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惊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个场景似乎很熟悉,好像在什么时候我经历过一样,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我有些恍惚,而且看到满刀刃的血的时候,我第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等我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屋子里传来了第二个声音。我分不清这是什么声音,总之就是让人觉得一阵莫名的烦躁,正好这时候电梯门已经开合的太久没有动静而重新合上,与刚刚响起的这个声音合在一起,我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屋子里面,就折身走回去。

    但是在我走到门前的时候,我忽然看见楼梯口有个人影,而且从我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能看到人影,却不见人,这个影子就静静地垂落在地上,我忽然咽了一口唾沫。就一直盯着楼梯口,一时间内,整个外面竟然完全是静谧的,就连我喘气的声音都能听见。

    这影子几乎就一直没有动过。直到长久地没有声音,声控开关忽然关闭,整个楼道上顿时一片黑,我敲了下墙壁,灯光重新亮起来,当时灯光重新亮起来的时候,这个人影已经不见,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并没有听见任何离开的声音。我于是立刻走到楼道口。但当我到那里的时候的确是空空如也的一片,什么人也没有。

    看见完全是空荡荡的一片,我头皮顿时有些发麻起来,同时看了看手上带血的刀刃,有些疑惑从心头升起来,我便不再去管楼道上有没有人的事情,而是立刻回到了屋子里,屋子里也是黑暗的,没有一个灯是开着的,我将客厅的灯一一打开,但是我却丝毫没有看见客厅里有任何的异常,起初听见有异样的声音。我先入为主地认为是有被捅伤的人在呻吟,但是进来之后才发现里面根本没有所谓的伤者。

    这异样的声音是我的手机发出来的,声音并不是很大,而且手机是屏幕朝下第放在沙发上,正好将屏幕能发出来的光亮给遮住了,也是我刚刚为什么屋子里一片黑暗却没有看到半点光亮的原因。宏吐乐号。

    而当我把手机拿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手机上正在播放着一段视频,我只看见画面在闪动,声音也稍稍有些嘈杂,仔细一看才发现这竟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人用我的手机拍下来的一段视频,而且看到里面内容的时候吓了我一跳,因为那时候我正站在门外头,好像就是我醒来的时候站在电梯门口那样的情境。

    最重要的事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这段视频是从屋子里网屋子外面拍摄出来的,而且很显然,屋子里是开着灯的。而我记得在我醒来的那一瞬间,屋子里完全是黑暗一片,是没有任何灯光的。

    于是我醒来的时候忽然听见的那一个奇怪的声音,似乎就是灯被关掉的声音,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头皮发麻起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始至终都没有人从房子里出来那么是不是这个人现在就在我家里面,而且说不定现在就在什么地方盯着我。

    顿时我就回头去看整个屋子,好像只是那么一瞬间的时间,整个屋子里都有眼睛在盯着我看一样,而且这时候整个房子里都静谧得可怕,又加上只有我一个人,顿时就有一股子寒意从脚底升起来,偏偏这个时候不知道什么缘故,原本已经下去到了一楼的电梯又上了来,而且靠在了楼层边上,随着“叮”的一声响,楼道上的感应灯顿时就亮了,更吓人一跳的是,感应灯亮起来的那一瞬间,只见一个影子就横在屋门口,乍一看见有这样一个影子,我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虽然经历了这么多,可这样的情境下还是难免会心生害怕,再加上这时候家里也还有个人,而且是并不知道在哪里,更是增添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立刻奔跑到了门外,想要知道究竟是谁站在门外面,当我开始往门外走的时候,我看见这个人影在逐渐地往后面退,而就在我以为我要出去到门外的时候,我忽然看见屋门后面好像站着一个人,我并没有看见完整的人,而是看见他的脚从门缝后面露了出来,于是一时间我就停住了往外面跑出去的脚步,而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个门后的人身上,同时我出声说:“谁在门后面,快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候,我忽然看见电梯的门就这样打开了,随着“哐啷哐啷”的声音,我原本以为里面又会是空空的一片,可哪知道当电梯门打开之后,只见里面是有一个人的,正神情诡异地看着我,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个人不是别人,正应该是我在林子外面见过的罗清,他一动不动地站在电梯里面,我们隔着屋子的门,就这样对视着,正当我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我忽然就往外面跑出去,可是他只是在电梯上轻轻地按了一下,只见在我还没有来到电梯门口,电梯门就被重新合上了,我看见电梯是往一楼下去的。

