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7、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上董缤鸿收的这么紧,也就是说这是他们早就计划好的了,在我甚至还一点都没有考虑过工作的读书时代,他们就已经完全计划好了后来的一切。

    这绝对是一件让我心惊的事,我看着笔记本上的东西完全无法反应过来。之后我又往后面翻看还能不能找到什么别的东西来,后面全都是空白的,但在我翻动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忽然掉落了出来,我捡起来一看是一张照片,但是照片上的人我却并不认识,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觉得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

    接着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这人不是我今天走在街上时候被撞倒的那个人吗,本来并不会有什么印象的,可是后来他不依不饶一直骂骂咧咧的让我多看了他几眼,这才大致记住了一些,却不想立马就在家中发现了他的照片,而且稍作联想,于是他是什么人就不言而喻。

    这笔记本上既有他说给我的这些词语。又有整条线路的描绘,还有他的照片,那么毫无疑问的,他就是小巷里的那个人张子昂和我推断说应该没人见过他,当时我还存了一个疑惑,既然是从来没有人见过,那么岂不是永远都找不出来而且无法分辨了,却不想这个念头还没有深入地去思考,就已经看见了他的照片,甚至我们都已经见过了。

    那么在街道上与我相撞,看来也就不是偶然而是故意的了。亲手动入字母W址:П。即可新章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站起来,就开始摸索自己全身上下的口袋,最后果真在衣服的口袋里摸到一张字条来,只见上面写着今晚两点,老地方。

    我完全无法想到他竟然用这样隐秘的手法与我交流。也正好是这样的手法才能瞒过一些人,这说明我虽然没察觉到什么,但身边应该是有人在监视我的,想到这里的时候,那种对这里萌生出来的一种莫名恐惧再次袭上心头,我于是快速地将笔记本收起来,然后就离开这里。

    我离开的很匆忙,倒也没有遇见什么,之后我也没有选择再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回到了家里,到了家里之后我拿出笔记本再仔细地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的地方,才找了一个地方将笔记本藏起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以后可能还能用得到,虽然目前我还想不到它更深远的用途。

    将笔记本收好之后。我就开始寻思这条路线倒底存在什么问题,包括那条小巷又有什么,我总没有一个头绪,而且这条路上隐藏着什么秘密,也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甚至这个秘密就直接和我出的车祸有关。

    张子昂说我两次出车祸。都是因为发现了一些什么东西,让幕后的人觉得惊慌了,可是我却什么印象都没有,不要说前一次了,就连这一次我都不知道自己触碰到了什么样的敏感信息,到现在我都没想出来。

    时间一转眼到了晚上,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一点的时候我选择出门,为了掩饰自己,我穿了一套黑色的衣服,假装去便利店买东西,我也的确去了便利店,之后就从比较偏僻的小巷走到了另外的路上,然后拦了夜间的地市往那边去。我离了两个路口下车,绕了一个圈子最后才道了小巷里面,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晚了十多分钟,而且我去的时候他已经等在那里了。

    我来到的时候他还是一样的说辞:“你来了。”

    而这回我知道他就不是和我说这些废话的时候,既然这时候约我来,应该是有一些重要的话要和我说,我问他说:“为什么选择在这里,你不怕有人在这里等你”

    他说:“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更何况这里死了人,一般人也不会轻易再走这边,能察觉到我用金蝉脱壳这样手法的,也不过几个人,而且我给他们的反应时间并不长,到目前为止,应该还没什么人察觉到的吧。”

    我不与他说这些废话,于是直奔主题问:“那今晚你喊我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他说:“你不问我的名字,确定就要听我说下去吗”

    我皱起眉头来,难道他的名字很重要吗,我于是问他:“那你叫什么”

    他说:“我叫谢近南。”

    我听见他名字的时候重复了一遍问:“谢近南”

    他说:“是的,你为什么会这么惊讶”

