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1、7个提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问他:“你是谁”

    因为他的声音完全是陌生的,从声音上我完全无法听出这个人是谁。我问出之后,他却也问我:“你为什么来”

    他看似漫不经心地一问,我稍稍细想了下却就觉得他的这一问暗含了一些寓意,我回答他说:“我觉得你会在这里。”

    但他依旧追问:“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在这里”

    我就无法开口说了。因为我总不能说是因为一个梦的缘故,我梦见了这里所以就来了,而且这是极为**的东西,轻易也是说不得的。在我这样思考的时间里,他却接过我的话说:“是因为一个梦”

    我听见他这句话的时候看向他,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还是惊了一下,我不想承认他猜对了。于是就说:“不是。”

    他听见我的回答说:“哦不是因为一个梦,难道是因为别的原因”

    我觉得他已经摸准了我的心思,这时候如果顺着他的思路去谈,那么我完全是被动的,无论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目的,也无论他在这里等着是为了什么,总要有个结果,谁占据主动。谁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于是撒谎说:“因为我知道你在这里,而且你本来就在这里,所以我来了。”

    如果按照我的预料,他会出声质疑,然后接着问下去,可事实的结果却没有,他反而沉默了,要不是我依稀能看见他的身影还在眼前,已经觉得这个人已经不在了。我没有出声,在眼下的这个情况下,谁率先出声就意味着谁先沉不住气,谁处在了被动的位置。

    因为如果我先出声,就说明我有些不耐了,而且很可能会暴露出我这句话是骗他的,如果是他先。那么就是说他要问我,就看我回不回答。

    果真最后还是他率先沉不住气,说道:“你已经想起来了”

    他这短短的几个字,却像惊涛骇浪一样在我的心中掀起波澜,没想到我完全是瞎编的一句话,竟然能引来他这样的说辞,说明我知道他在这里并不单单只是因为一个梦,因为还有别的什么东西,我所不知道的,甚至是我知道的但已经不记得的。

    我不记得的事情太多了,甚至有时候我都在怀疑这些忽然之间处于某种情境下,猛然想起来的一些事,我是否真的经历过,所以在某一个瞬间,我忽然记起有关眼前这个人的什么,也就不是稀奇的事了。毕竟有些时候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曾经经历过什么,忘记过什么。

    我依旧没有作声,因为这样的时候不出声是最好的选择,也是在无形中给他是施加心理压力,更重要的是,很多时候不做声就代表了默认。意思就是你继续说,不要废话了。

    果然他说完之后又说:“那么这一次,你为什么来,是你自己要来找我,还是又有人让你带什么话来”

    到了这里,我必须做出一个明确的回答,而且是一个非常有力不容置疑的回答,甚至都不能让他有任何怀疑的答案。从他这句话的一些细节之处不难知道,他用了一个又字,也就是说上一次我们相见,是因为我帮一个人带话,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很快我的脑袋里就浮现出一个人来,就是我前公司的老板崔立昆。

    我于是说:“我有一个问题,别人都解答不了,我知道你才能给我答案。”

    我这样说出来之后,他竟然没有出声,似乎是在思索我这句话的端倪,我一直不听见他出声,于是就有些心虚,难道他已经发现了什么不成,但既然话已出口,无论成败都要沉得住气,我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他拆穿我并没有想起任何事的身份,而这也不是绝路,因为我依然有和他讨价还价的余地,只是那时候自己地位被动,难以像现在这样占据主导权罢了。

    但是等他回答我之后,我才知道完全是自己多想了,因为他沉吟这许久却回答我说:“那件事,我无法给你回答。”

    我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于是乘胜追击说:“那件事,你还没有听我问,就已经知道我要问的是什么了”

    哪知道他说:“你来找我,只能是为了那件事,所以你即便不说我也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说:“那么为什么不能说”

    其实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完全是虚的,而且一遍一遍地在问自己他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我一点印象也没有,甚至一点也想不出来联系在哪里,脑袋里完全是一片空白的。

    他说:“不能说就是不能说,没有理由。”

    我则继续问他:“既然你不回答我的问题,可是有每天都等在这里,这里除了我难道还会有别人来找你既然你是在等我,却又不回答我的这个问题,那我真的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等我,难道只是为了看我一眼不成”

    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沉默,我知道这回我问道要紧处了。至于我是怎么知道他每天都等在这里,又是在等我的,只是从一个随机的事件出发想打的,因为他并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来,这完全事一个随机事件,所以为了能在我到来的那一刻他也在,他只有每天都等在这里,也就是说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完全黑了之后在这里等我。

    我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就等他的回答,这时候他一定也在内心深处挣扎,倒底是告诉我还是不告诉我,这时候我说什么都是多余的,甚至还会让他引起警惕,唯有让他自己去思考,甚至自己想出一些说服自己的理由来。

    只是最终他的答案还是:“即便如此,我还是不能说。”

    我试着说:“或许,这次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没有出声,但是我感受到了他的震惊,这种震惊就像一种感觉一样传递到我这里,他沉声说:“你想做什么”

    我说:“我什么也不能做,是你自己在给自己挖掘坟墓,你自己也明白是不是”

    他再一次陷入沉默当中,我趁机问他说:“为什么不让我看看你的脸,你隐藏于黑暗中,为了遮掩自己,就是怕我看见你是谁,看见你的容貌是不是”

    他说:“你不要过来。”

    然而我根本就没有要动一步的意思,依旧站在原地,只是我看着他,我知道在这种无声的压力之下,他最终还是会妥协的,虽然不会完全妥协,不过能知道一些线索总比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况且我自己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甚至我连自己在问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这种压力,开口和我说:“我可以给你一些提示,但我不能明说,能不能明白就看你自己了。”

    我没有出声,这在我的意料之中,我也知道再步步紧逼只会让他反而什么都不会说出来,我说:“那你说。”

    但是听见他的说辞之后,我却惊住了。

    因为与其说他是在告诉我一些什么的话,不如说是只是在机械地重复一些词汇,就像小学生背书一样一个个说出来,我只听见他说:“白色,玫瑰,河流,47,路灯,99,鱼。”

    他一个个把这些东西说完,问我说:“记住了吗”

    我自然已经记住了,但我却摇头说:“没有。”

    他于是说:“那你听好了,我再重复一遍。”

    于是他又将这些词语重复了一遍,我发现顺序一样,没有混淆,也就是说这些词语之间,是有顺序联系的,并不是**的词汇。~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51、7个提示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