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林中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他说他就是感觉走着走着身后好像有人跟着,他回头去看却什么都没有,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段,后来他懒得再去看,忽然小腿就被什么东西给一嘴咬住了,然后就把他往后面拖。他猝不及防没有站稳,就跌倒在地上,那东西簌簌地拖着他移动了一小截,他说那东西力气很大,而且像是狗一样地在他的小腿上咬了好多口。

    之后吴建立眼疾手快,迅速朝着这东西开了一枪,这东西才逃窜走了,孙虎陵这才安然无恙,虽然受了一些伤,但总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吴建立已经用衣服快速帮助孙虎陵包扎了伤口,由于出现了这样的意外。加上林子里还有这样的东西存在,我们是不可能继续搜查下去了,所以之后我给警局那边打了电话,不过要等他们全部集合起来到达这里搜寻,已经是天亮之后的事情了,至于我们几个,则护送着孙虎陵到了医院里去,渠道医院里做化验然后清洗伤口等等的一系列措施,不过让人觉得意外的是,才道了医院孙虎陵就开始发烧,而且整个人的意识也开始出现模糊的状态,问医生说是怎么回事。医生说可能是被病毒感染了,又或者是被咬的伤口里有毒。

    于是很快医院里又对孙虎陵进行急救措施,我们就只能在外面干等着,一方面为孙虎陵的伤势捏一把汗,另一方面还要担心庭钟的安全,也不知道现在他怎么养了,不过按照我的估计,他的手机被刻意放在了那里,应该是在我们到达之前,出了一些什么事。

    后来警局那边几乎出动了所有的警员前往搜索庭钟的踪迹,同时也包括那怪东西的踪迹,可是什么线索都没有,人没有找到,袭击孙虎陵的东西也没有找到。

    既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就说明庭钟现在应该还是没有生命危险的。只是这个没有找到什么的消息才传到我这边不久,然后那边就更新了最新的消息给我说,在林子很深的地方,他们找到了一具男尸,听见是一具男尸我顿时整个人一个咯噔。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然后那边说这人的尸体已经残缺不全了而且从尸体的腐烂痕迹上可以看出已经死了又一个星期左右了,更重要的尸体的绝大部分都已经不见,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分食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昨晚袭击孙虎陵的那东西。

    于是我初步估计,那林子里最起码有两个这样的东西,因为昨天袭击孙虎陵的是一个,跟在我们身后的是一个。现在想起来我都不禁有些后怕,因为我们看见那东西趴在树上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东西是袭击人的,所以万幸的是当时它没有立刻袭击我们,只是远远地趴在树上看着我们,直到最后逃走。

    关于发现的这具男尸,可以肯定不是庭钟,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因此我们又发现这样一出案子来,实在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而且我们似乎也没有接到关于有人受到袭击失踪的消息,乍然就发现一具男尸,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

    我到了现场看了这具尸体,说是一具尸体,其实根本已经看不出来多少了,只有一个大概的痕迹而已,就剩余了胸部和一条腿骨左右的东西可以辨认,其余的地方都已经不见了,而且一看这尸体就看得出来是经过了长时间的啃咬,整个身体都被撕扯得完全不成样子,现场更是一片狼藉,全是碎布和碎肉骨头,我问现场的法医:“可以确定是什么东西啃咬过的吗”

    法医摇头,他说取法确定,只能告诉我啃咬尸体的东西牙非常锋利,但究竟是什么东西,还要做进一步的研究和分析。

    所以这具残尸算是我们这一次唯一的发现,之后收队,我们也没能招到庭钟的下落,不禁心中为此蒙上了一层阴影,想不到只是我警示性的一句提示,就成为了现实,恐怕连他自己都想不到,事实竟然真的就变成了这样。

    我再次回到医院已经是中午的时候了,孙虎陵已经清醒了过来,医生说是因为伤口感染导致的发烧昏迷,现在伤口已经被彻底清洗,烧也已经退了,他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我去看他的时候,发现他整个人有些蔫,打不起精神来,我看着他的样子,不禁感慨,无论多坚强的一个人,在病痛面前真的很脆弱,孙虎陵也算是虎背熊腰的一个汉子,可是现在却有种病来如山倒的感觉。

    医生帮他包扎了伤口,我也问过医生是什么样的东西能咬出这样的伤口来,医生说像狗一类的比较凶残的动物都能咬出这样的痕迹来,不过医生告诉我不大可能是狗,因为从牙的排不上来看,要是狗咬的不会是这样的痕迹,应该是别的动物,我问会不会是猫,医生很诧异地看着我说:“这么大的伤口,这猫该有多大,野猫也没有这么大的吧”

    边说着他大致比出了一个大小来,我不知道他是如何确定大小的,但是的确和我看见的一般大小,我听着医生的质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么大的一只猫,难道已经成精了不成。

