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我的疑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回去的路上,我将有关这个林子所有发生的事都理了一遍,我发现,从我根本没有留意的时候,这个林子就是一个伏笔,我记得我最早得知这片林子的存在。是被董缤鸿绑架的那一次,虽然这片林子并不是最初的绑架地,但是彭家开说我是在这里被找到的,而且当时我就堂子啊林子当中的小木屋当中,为此当时我还存了很大的疑惑,以为是彭家开故意欺骗了我,可是现在我才发现,这未尝不是另一个阴谋,而且是为今天将要发生的这些事埋下的一个深深的伏笔。

    只是现在彭家开已经死了,而且是以那样惨烈的死法,即便有什么。我也无法再去和他证实,这就是现在我陷入困境的地方,设局的人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当我想到不对劲的时候,发现这些至关重要的人早已经永远闭上了他们能说话的嘴巴。

    所以这里的线索是从那次绑架开始,一直到我被彭家开在那里发现,又到苏景南死在我家中,然后我接受了樊振的建议到林子里来处理尸体,到了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虽然早先的时候我也想过,却没有很深入地去思考。就是樊振为什么要我到这里来处理尸体,那天晚上包括事后我都认为是这里比较隐蔽而且鲜少有人往来的缘故,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她让我到这里来焚毁尸体,显然是另有计划的。

    更重要的是,曾经张子昂也曾经在这里焚毁了孟见成的尸体,他的情形基本上和我是类似的,也就是从张子昂讲述了这件事之后,我开始对这座林子的存在开始有了一些思考和怀疑,一直到后来曾一普将人骨尸香挪放到林子周边,再到庭钟莫名其妙地在这里失踪,又有残尸被发现,包括那两只完全像是东方夜谭一样的两只巨大老鼠存在,包括昨晚曾一普给我说的这些。整个林子的秘密。

    我现在无法猜测林子里的秘密是什么,也猜不到,但我能确认这里隐藏的秘密绝对和之前一系列发生的事有关,更重要的是,据我所知。这里曾经是一个开发区,好像是要建成一个什么工业基地的,但是后来却忽然被放弃了,被变成了林子,在旁边还修建了一个人工湖,完全有一种退耕还林的感觉,但我知道,一个规划好的工业区。怎么可能说变就变,这事估计还是和军方能扯上关系,毕竟没有权力的阻挠,是成不了的。

    所以想到这里的时候,一些疑问已经在我的脑海里成型了。

    第一,林子中为什么会有两只巨鼠,它们是怎么来的,我不相信土生土长能长成这么恐怖的模样。

    第二,那天晚上孙虎陵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让巨鼠对他进行了攻击,而我和周广南却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第三就是这个小木屋,这个小木屋的存在似乎显得很蹊跷,以前我以为这个木屋是用来看守林子的人住的,可是后来我发现不是,这里根本就没有守林子的人,那么这个木屋为什么建造起来,而且这么诺大一片林子,为何单独只有这样一座看似破败的木屋

    第四,曾一普的来历,他与这片林子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选择我们在这里见面,还有就是他讲罗清的尸体挪到林子边缘有什么意图,为什么会这么凑巧,他想做什么

    第五,这个林子里除了我们发现的残尸,是不是还有别的尸体存在,这两只巨鼠袭击过多少人,是这些人自己走失在这里,还是一种变相地投食

    一连串的疑问相继在脑海中划过,一个比一个悬乎,我自己也想不出这意味着什么,只知道樊振一定是和这个林子有什么联系的,现在再次想起他当时安然自若地坐在家里的场景,就让我有一种莫名的不安,因为他当时的神情,就好似已经预料到了所有发生的事情,就等着告诉我,让我到林子里来将尸体给处理掉。

    关键是,有一点我非常想和张子昂确认,就是当时他处理的尸体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这篇林子,是否也是樊振告诉他的,就像建议我那样给出这样一个合理的建议。

    想到这里,我深吸一口气,我理了理思路,觉得现在要解决问题,首先还是得先从孙虎陵这边下手,毕竟先弄清楚距离自己最近的疑团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而趁着他还安全,我需要知道,他在林子里究竟做了什么。

    但是等我深夜去到医院的时候,孙虎陵却有烧了起来,而且人也有些迷糊,吴建立一直守在医院里,我问吴建立是怎么回事,吴建立说是因为伤口的缘故,似乎他被咬的伤口并不是那么好处理,伤口是没有问题了,可是有一些传染病类的东西进入了他的身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立马想到的就是鼠疫,接着就是长满了白毛的尸体。

    而就在我想到这些因为尸体生长白毛的场景的时候,我忽然将鼠疫这个词与刚刚的念头结合到了一起,不对,不是鼠疫,应该说是两只巨鼠,我们曾经见过的长满白毛的尸体,是不是和这两只老鼠有关,毕竟引起尸体这样变化的孢子来源一直都成谜,而现在我所能知道的同样来历成谜的,就是这两只巨鼠,又同是带有传染性的东西。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然后就看着孙虎陵,眼神逐渐变得犀利,但是却什么话都没说,我看了看时间,现在还不到晚上十二点,我于是问了吴建立:“你和他在林子里一起走的时候,发现他有什么不一样的动作没有”

    吴建立想了想说:“除了他一直觉得身后有人跟着他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别的举动。”

    我听了听之后,又问了一个问题:“我很奇怪,为什么当时这东西攻击的是他而不是你”

    吴建立说:“可能是巧合吧。”

    我摇头说:“我并不相信巧合这一类的说法,你们两个同时走在里头,攻击的确是带有随机性,可是为什么一开始选择的就是他,而不是你,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吗”

    吴建立瞳孔逐渐缩紧看着我,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没有。”

    得到他的这句答案,我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我于是说:“我知道了。你好好照看他,他一醒来你就立即通知我,我有一些话要问他。”

    之后我就离开了医院,只是离开医院我并不是要回去,我而是直接去了左连家里,虽然我觉得已经晚了,但是我觉得他还没有休息,他也不可能休息。

    果真,当他把门打开看见是我在门口的时候,整个人都显露出一种惊讶的神情,但是他很快就镇静了下来,因为从他的神情里,我已经看得出很快他就知道我为什么来。

    他把我请进屋子里来,我打量了一遍他家里,发现诺大的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住,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我于是问他说:“就只有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左连说:“我无儿无女的,结过一次婚,后来离了。”

    他简短地说出了自己的这些事,我便不再继续追问,而是坐下来,他给我递上一杯水也坐下来,他问我:“这么晚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

    我说:“不知道我们办公室有一个探员在郊外的林子里被袭的事,你知道了没有”~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4、我的疑问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