    我惊魂未定,出来之后才想起来楼道上刚刚的人影,不过这时候人影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几乎也就是在同时,我忽然听见“砰”的一声,屋门就被这样合上了,我看见屋门合上,却没有动,只是一直看着屋门,竟没有什么反应,等我反应过来我既没有钥匙也没有带手机的时候才明白过来,我被锁在外面了,而且是在这三更半夜的时候。

    我本来想守在外面,毕竟现在屋子里是有人在里面的,可是我知道这样守着根本就不是办法,而我这时候也根本想不出该去找谁,因为我这时候才发现,我似乎都没有一个可以去找来帮忙的人。

    最后我在楼道上等了很长的时间,在脑海中不断思考这件事,最后还是没有能够解决的办法,因为我毕竟不能在这里守一夜,只能到楼下的物业处去找人来帮忙,看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进去。

    我于是坐了电梯,虽然刚刚罗清的那一张脸出现在电梯里的情景还在眼前晃荡,但乘坐电梯总比走楼梯要好一些。不过电梯坐了一半我就忽然明白了什么,屋子里的人忽然来这一套,显然就是想要不被我抓住现场,既然现在我已经离开了,那么他应该离开了才对,而我企事业不用去找什么人帮忙,可能我只需要重新回到上面,屋子的门就又是开着的了,只是这时候里头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供我去发现了。

    所以当电梯到了一楼的时候,我并没有下去,而是重新按了6楼上来,等我重新回到楼上的时候,果真如我所想,屋子的门是开着的,我也没有想太多,就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我额外看了门后,门后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我说不上来这时候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总之就像是刚刚经历了意见完全毫无头脑的恐怖事件一样,最后我什么都没有发现,除了看见了罗清。我自然不相信人死后还能活过来的说法,当然也不相信是鬼怪在作祟,凡事必事出有因,恐怕只需要到了明天,有些事情有些问题就能得到解决。

    最后我到了厨房边上去看了看钱烨龙给我带来的这三个罐子,看到这个三个罐子还在,我并没有一种舒了一口气的感觉,反而是变得更加沉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刚刚我所经历的这些事,似乎是和这三个空罐子有关,至于是一个什么有关法,我暂时什么都说不上来。

    但这个想法却是已经肯定,因为这里是银先生的地盘,既然这些人可以在这里闹腾,就说明行为是受到了银先生的默许的,那么也就是说,虽然这不是银先生授意的,却也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想到这里之后,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手机,这时候手机上的视频已经播放完毕,我看了之后发现这段视频录了有半个来小时,我于是重新打开来看,只见开头的内容就足足吓了我一跳,因为开头就是我站在房门边上,一动不动地看着镜头的画面,很显然当时是有一个人在录我的这种状态的,可是对于这样一个场景,我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甚至即便是看到也不能勾起任何的记忆。

    这个画面一直保持了很长的时间,接着我才走到了客厅里,接着我看到了那把带血的刀,这把刀就被这样放在茶几上,静静地放在那里,我走到差几前将刀给拿了起来,然后就站到了窗户边上,我这一站就是将近十来分钟,而在这个过程中,镜头曾经偏离了我的身影那么一会儿,而是转向了外面的走廊,我看见外面的走廊上不断出现那个黑色的影子,可是这个人却从来没有出现过,好像就是只有一个影子在外面晃荡一样。

    中间有过一次电梯的停靠,但是与我看见的的一模一样的情形,就是里面什么人也没有,后来电梯又自动合上,就这样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7、惊魂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