我知道对不对,说明你已经开始对我有了防备,刚刚我还觉得我们已经达成了统一战线。”

    我说:“我们之间有共同的目标,却并不代表我们任何事都是统一的,你比我更了解这一点是不是”

    史彦强就没有说话了,而且说到这里,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谈话也就到了尾声,再往后已经没有课以谈下去的,毕竟相互已经有了戒备之心,再说下去,也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了。

    所以最后史彦强站起身来,他说:“你能探查信息的渠道已经越来越窄了,这些幕后的人一二哥哥被推倒台前,也就意味着他们能给你的信息并不太多了,你想要的总不会如愿,这是他们的计谋,就像你想知道自己是谁,总是觉得已经接近真相了,却又发现明明只是一层纸的距离,却怎么也越不过去,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我知道史彦强想要说什么,我于是说:“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

    最后史彦强离开的办公室,我呆坐了一会儿,这短短的时间里我将史彦强和我的对话梳理了一遍,发现里面所暗含的信息实在是太多,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化的,里面牵扯到了方方面面,甚至有些事现在我还完全无法深入去思考,因为我知道的毕竟太少了。

    最后我站了起来,虽然昨晚上已经与孙虎陵见过,而且也知道他做了什么,但是现在我觉得我还是得到医院去一趟,去看看躺在病床上的他,因为他身上也是一个信息的聚集之处,况且我也想和吴建立谈谈,关于孙遥,也是想知道孙虎陵为了支开他,都做了一些什么。

    就在我打算出发的时候,忽然接到了吴建立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告诉我孙虎陵失踪了。对于这个消息我并不意外,更像是意料之中,毕竟经过了昨晚上的事,他已经不可能继续装下去。

    我于是问吴建立:“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5、灭口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