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0、层层深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接过张子昂的话说:“所以你和我说的故事,你只是隐瞒了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孟见成与你一模一样,而在你见到之前,你一直以为你就是你自己。甚至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与你长得一模一样,当你和他在疗养院相见的时候,他一定也很震惊吧,因为就我的猜测,他也可能并不知道有你这样一个与他长得如此相像的人存在。”

    张子昂没有说话,只是点头,我继续说:“所以他待人来抓捕你,在疗养院遭到了一些人的干扰。或者这本来就是一个早就设计好的陷阱,只等着你们见面,之后你被樊队发现带走,而孟见成则并没有死,所以从你之前的一些说辞上我还疑惑孟见成又出现在你面前你为什么会如此惊恐,因为就像我一样,当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你身边,你不但会惊恐。还会有一种担忧,他会不会完全将你取代成为你。”

    张子昂不置可否,那么后来的事其实和我之前的遭遇差不多,既然这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我也就没有必要在继续说出来了,张子昂接过我的话头说:“所以我本来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我顶替了孟见成的身份成了探员,而真的孟见成却早已经尸骨无存,这是我与你不一样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张子昂和我完全截然不同的遭遇,我竟有些暗暗心惊,如果在我的这件事里,不是苏景南死了,那么现在站在这里和张子昂谈话的就应该是苏景南,而被焚毁的尸体,大概就是我的了。

    而且至此一些疑问终于彻底清楚。我说:“所以你杀死孙遥,是因为他发现了你就是销声匿迹的孟见成,很可能他还发现有两个孟见成,并且竟然是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张子昂点头,他说:“后来我将孟见成杀死,成功掩藏了这个秘密,但是樊队为了避免因此招致不必要的麻烦,于是我改了名字,说是改其实只是用了此前一直沿用的旧名而已,而且只有这样,我才觉得我真的是我,不是别人的影子,也不是别人的替身。”

    听到这里我已经彻底明白了,这其中的错综复杂,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最能明白,只是这之后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以为自己的这段遭遇是特别的,甚至是独一无二的,却想不到完全只是普通中的一例而已,因为还有我不知道的,如果张子昂不说,我完全不可能知道他和孟见成之间。竟然有如此深的瓜葛。

    张子昂说到这里终于说:“所以现在你应该明白,孟见成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名字,无论是真的也好,还是假的也好,总是要死的,所以这个假的孟见成看似是你谋划杀他,殊不知是有人顺水推舟,借力打力,让你以为是你自己谋划了这样一个局面,却并不知道自己在无形之中已经受人误导,进而成了这个局。”

    我深吸一口气说:“是樊队,我只能想到是他,既然孟见成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那么樊队被他扳倒也就只是一个谋划而已,是不是”

    张子昂却摇头,他说:“樊队被扳倒是事实,樊队现在与我们失联也是事实,包括我被追杀也是事实,你难道就没有看出来,没有了孟见成,那么我是谁”

    我看着张子昂,终于明白他此前说的冲着他去的那句话是怎么回事,我说:“孟见成没有了,那么你是谁势必就会被挖出来,那么到时候很多事都是隐藏不了的,难道是部长做的”

    张子昂没有说话,看他的样子他也有这样的怀疑,但不仅仅只是怀疑部长一个人,张子昂说:“这才是我们今天见面的另一个目的,就是你需要我的帮助,我也需要你的帮助。躲避已经无法再避开这些人了,有些事总是要搬到台面上来的。”

    我问他:“那你要我怎么帮你”

    张子昂说:“你是因为找不到王哲轩才会来到这里,你看穿了他的身份,他估计短期之内是不会再见你了,更不要说你还在他和史彦强之间策划了这样一个阴谋,无论是你借王哲轩的手翻出史彦强的秘密,还是借史彦强翻出王哲轩的秘密对他们两个都百害而无一利,史彦强看不出来,但王哲轩并不是一般人,他是看得出来的,所以如今最好的计策就是藏起来,这本来也是他一贯的作风。”

    我和张子昂说:“你早就知道了。”

    张子昂点头,我沉吟了下说:“枯叶蝴蝶本来就是一种隐蔽性极强的蝴蝶,混在一片枯叶之中甚至它就是一片枯叶,即便仔细看也未必能分辨得出来,王哲轩隐匿在我们之中这么久,即便身在彼此,我却从不知晓他的身份,真是让人心惊。”

    张子昂问我:“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察觉出来的”

    我说:“从他向我求救时候开始,我只是在怀疑他为什么要向枯叶蝴蝶求救,而且是怎么知道他的号码的,让我知道又有什么好处,他知道我一直在查找枯叶蝴蝶的下落,那么枯叶蝴蝶一直隐藏自己的行踪并不让我知道,就是说他是不想让我察觉到任何有关他的踪迹的,既然王哲轩是有求于他,那么他乍然将电话这么重要的东西告诉我,枯叶蝴蝶不会因此而恼怒吗

    “更重要的是王哲轩还有求于他,这件事可以看做是王哲轩情急之下不动脑子有了疏漏,可是事后才是让我真正疑惑的地方,虽然表面上他和我做了交易,是因为我的缘故帮了他,可是我总觉得有那么一丝不寻常之处。直到我收到那个小熊,当我得知这个小熊似乎是付听蓝留在我这里的东西,于是我就开始想一个问题,枯叶蝴蝶给我寄来这个小熊的目的是什么,让我想起一些事情来,还是想把我的注意力往付听蓝身上引

    “所以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如果枯叶蝴蝶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呢,而且知道他身份的这个人正好就是付听蓝,于是为什么我收到的会是一个小熊就有了一些眉目,虽然我还不摘掉这个小熊最后会发挥如何效力,只是这已经是一个对付付听蓝的阴谋,于是我又继续深入去思考,付听蓝是如何知道的,我觉得应该是在我发生车祸的这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只发生了一件付听蓝亲自和我提起来的事,就是王哲轩,当时我并没有留意,付听蓝在说起王哲轩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一些好奇的成分,现在想起来总有些古怪。

    “于是我再倒回去揣摩王哲轩忽然之间的这些举动,就觉得原本很正常的事情都变得有些匪夷所思起来,于是这些疑点最后让我做出一个推断,王哲轩就是枯叶蝴蝶,他用这样一个巧妙的计谋想要既把枯叶蝴蝶顺理成章地引进来,又能进一步打消我对他的怀疑,增强信任,而且更是巧妙地位对付付听蓝埋下了一个伏笔,只等着一个时机出现,让这个玩具小熊发挥作用。”

    张子昂听完之后看着我,然后说:“这就是我佩服你的地方,你总是能将一些不合理的想法和事情变得合理,就像你怀疑王哲轩,完全没有根据,可是最后却从自己的推断之中找出了不合乎逻辑的地方,虽然一开始有些臆断的成分,可是到了后来就越来越精密,如果是我的话我就完全无法做出这样的举动。”

    我问张子昂:“你既然这样说,那么你一定有王哲轩就是枯叶蝴蝶的证据,否则你是不会说出刚刚的话来的。”

    张子昂说:“这就是我今天在这里见你要说的第三件事。”

    ~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40、层层深入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