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惩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说:“时间对每个人都很残忍。”

    左连摇头说:“那是因为你还没有明白。”

    后来我离开了左连家,都一直在想着他最后和我说的这句话,但始终都想不明白他想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我打开门打开开关。灯却没有亮。我重复了一遍这个动作,确认灯并没有亮起来,我想着是不是灯泡烧了,于是就将门给和合上,就着漆黑走回房间。

    当我走到客厅的时候,却发现好像沙发那边有些不对劲,细看了一眼发现似乎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我心中惊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冷静,问道:“是谁”

    接着我听见一个声音说:“你回来了。”

    声音显得有些疲惫感,但我还是听出来了是谁的声音。而且对于这个人忽然出现在我家来我有些吃惊,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消失的庭钟。

    我于是往沙发边走了几步,然后问他说:“庭钟,你去哪里了,我们在林子里找了你好一阵。”

    庭钟说:“我知道。”

    我听见他的声音带着深深的疲惫感,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我于是问他:“你怎么会忽然在我家里,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在发现罗清尸体的地方发现了你的手机,我们还以为你”跪求百独一下

    我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我的确一度以为庭钟可能活不下来了。因为一般这样失踪的人,很少有能回来的,庭钟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我再林子里晕过去了。”

    我问:“晕过去了”

    庭钟说:“有人在追赶我,之后我感觉自己中了枪,应该是麻醉枪,我记得的最后画面就是飞速旋转的树林,和跌下去时候的土地,其余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继续问:“那么你又怎么会在我家里坐着”

    庭钟说:“我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而且是躺在沙发上的,应该是有人把我送到了这里。”

    我听着庭钟的说辞,有些沉思起来,这里是银先生的地方。能将庭钟给弄进来的,出了银先生也没有别人了,至于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既然他已经咸鱼昏迷了,那么再问也是问不出什么的。于是我换了一个话题问他:“那你是怎么去到林子里的”

    庭钟这时候用手拄着额头说:“我不知道,我记得我是睡在自己房间里的,可是当我半夜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木屋里,而且在醒来的时候就听见了一声清脆的枪响,我不明所以,但又感觉危险就在身边,这才起身来,可是才出来到木屋外就卡年远处有手电筒的光亮在闪烁。有人喊着他在那里,我甚至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陷入了逃跑当中,之后我给你打了电话,但是因为情势无法和你说话,之后好不容易跟你说上了话,却已经中了枪。”

    庭钟简短地将当时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听完他的描述,我已经知道他遇见了什么,就像我被绑架的那次一样,等醒来的时候中间的事情完全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昏迷之前的那些事。

    我说:“所以你在挂断电话之后很迅速地给我发来了自己的位置定位。”

    庭钟却忽然抬起头来,黑暗中虽然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知道他的神情一定是震惊的,接着我果真听见他用相符的声音说:“我没有发,一定是袭击我的人做的。”

    听见庭钟这样的说辞,这就更加应证了我的猜测,这果然是一个阴谋,庭钟就是一个诱饵,有人想让我去到那里,不,并不是我,而是想让什么人发现林子的秘密,就像曾一普说的,这片林子的曝光,会对很多人不利。

    我于是继续问庭钟:“那你还记得什么”

    庭钟说:“还有一件事,我有些不明白,也没有任何头绪,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或者你会不会认为我不正常。”

    我问:“是什么事”

    庭钟说:“我醒来之后,脑海里一直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直记着这句话,就像是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经历过或者听谁说过的一样,既像是梦又像是现实一样,这句话是说不要让他知道我来过这里,否则会出人命的。”

    在庭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只觉得自己整个人一阵恍惚,接着大脑在一阵空白之后,整个人的脑海里开始涌现出一句一模一样的话,而且这话是从我的口中一字一句说出来的,我似乎是在和什么人说不要让他知道我来过这里,否则会出人命的。

    接着我忽然感觉太阳穴附近“突突”的开始跳疼,那种感觉就像是太阳穴附近的血管在急速膨胀,而且马上就要爆掉一样,我闷哼了一声,就用手指紧紧地按着太阳穴,这种疼痛感来的太过于剧烈,让我短暂地失去了任何思考的能力。

    听见我闷哼的声音,庭钟问我说:“你怎么了”

    这种疼痛感持续了几秒的功夫,很快就平复了下来,虽然依旧还隐隐地疼,但已经好了很多,我依旧按着太阳穴说:“没事,只是头忽然有些疼。”

    庭钟发出一声疑问:“头疼”

    我则按着太阳穴问他:“你记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庭钟却说:“不是我说的,而是别人和我说的,但是谁说的我不记得了,我就记得这个声音,很飘渺,像是在耳边,又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一样,我醒来之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句话,所以从醒来之后到现在,我一直都在琢磨这句话。”

    我也拼命地去想这句话,但是我却根本想不出来说这句话时候的场景,我只记得自己好像说过这样一句话,也是朝一个人说的,可是是对谁说的竟然丝毫印象也没有,我在心里暗暗想,不会这句话就是我自己和庭钟说的吧,可是这怎么可能。

    我继续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也不记得吗,里面提及了一个他,这个他是谁你也没有印象吗”

    庭钟摇头说:“我不知道,除了这句话我什么都不记得,甚至连听见这句话时候的感觉都没有半分。”

    我见根本问不出什么缘故来,我说:“你没事的话那就好,我们也就不用担心了。”

    庭钟说:“恐怕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我身上多了一个伤口。”

    我听见似乎还有不对劲的事情,于是问说:“是什么伤口”

    庭钟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坐在这里不动吗”

    我听出一些不对劲来,于是问说:“为什么”

    庭钟说:“因为我的膝盖骨给人拿掉了,我无法站立起来,也就是说我的一双腿已经废掉了。”

    我不防这样让人惊讶的一件事会是当事人以这样平静的口吻和我说出来,而且还是如此的波澜不惊,我说:“你是认真的还是在和我开玩笑”

    庭钟说:“这样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必要和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我说:“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你,你做了什么,还是因为你和我说了什么”

    庭钟说:“是因为我没有和你说什么的代价,我那天应该告诉你没有说出来的事实的,为此我受到了惩罚,一定是这样的,因为我需要让你知道一些信息,这是计划的一部分,而我最后选择没有说,所以我受到了这样的对待。”

    我问他:“你知道里面的缘由”

    庭钟说:“我能猜到,因为我也是一颗棋子,我早就知道,我只是不甘心自己当了一枚棋子,可是不甘心,就是这样的结果。”

    ~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6、惩罚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