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郑于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左连说:“我已经知道了。”

    他的回答在我意料之内,我于是继续问:“那么我为什么来你也已经知道了对不对”

    左连说:“我不知道。”

    我说:“我想见一个人。”

    左连问:“谁”

    我眯起眼睛说:“郑于洋。”

    左连听了之后却忽然笑起来,他说:“你这大晚上的跑我这里来见一个死人,我家里怎么会有死人。”

    我说:“这人还真就在你家里,因为我想不出你会把他安置在什么地方,因为无论什么地方都是不安全的。是不是”

    左连说:“何队长,虽然你是队长,但是说话也要有凭据的不是,如果我说没有,你还想搜我的房子不成”

    我说:“搜房子是不敢,但是我知道他在这里。”

    左连说:“我不知道你得知了什么谣言,但是我的话你既然不信,我也无可奈何。”

    我见左连已经这样说了,于是说:“我记得从樊队给我看这个案件开始,我就存了一个疑惑,就是怀疑这些人是否真的是死人。更重要的是,我似乎并没有看见过在这样情况下,时间足够长的尸体。”

    我看了看左连的表情,继续说:“郝盛元死后你第一时间来动员我将尸体毁掉,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尤其是他身上的孢子会传染个其他人,而且类似的尸体也就会以类似的理由被毁掉,现在我忽然很后悔听了你的建议,因为你并不是出于好心才让我要毁掉尸体,而是害怕尸体放得时间太长而出现意外,就像邹衍的尸体也是一样。”

    左连听着我的说辞,他说:“毁与不毁。完全掌控在你手上,与我又有何干,我建议你是因为我担心事情会失控,但是最后的决定权在于你不是”

    我说:“的确,但是你为什么要如此强烈地建议,甚至不惜拿出樊队的事来影响我的判断,真相其实只有一个,就是这样的尸体只要到了一定时间就会出现端倪,所以我重新想到了一件事,就是郝盛元家里的人干为什么只有一具尸体出现了类似的反应,这是你早就给我设下的一个思维困境,因为你知道按照我这样查下去,迟早会知道这些尸体是怎么回事,于是你就在其中的一具人干上做了手脚。来拘束我的思维,让我在有今天这样推测的时候,找到推翻自己推论的证据,于是自己将自己想到的真相给否决掉,是不是”

    左连并没有说话。但是从他变得严肃的表情上我知道我已经说到了重点,我于是继续说:“所以人干一开始身上是并没有孢子在寄生的,而这样的尸体在足够长的时间之后,会发生一些变化,这就是你为什么担心我不火化尸体的原因,就像一开始你建议樊队将郑于洋的尸体也给火化掉,却不知道樊队早就牵涉到这样的案件中,也早就知道了结果。所以郑于洋的尸体被保留了下来,而且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尸体由你保管,说是保管,其实是给你做研究用,是不是”

    左连一句话都不说,但是他定定地看着我,最后他叹一口气说:“我真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想到了这一层,而且就会找到我。”

    我说:“那么郑于洋在那里,就在你家里是不是,我的猜测是对的。”

    说完左连站了起来,他说:“你跟我进来。”

    说着他就起身往房间里走,我跟在他后面,他拿出钥匙将门打开,我看见他是讲门紧紧锁起来的,当门被打开之后,他率先进去,我跟在后面,到了里面之后才发现这和一个小型的看护病房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而我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不,应该说是绑着一个人,我能看见皮带将这个人的手脚四肢和腰部都紧紧地束缚住,似乎是怕他挣扎一样。

    我问:“为什么对一具尸体这样”

    左连说:“你还觉得他是一具尸体吗”

    事实上是眼前看到的景象的确已经出乎了我的意料,因为我只觉得尸体放久了之后会产生一些变化,却没想到人竟然会起死回生,因为我分明看见他的眼睛看向了我,只是这种眼神却让人感到害怕,因为里面充满了敌意,我甚至觉得要是他行动自由的话,会立刻上前来讲我给撕得粉碎。

    我看向左连,问他说:“这是怎么回事”

    左连说:“这就是你想看见的真相,现在看到了,你难道还想不出是怎么回事吗”

    我说:“郑于洋没死”

    接着我就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地看着左连,惊呼出声:“郝盛元也没有死是不是,但我们”

    后面的话我说不出来,因为将一个活人给火化掉,还是我亲手下的命令,这让我多少有些无法接受,左连听见了说:“不是活人,而是活死人。”

    我完全无法接受,急速地问:“为什么会这样”

    左连说:“这个世界上的事情,还有很多出乎你的意料之外,不过有一点你必须知道也必须记住,就是一旦你遇见一桩怪事,就意味着并不单纯只存在这一件,而是有更多,只是看你能不能再遇见而已,事实证明,你不但遇见了其中的一件,而且还遇见了下一件,甚至还会见证下一件的发生。”

    我忽然有些不能明白左连的说辞了,左连说:“我记得他冒死给了你一个小木盒子,恐怕你至今都没有明白这个小木盒子的蹊跷之处在那里,因为按照目前来看,你还并没有抓住整件事的重点。”

    我听见他越说越悬,而且我深知他和老者的紧密关心,他们两个人像是两个中立的人一样的存在于我们之间,至于是一个什么中间人,我却无法想到,而且左连也没有直接承认,所以这些也完全只是我的猜测。

    左连说:“既然你已经见到了郑于洋,就回去吧,因为再看下去,你也不会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而且你是不会看见第二个这样的人的。”

    我还没有从郑于洋这件事中回过神来,这时候左连已经带着我出了来,重新坐回到沙发上,这一次坐下去,我感觉已经和刚刚大有不同,左连则什么都不说,只是看着我,而我还并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直在晃神。

    我说:“你说的怪事,指的是树林中得巨是不是,你早就知道它们的存在。”

    左连却摇摇头,而且用一种难以琢磨的神情看着我缓缓地说:“我所遇见的第一件怪事,是你。”

    我像是吓到了一样地看着他:“我”

    左连点点头,我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而且他的这句话我是彻底被吓到了,竟然傻傻地看着他,彻底忘了该如何继续问下去。

    左连说:“回去吧,我和你说的已经够多了,相信你这些话你也需要很长时间来消化和理解是不是,但是我想劝你一句,如果真的弄不明白的话就此罢手吧,有时候知道只会以为这更深层次的痛苦,就像他一样,他就是承受不了结果所以选择了那样的死亡。”

    我知道他说的是公车上的老者,但我还是问出了一句话:“谁”

    左连看我一眼说:“记住他的名字吧,他叫曼天光。”

    我说:“原来他叫这个名字。”

    左连说:“叫什么并不重要,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不是吗,关键是你存在的意义,他觉得他达成了自己所存在的意义,那么就足够了。”

    我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而这时候左连却很郑重地和我说了一句,他说:“有一句话我还是想告诉你,你是斗不过时间的,时间对你来说,是最残忍的事。”~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5、郑于洋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