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黄雀在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自知自己的疏忽和大意已经暴露了樊振的一些行踪,虽然表面上看这些线索似乎并不能找到樊振在哪里,但是只要有痕迹就有线索,只要顺着这条痕迹,就能找到樊振藏在哪里,这些人的能力我是清楚的。我自己做不到,但他们能做到,所以我看着他,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我说:“原来你和钱烨龙是一伙的。”

    孙虎陵却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他只是说:“利益所至,各取所需而已,你获得你想要的,我得到我想要的,大家公平交易不是吗”

    我却说不出话来,到了这时候。我与他之间的气氛瞬间就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原本我还打算问更多的问题,但是我发现一旦我问出口,就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说出一些他想知道的东西来,这些我自己并不曾留意甚至不察觉的,对于他来说可能就是重要到不能再重要的东西,而我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这种感觉,就是因为我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些信息的作用。

    所以原本打算继续追问下去的话被我生生卡在了嗓子眼上,没有再说下去,我说:“你知道什么,我不想再知道,因为你所知道的东西我迟早会知道。而我所知道的,你却未必能知道。”

    孙虎陵的笑容有些僵,他说:“刚刚还谈笑风生,想不到这么快就翻脸无情,看来你的耐性并不怎么样啊。”跪求百独一下

    我说:“这不是耐性与不耐性的问题,你既然与钱烨龙是一伙的,那么道不同不相为谋。”

    孙虎陵说:“你不要忘了你当初为了救张子昂答应过钱烨龙什么,现在你不过是在履行职责,而且这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那你恼怒的原因是因为履行了自己的诺言,我有些不懂”

    面对孙虎陵这样的挑衅,我并不与他争辩,我说:“但不是用这样的方式。”

    孙虎陵却一点也不相让,他眯起眼睛。终于神情变得冰冷,然后说道:“因为你并不打算真正帮他找到樊振对不对,正是因为我们知道你有这样的心思,所以才会用这样的方法,何阳。言而无信,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不要忘记了,张子昂还在银先生手中。”

    我说:“银先生是银先生,钱烨龙是钱烨龙,你分不清楚,我不相信钱烨龙也分不清楚,如果他也分不清楚。那么我可以帮他弄个明白,你觉得呢”

    孙虎陵的神情彻底冷了下来,他说:“何阳,你真的要弄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我说:“不是我要到这样的地步,而是你们要逼我到这样的地步。”

    孙虎陵看着我,冰冷的神情虽然在继续,但是那种针锋相对却渐渐没有了,他最后说:“原本以为我们能谈很久,甚至会等到天亮,看来是等不到了,而且是这样不愉快地收场,既然如此,我们就各自散开吧。”

    我说:“我是可以离开了,恐怕你还不能走。”

    孙虎陵看向我,冰冷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杀气,他问:“什么”

    我说:“你看你身后。”

    孙虎陵回过头去,只见另一个人已经站在了他身后的位置,孙虎陵转过头去,只见史彦强这时候站在他身后,而我早就知道史彦强为什么来,所以我说:“你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觉得你要说到天亮的愿望是可以实现的。”

    说完我就到了车边,车钥匙就在车内,我启动汽车,就离开了这里。

    车子启动之后,我很快就离开了中央广场,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五点十分,我们聊了有一个小时左右,至于接下来的时间,史彦强会和他说一些什么,我并不关心,我现在关心的事,只是这个案子会朝什么方向发展,因为我开始意识到这一系列的案件,都在越来越紧密地围绕着一件事在进行,就是那消失的一百二十一个人,他们究竟是为什么消失,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

    现在我感觉我已经走进了圆当中,而且正一步步地往圆心的地方走,虽然依旧还很远,却已经似乎能隐约看到前往那里的方向了。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天还黑着,我回到家之后第一时间就是拿出了手机来,然后翻出短信,将和史彦强的对话删掉,上面只有两段对话,他说了两条,我说了两条,而这两条全部都是关于今晚的事的。

    这是在我给孙虎陵打电话之前给史彦强发的短信,因为在我决定要找这个人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一个人是能帮上我的忙得,那就是史彦强,如果换句话说,自从上次我再给了他枯叶蝴蝶会杀了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和我结成了一条统一战线,而且同样作为车祸中被算计的人,我们之间绝对是有共同语言和共同的目标的。

    而我有一种感觉,这个电话背后的人孙虎陵,很可能就是这个阴谋的一份子,所以我发了短信给史彦强,约他到中央广场见面,之所以采取短信的方式,我是怕语音被监听,所以还是把稳的一些。

    我将短信删掉,趁着还能睡一会儿,于是到床上躺了一会儿,因为早上我还要去办公室,我和史彦强会在办公室里见面,这是我们说好的。

    我道办公室的时间迟了几分钟,我去的时候史彦强已经在了,孙虎陵自然是已经去到了医院当中继续装他的病人,不过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估计他很快就无法再继续装下去,而选择醒过来康复。

    这件事吴建立似乎还没有察觉到,不过这并不要紧,因为暂时吴建立可以不知道事情的经过,虽然我相信他是没有恶意的,但是对于他的一些说辞我还是持怀疑态度,我一直坚信,他和孙遥是两个人,而这个问题昨晚本来是可以搞清楚的,最后我放弃了。

    我觉得为了搞清楚这些已经木已成舟的事实,却要和孙虎陵交换一些信息,这是不划算的,因为过去发生的已经无法改变,无论对于孙遥和吴建立之间的事我知道的又多清楚,孙遥死了就是死了,都不可能活过来了。而孙虎陵一旦知道了一些东西,一些不好的事就会陆续发生。所以昨晚上可以说我丧失了一个很好的可以得知真相的机会,却并不能用遗憾来形容,我坚信只要能见到樊振,他就会告知我一切,甚至吴建立自己到了一定时候,就会说出一切。

    这次我和史彦强坐在办公室里,却不像早先揭穿身份时候那样剑拔弩张,各自都怀了算计的心思,我说:“现在王哲轩已经率先选择了放弃,所以你暂时不用担心来自于他的威胁了。”

    史彦强说:“我知道,所以是我欠你一个人情,我知道他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做了这样的选择。”

    我说:“你并不欠我,我也没有给你人情,当下我们是因为有共同的利益选择而站在一条线上,但是我却更希望我们能成为战友。”

    史彦强没有说话,他看着我神情却没有变,然后他微微摇摇头说:“这太难了,我和庭钟可以称之为战友,但是最后依旧弄到现在的田地,猜忌,永远是两个人过不去的坎。”

    我说:“那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你们就是相互利用,而不是战友。”

    史彦强说:“信任是不存在的,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信任一个人是多么愚蠢的事。”

    这次是我没有说话了,既然在这个话题上说不到一块去,我目前能做的只能是求同存异,所以我换了一个话题问:“昨晚你从孙虎陵那里问出来什么没有”

    史彦强说:“有。”~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1、黄雀在后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