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6、猎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听见他这样说我反倒有几分不信,如果单单是这一次的话他这样说我还是会相信的,可是上一次车祸我在人群中看见的人也是他,这又怎么解释,难道同一个人会犯两次同样的错误。即便是被人算计,也不可能两次都被同样的方法算计。

    这些话我没有说出来,但是史彦强显然是看出了我在想什么,他说:“你不相信我。”

    我于是把这些话和他说了一遍,说实话我也打算和他开门见山地谈谈,一直这样暗示也总不是个办法,他听了之后只说了一句话,却让我整个人都有些惊。他说:“可是你不是也是在同样的地方,以同样的方式出了两次车祸吗”

    史彦强忽然这样说,就是想告诉我刚刚我的想法完全就是错误的,我用自己的行动为自己刚刚的说法找到了破绽,所以我借此来怀疑他的解释完全是站不住脚的,如果我要怀疑他,那么我自己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也是故意的吗。又或者是自己蠢

    所以我震惊之余,猛地想到这一点,也就信了他**分,我问他说:“那么你说你知道的就是这件事”

    史彦强说:“不单单是这件事,还有你做的事。”

    说完他看着我,我知道他已经知道我让他杀王哲轩的事了,他说:“你想杀我,你和枯叶蝴蝶也说了一样的话是不是,但你知道枯叶蝴蝶不会死,而我则不一样,你想让我自己去送死,为什么,因为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用枪指着你”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他则继续说:“可是你知不知道,有时候用枪指着你的人未必是真正要杀你的人。而且你又怎么确定这枪一定就是指着你的,而不是指着你身后的其他人的反倒是那些一开始就对你坦诚相待的人,你又怎么知道他们手里有没有枪,又或者他们是在什么时候朝你开了枪,甚至连你自己都意想不到。”

    俗话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虽然我知道史彦强只是在大一个比方,但我脑海里还是浮现出了当时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那时候他们忽然到办公室来,我记得当时办公室与以往不同,除了有他们在,还有当时拦着他们的郭泽辉也进来了,而且当时郭泽辉就站在我身旁偏后的一些位置。

    想到这一点之后,我忽然看着史彦强,终于严肃地说:“也就是说,你进来第一眼看到郭泽辉,就觉得他有问题”

    史彦强说:“我想你自己应该最清楚。你让他做过什么,他又为你做过什么没人逼你自己更明白,那么对他的了解自然也就没人比你更清楚。”

    我算是彻底恍然大悟过来,我并不是没有怀疑过郭泽辉,只是那种怀疑并没有到一定的地步,也就是我知道他是有自己的想法的。甚至是有一些别的目的的,但我没有把这个目的想的这么大,毕竟曾经跟着樊振的人,充其量也就是和甘凯陆周他们一样的人,即便出了点什么,我还是可以驾驭的,可是现在听见史彦强忽然和我这样说,我却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要真只是那样一个人,史彦强不至于一进来就要这样做,而且就能看出来他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我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禁暗暗心惊,于是我和史彦强说:“那你仔细说说,你是怎么察觉到他的不对劲的”

    史彦强说:“当时他站在你身后,你看不见他,但是我们都能看见,我们冲进来的时候,你虽然很镇静,但是从眼神上看心里多少还是没有底的,所以眼神有些乱,这是看得出来的。但是郭泽辉却不一样,他显然比你更冷静,而且他的眼神一直都停留在我身上,像是认识我一样,并且他看我的那种眼神,让我想到了你第一次出车祸时候看着我的眼神,我于是立刻觉得他和两次的车祸有关,而你似乎却还什么都没察觉,所以我借着针对你想试试他究竟是个什么反应,果真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多少变化,显然与你只是明面上的上下属关系。

    “而且这个办公室的运作我是知道的,虽然里面都是一些有能力的人,但还不至于能到这样镇静自若的地步,所以我初步估计这个人应该不简单,试问你一个办公室队长都心里没底,塔底下一个探员却连你还不如,我觉得这就是最大的蹊跷之处。”