    庭钟接着就这样失踪了,丝毫没有任何消息,这件事我不敢怠慢,报告到了部长那边,部长好像并不关心这些事情,只是收了我的报告,什么都没有说,甚至连什么指示都没有给就算是过了,所以我发现,很多时候,还是要我自己拿主意。

    而庭钟的失踪根本不可能大张旗地登报贴寻人启事,只能暗访,这也就增加了找到他的难度,我也和警局这边接洽过,一旦有他的任何消息都要立即通知我。

    因为我已经意识到,庭钟之所以会失踪,第一是关于他还没有和我说完的话,也就是关于人骨尸香案他所知道的这些信息,第二就是为什么两次报案的人都是他,而且两次都是他发现了尸体,这是为什么

    话分两头,这边的案子还完全没有着落的时候,又到了我要到林子里去见曾一普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在林子里我的确被那东西给吓到了,再一次在深更半夜进入到林子里的时候,我的身上总有种毛毛的感觉,而且竟然有一种再也不想踏进这里半步的想法,靠近好似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只是为了和曾一普的约定,我还是小心翼翼地,强行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抗拒和恐惧进入到了小木屋当中等他。

    曾一普这一次出现的时间比平时晚了有十来分钟,当他出现的时候我已经等的很不耐烦,因为在这种情形下,一分钟都像是被无限拉长了一样,更不要说心急如焚地等待了有十来分钟。

    所以他看见我之后的第一句话就说:“你今天看起来似乎很烦躁,而且整个人都很不安,你鲜少会出现这样焦躁的时候,今天是怎么了”

    我于是把在林子里发现的,见过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他竟然并没有多少奇怪的反应,那样子好像根本就不觉得身处危险当中一样,只是反问我说:“以前你不知道的时候到这里来,可曾受到过半点攻击”

    我摇头说:“没有。”

    曾一普接着说:“而且那天晚上你也没有受到攻击是不是,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吗,为什么你的同伴受到了攻击,而你却没有,甚至这东西都没有靠近你。”

    我摇头说:“我不知道。”

    曾一普说:“说明这个人有问题,你信着我的话去查查看这个人,一定会有所发现,否则不会无缘无故地发生这样的事,他受到攻击或者是因为身上有什么气味,或者是因为他做了什么,反正无论做了什么,都是与这东西攻击他有关。”

    我听着曾一普这样说,于是问他说:“你知道林子里的这东西是什么对不对,倒底是什么”

    曾一普说:“你还是不要追问了,会吓到你,毕竟这是你最惧怕的东西。”

    我最惧怕的东西我更加疑惑起来,于是追问曾一普说:“究竟是什么,你就不要卖关子了。”

    曾一普说:“你看见的,和攻击了你的同伴的,是一对老。”

    “老”我惊讶地几乎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都已经变了,因为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么大的老怎么可能存在,据我所知,能有猫一般大小的老就已经是罕见的巨了,而我们昨天看见的,最起码有一只小型的狼犬狗这么大,这怎么可能,而且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也太吓人了,因为我最害怕的就是老,简直到了只要是与老有关的东西都怕的要命的地步。

    无论是大的小的活的死的,只要是老,我都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颜诗玉告诉我说我之所以害怕老是因为我小时候被老吓过,至于怎么被吓法,她没有和我细说,我也没有任何印象,只知道自己怕,莫名地怕。

    所以听见里面的东西是两只这样巨大的老的时候时,我对整个林子的恐惧和抗拒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我于是和曾一普说:“看来以后我们见面的地方要换一换了,这里我肯定是不会再来了。”

    曾一普说:“换是肯定要换的,却不是因为这两只老的缘故,何阳,我怀疑这个林子的秘密已经被暴露了,所以我们也不可能再在这里见面了。”

    我留意到了他说的林子的秘密,于是问他说:“林子的秘密这个林子有什么秘密”

    我当然不认为这个秘密是因为我和他在这里会定期见面的缘故,他说的一定还有别的。

    曾一普说:“有人已经盯上了这里,而且你应该也已经看出来了,利用你身边的人设了一个诱敌深入的局来探听虚实,显然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相信很快着这个林子里的秘密就会陆续曝光,到时候你就会知道。”

    我眯着眼睛说:“所以警方发现的那具残尸就是一个开头,这个林子的缺口会从那里开始逐渐越撕越大是不是”

    曾一普说:“何阳,你最好还是留心一些,你不要忘了,你和张子昂都牵扯在其中,因为你们都曾在这里焚毁过尸体,而这个秘密,也是属于这片林子的。”

    说完他看向整个林子,然后说:“你看夜晚的林子漆黑一片,林子的每一个缝隙当中都布满了黑暗,每一寸土地上都是黑暗的气息,而正是这样的黑暗掩盖了多少的罪行,一旦黑暗被撕开,所有的罪行都会显露出来,同时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件你完全意料不到的事。”

    ~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3、林中尸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