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6、菠萝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张子昂问:“什么问题”

    我说:“既然要让我出一场车祸,并不需要让我在这里买房子再计划,完全在我和董缤鸿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在选定的路上计划就可以了,为什么他们要舍近而求远,弄这么多门道”

    张子昂沉吟了一下。终于说:“这就有两个说法,可能两个说法都同时成立和存在。第一,你和董缤鸿他们一起的那个住处到你公司的路线不便于计划这样的事故,可能中间会遇见什么阻挠,无法完全开展。第二,你发现动员你买房是很早就开始进行的了,参照这一次车祸,是你发现了什么事之后马上就策划出了这样一场行动。所以你的老板让你在这里居住,肯定还有另一个阴谋。”

    张子昂这样说着的时候,我回忆了两条路线,我说:“我两次出车祸的那个地点,的确是从董缤鸿住处到公司无法经过的,但是这里却是必经之地,包括后来我的新单位那个路口也是必经之地,根本绕不开。”

    张子昂说:“那么就是说。董缤鸿住处到你们公司你经常走的那条路线上又猫腻,或者是有他们隐藏着的什么东西不想因为这样一场车祸会被发现,而且无论是在那个地方设计,都会暴露。”

    张子昂边说边思考着,此时他的大脑应该已经变成了一幅地图,一定在搜寻最不寻常的地方,但是他想了好一阵好像还是没有什么头绪,我见他这样于是说:“或者等沿着那一条街道去看了会发现什么不一样的线索也说不一定。”跪求百独一下

    张子昂点点头,没有否定,他说:“我的身份不便,这还要你去,但是我又怕你看不出关键的地方来。”

    我说:“不管行不行先去试一试。”

    张子昂说:“我还有另外一个办法,我们等半夜了再去,夜晚是最容易伪装自己的时候,夜幕就是天然的屏障。”

    我觉得这个法子也可以,虽然依旧有些冒险。但也算是一个比较折中的方法了,我说:“那我和你一起去。”

    张子昂点头说:“好。”

    因为半夜要外出,估计就直接要到第二天早上了,所以我们先补了睡眠,定了时间起来,为了不让人察觉,定在了两点出门。

    我睡眠比较浅,睡了两个多钟头醒了过来就再也说不着了,就起来了。有没有别的事可以干,我就把买回来的这两个菠萝拿出来,拿了一把水果刀一点点地把菠萝按照一定的规则划开,在用刀子一点点地把里面的菠萝肉给挖出来。

    我保留了菠萝皮和菠萝头上的叶子,最后果肉都被挖出来,做成了一盏菠萝灯笼,我找了粗一些的筷子和线穿过菠萝头的位置连起来,算是做成了一个简易的菠萝灯笼。我一口气做完一个,就一鼓作气把第二个也做了,第二个还没有完成的时候,张子昂就起了来,他看见我在捣鼓这两个菠萝,就问我:“你这是在做什么”

    张子昂本来对我忽然买回来两个菠萝就有些奇怪。我把掏出来的菠萝肉端给他说:“你把这些吃了吧,放久了就变味了。”

    他可能刚起来也有些口淡,就果真拿了勺子一勺子一勺子挖了吃了,而且一边吃一边看我做,旁边这个已经做好的也被他翻腾了一阵,就问我说:“你怎么忽然想起做这东西来,是过会儿我们出去每个人要提一盏”

    我说:“那看起来多神经,我做了是放在门外的。”

    我随口说出这句话,却想不到张子昂的神色忽然就变了,而且他的语气也忽然急促问说:“放在门外做什么”

    被他这么一问我还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应该做了放在门外,这时候张子昂才放下了手上端着的碗,然后提起我做好的这一盏,一本正经地问我说:“为什么是白蜡烛”

    我并没有多想,我说:“红蜡烛看着有些刺眼。”

    张子昂又端起那碗菠萝肉继续吃,我弄好最后一个,他一直都看着我在弄,直到都完成了他才问我:“你怎么忽然有这样的想法,看样子是买菠萝回来时候就有这样的打算了,也难怪和我说这菠萝不是拿来吃的。”

    我说:“你先别多问,看看结果再说。”

    张子昂吃完了一个菠萝的量,他似乎是有些饿了,我问他还吃不吃下一碗的,他说不吃了,于是我就把这一碗放在了冰箱里,之后我们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出门,出去之后我把两盏菠萝灯笼点着了放在门口,就靠着墙边放了,因为墙上也并没有可以悬挂的地方。

    我和张子昂自然是首先去到董缤鸿的那个家,长久没有回到那里,我总觉得这地方有些怪怪的,而且带着股子邪气一样,让人忍不住打冷战,我们在小区门口并没有进去,然后就沿着我上班的路线步行。

    这时候人已经很少了,但还是有的,路上行驶的车辆不多但还是往来的比较频繁,也并不僻静。我们一路走一路看,张子昂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反应,虽然也在看,但看那架势更像是在逛街,所以这一路走下来,他也没说什么话,也没说什么想法,就这样走完了。

    走完之后,我们又从公司走回到了董缤鸿这个住处的小区门口,我问他说:“看出来一些没有”

    反正我是什么都没看出来,我觉得看电子地图还能看出一些神峨眉不同来,到了这种实际的街道上,反而什么也看不出来了,张子昂说:“晚上虽然可以隐藏我们的身份,可是同样能隐藏我们想知道的讯息,看来还是得白天再来一趟,好像这样一路走下来并不能发现什么,但我觉得这条路上一定有什么是我们没有注意到的,也许就和你有关。”

    这个我的确是什么都没看出来,所以也就没有接话,于是我们在外面绕了两个多小时之后,又回到了住处。

    只是回来之后才出了电梯就活生生被吓了一跳,因为我看见原本放在门两边的菠萝灯笼被挂在了墙上,看来是用了一些工具做了固定,更重要的是里面的白色蜡烛被换成了红色的,远远看着就像是一团血一样。

    看见是这样的情景,我看看张子昂,张子昂也看看我,然后他上前摸了摸灯笼里的蜡烛,接着我看见他的手上就殷红一片,他转过身将手上沾染到的颜色特地给我看,我说:“这是血”

    然后我将门打开,门被打开之后,就看见整个昏暗的屋子里有昏暗的烛光在闪烁,光是从茶几那里发出来的,但是我看见的时候却惊呼一声出来,因为我看见的是一双冒着火光的眼睛,等再看的时候,才发现是一颗人头灯笼,烛火的光从他的双眼出投射出来,看过去就像是他的双眼一样。

    我立刻把灯打开,顿时诡异的气氛才消减了这么一些,我只看见茶几上放着一颗人头,被做成了一个灯笼的形状,但是除了眼睛和嘴巴只剩下一个洞,还是能看得出来这人的样貌,我说:“是郝盛元。”

    说完我像是马上有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地走到冰箱前,我打开冰箱拿出剩下的拿碗菠萝肉,此时里面已经不是菠萝肉了,而是一碗菠萝脑,只见在菠萝之中,一颗人脑就放在上面,就像一碗菠萝沙冰一样。

    张子昂也走过来看着碗里让人觉得恶心的东西,他说:“你做菠萝灯笼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奇怪了。”~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46、菠萝脑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