    当时我的确是不能注意到郭泽辉的神情,不过就史彦强说的这个事,其实时候我也仔细想过而且分析过那天他们的举动,因为这很不合理,即便是有孟见成的这个幌子在先,看似暴怒合情合理,但却与他们的身份不合。

    当时情况混乱我并没有多想,后来他们到办公室来一个个判若两人的模样,让我对那天的情况就更加疑心,现在史彦强把事实说出来,我也就觉得自己的疑虑并不是平白无故的,我虽然知道史彦强那天可能有演戏的成分,但却完全没想到他针对的竟然是郭泽辉,早先的时候,我只是猜他可能是做给庭钟或者另外的三个人其中的一个人来看的。

    我最后说:“我从来没有因为你那天用枪指着我而介意过,虽然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你的真正意图是什么,但我知道你不会朝我开枪,因为你的目标并不是我,你又不傻,是根本不可能开枪的,只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是他。”

    边说的时候,我心里也边说了几个“糟糕”,不为别的,就因为张子昂的事是他和我一起去的,他知道了这件事,那么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我们下来之后车子会不见掉,看来并不是银先生弄的,也不是钱烨龙,而是郭泽辉,他早就把我们去疗养院的事和人说了,至于这是个什么人,暂时我还没有头绪,那么他把车开走又是为了什么

    那辆车对他来说并没有威胁,那么没了车之后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步行回城,会比开车回来慢上许多,所以他是在拖延时间

    对,就是拖延时间

    因为在上山去的时候他应该做好了我们会在上面待一阵子的准备,可是哪知道我们去到里面之后立马就被银先生给轰了回来,甚至都没有任何停留,于是他没有准备,只能用这样的法子来拖延时间,那么他或者说事他们做了什么呢,我觉得一定是打算做什么,但是我忽然又回来所以不得不利用一些时间来取消,也就是说,这件事还没做成。

    暂时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么多,而我正想到这里的时候,史彦强已经喊了我几声,他问我:“你在想什么,看你出神的样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我摇头说:“没什么,只是在思索你说的话,觉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太可怕了,看似是一件预谋的事,却完全是一个巧合,而看似是很多巧合的事,却都是早有预谋。”

    史彦强也说:“假假真真,真真假假,只有这样才能混淆视听,无从分辨不是吗”

    我自然是赞同史彦强的这个说辞的,我继续问他:“那么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又是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的”

    史彦强说:“枯叶蝴蝶,是他引我到那里的,我是追着他的线索到那里的,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当时他应该就在与你几乎是一起通过路口的公车上,我当时看的也不是你,而是他,但是忽然之间,你的车子就翻滚了过来,而且就直愣愣地看到了我。”

    这个王哲轩和我说过,当时我为什么被撞,是什么人撞到了我他也说得清清楚楚,如果不是他告诉我,我甚至都不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可能知道第一个过来询问我是否还好,帮我交救护车的人,竟然就是撞我的司机。

    我想到这里收起思绪,我问史彦强说:“你和枯叶蝴蝶,是怎么回事”

    史彦强听见我这样问,有些稍稍惊讶地看着我,他说:“你不知道”

    我严肃地点头:“不知道。”

    这回轮到史彦强不解了,他问我说:“你不知道那你为什么”

    我知道他要问什么,我说:“有些东西不一定非要知道的非常具体才能布局,有些时候只需要看到一些东西有一些猜测就能做一些事了,而且事实证明我的确是唬住了你是不是,虽然枯叶蝴蝶那边,可能早已经看穿了。”

    史彦强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说:“所以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两次车祸现场,两次的事件,我和你都是他的猎物,或者可以这样说,你的车祸都是由他策划,而我也是被他诱导到了现场,让你看见,好将整个事实嫁祸给我。”

    听见史彦强这么说,那么王哲轩的目的是什么,于是我问史彦强说:“你曾经是一百二十一个人中的一个,不,你们五个都曾经是一百二十一个人中的一员是不是”~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56、猎物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