    我也察觉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奇怪,于是说:“没什么,就是感觉这个名字怎么怪怪的。”

    谢近南继续问:“哪里怪了”

    我说:“也没什么,可能是名字比较陌生,觉得念着拗口所以觉得奇怪吧。”

    他却说:“一般只会是熟悉的名字忽然听见才会有你刚刚那样的反应,也才会觉得奇怪,因为你刚刚的话语似乎明显就是在说你怎么也会叫这个名字你刚刚是不是这样想的”

    我说不上来刚刚听见他名字的那股子奇怪劲儿,所以他这样说出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奇怪,我只能回答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奇怪,好像也不是你刚刚说的理由,我也解释过,应该就是觉得名字的发音有些拗口的缘故。”

    他就没有继续了,只是说:“你的反应却让我觉得很疑惑,看来这中间的曲折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啊。”

    我不再和他在这件事上过多的谈论,而是转向正题说:“我现在知道你的名字了,那么你约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

    他说:“你现在的疑问,就是我约你前来要说的事,你所疑惑的,应该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一串词语,自那晚之后,你想到了什么没有”

    我摇头说:“没有,这些词语太过于抽象,而且两两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关联。”

    他说:“有没有关联,还得问你自己,毕竟除了你之外,没有人比你更熟悉这一串词语。”

    我疑惑起来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说:“在说这个之前,我们先说一件别的事吧,你是否还记得,在你第一次出车祸之前,你曾经受一个人的托付到这里来找我”

    我沉吟了下说:“似乎有一点印象,但不是太深,我出了车祸之后碰撞到了脑袋,可能因此而损伤了记忆,所以不大记得详细的经过了,只是前一阵子忽然想起来,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我只记得我是帮我们老板来帮他传一句什么话的。”

    谢近南追问说:“那传的是什么话”

    我说:“我记不住了。”

    谢近南说:“所以说,那件事你除了记得自己来过,别的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是不是”

    我说:“应该是这样。”

    于是谢近南又问我说:“那你是否还记得这条路上有一家咖啡店,你原先经常去的。”

    我皱起眉头来:“咖啡店我并不喜欢喝咖啡,而且也不喜欢到咖啡店去。”

    我和他两个人完全就像是在鸡同鸭讲,各讲各的一样,只是很快我就从他这些难以理解的说辞中察觉到了什么,我问他:“你是想说,我出了车祸之后,变了一些爱好,甚至连性情也变了”

    谢近南说:“你终于问出这句话了,现在你是否觉得我开头问你的话也有奇怪之处,为什么我要让你先问我的名字,然后再和你说接下来的事。”

    我立刻反应过来说:“我们认识”

    谢近南说:“可是你却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但你听见我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下,说明记忆当中还是有所触动的,只是只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作祟,却无法记起我是谁,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这么多重要的东西你都忘记了,甚至连人都忘记,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提醒过你,甚至是发觉过就连你曾经喜欢喝咖啡,都没人在你的生活中再提起过,这反而不像是失忆了,而是一种隐瞒,要知道你身边的人如果不是刻意有所准备的话,是会按照你先前的爱好来给你准备东西的,但是你遗忘的这些东西却从来没有被提起过,从刚刚你的话语中,连这个咖啡店的存在都已经忘记了,是不是觉得原本很正常的事,忽然就不正常了”

    我只是听得暗暗心惊,我虽然知道董缤鸿和颜诗玉在我身边一直都是有特定的目的,却远远没有想到这么多这么复杂,毕竟对于他们我还是念有养育之恩的,也从未把他们想得如此之坏。

    我问他:“那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车祸之后我就彻底忘记你了”

    谢近南说:“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聊天投机一些,至于认识,我们都经常到那家咖啡店去,所以久而久之就熟悉了。”

    我说:“其实这中间的目的并不是这么简单对不对,如果真是这样无意间认识的,那现在我们也不会再在这里见面。”~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57、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