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吴建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甘凯说:“我不知道。”

    甘凯的回答也开始不带有任何的疑问,我拿了信件之后就打算离开,不过在我离开的时候,甘凯忽然喊住我说:“何阳,小心”

    我皱了皱眉头,终于也没说什么。就回了去。

    回到家里之后,我将这封信拆开,只见上面也是只写着四个字相信吴建立。

    我反反复复地看了这五个字,确认纸张上面再也没有任何的其他东西之后才把信件给烧掉,虽然上面只有五个字,但是却暗含着今天吴建立和我说的话,所以樊振才会有这样一句话带给我。

    不过我这时候最关心的却不是这件事,而是关于张子昂,前两次都是经由他给我送信,可是这一回却是由甘凯亲自给我,这说明了什么。加上张子昂现在又在银先生那里,我始终觉得,这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我总是莫名其妙地担心他的安全。

    我之后打开了电视,但是在电视打开的时候愣是吓了我一跳,不为别的,完全是因为我才打开电视,之间黑漆漆的画面上就出现个人来,吓得我整个人一个哆嗦,因为你如果不注意的话。还以为是电视并没有打开然后倒映出了什么东西来。然后我才看向影碟机,才发现影碟机一直都是开着的,也就是说,在我回来之前,有人在我家里放了一碟光盘之类的东西打开,只要等我打开电视,就会看到里面的内容。

    我看得头皮有些发麻,于是就上前去打开了影碟机,果真看见里面有一叠光盘,我于是又将光盘给推进去,然后重新打开,想看看这里面究竟是一些什么内容。

    开头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个黑漆漆的人影,过了很久他才开始走动,这时候我才发现这是在我自己家里,直到我看见他好像是进去到了我房间里。

    于是画面又这样静止了下来。大约半分钟之后,我忽然看见整个客厅里的灯光亮起来了。接着我看见自己走了进来,看我的样子像是刚刚才回来一样。

    画面到了这里的时候我开始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因为从我当时的神态和穿着来看,这不是我最近的装束,我于是留意了整个客厅里的摆设和自己当时的穿着,蒙蒂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这个场景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我那晚乘坐出租车,司机说我没有头的那一晚的画面。

    因为我回来之后将挎包放到了沙发上,就到了卫生间,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也是这样做的,因为我到卫生间里是想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头,毕竟当时马立阳的说辞真的是太吓人了。

    我记得我再卫生间里看了好一会儿,而整个画面则一直停留在原先的位置,就在这时候我忽然看见我的房间里露出了半个身子来,能看见鞋盒腿部到肩膀的位置,却看不到头,那架势像是站在门边上往外面在看我在做什么,而且很快他就又回到了房间里。

    现在再回来看这样的画面,我不禁一阵阵后怕,毕竟当时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家里有人藏着都毫不知情,并且对于这个人的身份,我不认为是彭家开,也不是汪城,更不是樊振,而是另外的一个人才对。

    最后我从卫生间里出来,简单地收拾洗漱了之后就回房间里睡了。

    原本我以为内容到了这里就应该结束了,可是并没有,而且继续看下去之后我才发现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头,之后我看见屏幕上开始有时间的跳动,而且跳动的非常快,直到我看到时间到了12点半。

    那时候我已经睡下很久了,我看见客厅的灯再一次被打开,整个画面一片亮堂起来,这时候我看见客厅里的沙发上自始至终都由一个人,这个人是忽然出现的,应该是在后面才坐上去的,等灯光亮起来的时候,虽然只是一个侧脸,但我依旧认出了他来,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樊振。

    樊振镇静地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等什么人,然后我看见进来的这个人,却不是别人,而是马立阳,他就这样走了进来,站在客厅当中,因为整个画面都是安静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我只看见马立阳好像和樊振说了一些什么,我试着从他的嘴型上辨认他是在说什么,但他说的有些快,而且嘴型变化也不是很大,所以并没有分辨出来。我看见他们说了一阵之后,马立阳就离开了,并没有发生争吵,也没有任何反常的举动。

    当然马立阳出现在这里本身就是一件很反常的事。

    马立阳走后,樊振还是坐在沙发上没有动,直到我看见我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个人的出现也是让我吃了一惊,因为这个人是董缤鸿,他从我的房间里出来,联系到后来我得知的越来越的消息,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他们能这样明目张胆地在这里会面,因为我那时候完全已经被药物控制了。

    董缤鸿和颜诗玉都是药剂师,所以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给我用药的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而且也找不到一点感觉不对的地方。

    董缤鸿出来之后,我看见樊振站起了身来,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眼神交汇好像就已经达成了什么一样,接着两个人就出去了,之后客厅的灯也就熄灭了。

    再过了一会儿,我就看见我自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但是我能确定当时我自己应该是没有多少意识的,而且从之前我得知的许多线索上来看,我之所以会出现在马立阳的案发现场,就是这时候出去过的缘故。

    于是现在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会有我在现场的监控和一些证据,家里为什么会有我带血的衣服,为什么我家里会有凶器,都是我带回来的,包括后来我带回来的,藏在家里的带血的手套,可以说完全是因为我,给马立阳的这个无头尸案的案情改变了方向。

    最后画面到了这里之后就戛然而止,我则沉浸在刚刚的画面之中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就在这时候,我忽然看见从我的房间里出来一个人,乍一看竟然是罗清,我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虽然早就有所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跳。

    我猛地站起来:“你是谁”

    接着他问我:“何阳,这么快你就不认识我了吗”

    我疑惑地看着这个人,他戴着罗清的脸,但是声音却是无比熟悉,而且只是听他喊我的名字,我就已经想到了一个人,只是这怎么可能,他明明已经死了,我是看着他死亡的。

    他则就站在那里,戴着罗清的脸,我于是说:“你,你是孙遥”

    因为他的声音的确是孙遥的,只是我依旧还是怀疑,毕竟声音是可以模仿的,虽然我已经问出了这句话,但我还是要看到了他的容貌才能确定。

    他听见我这样问却说:“我并不叫孙遥,孙遥已经死了,你亲眼看着他从楼上坠下来身亡的不是吗”

    听见他这样说,我才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问他说:“那你又是谁,为什么要模仿孙遥的声音和我说话”

    他说:“模仿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声音,或者换句话说,应该是你从来都没有听过孙遥的声音才对。”

    边说着,他边将脸上罗清的脸皮给摘下来,我看见下面的这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吴建立。

    我看见是他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出声:“怎么会是你”~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0、吴建立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