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军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问:“后来发生的事”

    他说:“就像你看到的那些惨案一样,我成了被袭击的目标。”

    我瞬间明白过来,在一开始他就已经说过他是死过一次的人,到了这时候我才总算是彻底明白过来,我说:“你从这一次袭击中活过来了。”

    他说:“虽然失去了容貌。甚至变得和鬼一样,但是我活下来了,我还有支撑我活下去的勇气,因为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我不能死。”

    我试着问:“想做的事”

    他说:“也是你要做的事,在这之前,你或许还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

    我完全无法完全理解他在说什么。我说:“我听不懂,我不知道的目标是什么。”

    曾一普说:“你自然会明白,这需要一个过程,你回头想想一年前的自己,恐怕那时候你并不会想到你现在会变成这样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

    曾一普说的倒是实话,我甚至都没有想过我会成为一名警察,而且还是一个特别调查组的队长。于是我换了一个话题问他说:“那你要怎么帮我”

    曾一普说:“你母亲选择这时候让我来帮你,无非就是一个理由。因为伤害我的凶手依旧在逃,你的困境未解,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再有就是,那个想要一一将这些人杀掉的人,妨碍了你的任务。”:

    我问他:“你知道我的任务”

    曾一普说:“这人一直在秘密谋杀当年散落下来的这一百二十一个人,为了不让自己身份泄露,可以说是费劲了心机,他也做的的确很巧妙,即便是特别调查组也拿他没有一点办法,现在估计不单单是我们头疼,军方那边却很头疼。”

    我继续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杀了这些人对他有什么好处”

    曾一普说:“为了你要找的那个人,一百二十一个,说白了其他人虽然经历过那件事却都是懵懵懂懂的无辜人,唯独那一个很特别。凶手用这样的法子杀人,无非就是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我听出他不想说的话来,于是说:“你说的很特别,是不是他自始至终什么都记得,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曾一普干净利落地回答:“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我也没有听过他的说辞,所以我只知道他特别,至于他哪里特别,我什么都不知道。”

    听见这样的回答,我便哑然了,我于是问他:“那你打算怎么帮我”

    曾一普说:“你眼下的困局我可以帮你解,而且我能加快你破案的速度,当然。你经历的那桩案子已经是不可能了,因为这桩案子已经被封锁了。”

    我觉得他说的话自相矛盾,他既然是来帮我破案的,案子又被封锁了,他又怎么帮我破我问他:“那你的意思是”

    曾一普说:“这桩无头案暂且不要去管,这也是你母亲的意思。这桩案子看似轻巧,其实牵扯的东西很多,凭现在的你暂时无法解决,我说的,是马上就会到你手上的案子。”

    我看向他:“马上到我手上的”

    曾一普说:“既然凶手的目标是一百多个人,那么接手的这第一个案子,只不过是一张蜘蛛网中的一部分,其他的地方也将陆续发生,那里的先放一放,解决了重要的再说。”

    我隐隐觉得曾一普没有说实话,我只是想了想就想到了问题所在,我说:“是因为无头尸案中,牵连到了我的出身是不是”

    曾一普没有说话,我继续说:“刚刚你说到了你们和军方,我就有一个疑问,你既然是军区的人,那么不应该是为军方效力的吗,军方不应该是将你们都收为己用的吗,而你说了一个有别于军方的你们,也就是说这个事件除了军方还有人在调查,而且和军方完全是**的,母亲和你都是这个**调查组织中的成员是不是”

    曾一普说:“是。”

    果然是这样,难怪刚刚他能说出“封锁”这两个字来,那么我的猜测也就不会错了,因为无头尸案中牵扯到了官青霞,从而牵扯到了我的身世来,于是这桩案子就被禁了,尤其是我,完全不能再接触这个案件,就是怕我查清了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那么我的身世有什么离奇出众之处,会让他们如此畏惧,甚至是要采用这样的说法,樊振也和我说过无头尸案其实上已经算告破了,只是因为牵连比较深的缘故所以他没有完结,这也就是说,案子本身除了变态离奇一些,都不是关键,关键的地方就在牵连上,尤其是我,会把我牵连进去,甚至是让我洞悉一件我从来都不知道,甚至是从来都想不到的事情来。

    我一下子想了这么多,曾一普却一直在跟前默默不语,我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既然母亲都能在我面前表明身份,那么这个身世一定是更加的出乎意料,只怕这件事我想弄明白,首先就得过母亲这一关,而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无论是母亲这一边,还是军方这一边,似乎都不容易过,我能做的,除了暂且忍耐,也没别的法子了。

    所以最后我的兴趣还是转移到了曾一普刚刚说的案子上,我于是问他:“你说的新的案子,是什么”

    曾一普说:“如果不出意料的话,现在你差不多应该接到报告了。”

    果真曾一普才说完,我就听见了手机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是庭钟打过来的,我看了曾一普一眼,他示意我接起来,我接听之后就听见庭钟那边的声音,他还算稳健,虽然声音上带着一些喘息,但还是压住自己的声音让自己尽量平缓地把话说清楚,所以当从这一个细节上我就知道又出事了。

    庭钟问我:“何队,你在哪里”

    我问:“出什么事了”

    庭钟说:“天黑时候警局接到了报案,在市郊的树林旁发现了命案,然后警局那边又通报到了办公室里,现在我们已经到了现场,本来以为是普通的命案,但是我在电话里也描述不清楚,你还是亲自来看看吧,这尸体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所有人都不敢动,就等着你来发号施令呢。”

    我皱起眉头,同时看了一眼曾一普,问他说:“那警局局长呢,他也做不了主吗”

    庭钟说:“他说这样离奇的死法,多半牵扯到一些特别案件,就像当初的马立阳无头尸案一样,所以还得特别办公室这边来决定怎么处置。”

    我说:“你们先在现场处理,我这就过来。”

    挂断电话之后,我看向曾一普,问他说:“就在林子旁边,这么近,你怎么看”

    曾一普说:“该发生的始终还是要发生,案情如何发展你回去查,不过有两点是我要提醒你的,第一你在林子里,案件就在林子边发生,可见凶手对你的行踪掌握很清楚,所以你得防着最后所有不利的证据都指向你,毕竟你已经经历过一回了,上次是有樊振无条件相信你保你,这一回如果又到了那样的地步,谁来保你呢所以在事情开始的时候就做好防备,才会让凶手无机可乘。

    “第二,案件的通传不应该是第一时间到达队长这里,然后才由队长分布任务通知队员,为什么现在反而成了队员通知队长,甚至已经在了现场才开始通知,你刚刚在听案情描述的时候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吗如果队员之中有人已经在做着队长的事情,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这个队长也即将不长远了”~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军师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