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7、变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庭钟问我:“什么人”

    我说:“这个人我去的话是请不动的,这事我来安排吧,你和其他人把医院这边的稳定工作和秘密保护工作做好,包括郝盛元的尸体不能乱动,我找来这个人之前。,你们都待命。”

    我说的这个人自然就是老法医,本来我并不打算去惊动他的,只是这时候的情形看来不惊动他还真就没有别人能帮我了,毕竟现在郝盛元这条线不能断,可是迫于压力我并不能坚持很久,也只能试一试看看了。

    我要拜托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哲轩。虽然这样做可能让他察觉我对他有所怀疑,但是他知道了也好,他知道了最起码我和他的对话之间,可以少一些演戏的成分,就如我和史彦强之间一样,需要层层剥开对方的身份,最后才能真正坦诚相见,但是王哲轩和史彦强却又不同。因为如果王哲轩也如史彦强那般最后层层剥尽露出本来身份的时候,就是我们分道扬镳的时候,所以昨晚上我和他说的那一番话并不只是一时的感慨,而是再给他提一个醒,也可以说是试探,我就是想知道,如果我真的走到那一步,他愿不愿意帮我,虽然很可能这一步,就是他现在的筹谋。

    离开了医院之后,我就往家里赶,我回去之前没有给王哲轩去电话,但是想起他早上要出门的举动,我觉得有些不安,这种不安来自于他昨晚上的行动。

    果真当我回到家的时候,王哲轩并不在家中。临出门之前我就觉得他似乎也要出门,我猜不准他会去哪里,这才给他去电话,但是电话却已经无法接通,我拿着手机愣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放弃了。

    我没找到王哲轩,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坐下来自然是思考王哲轩会去了哪里,还会不会回来。正当我疑惑的时候,电话的铃声猛地响了起来,我以为是王哲轩回过来的,却并不是,而是监狱那边的,我接听了之后。那边告诉我是甘凯要见我。

    听见说是甘凯要见我,我这才想起甘凯身上还有那三个重要的提示,这时候见我,多半是想起第二个提示来了,我于是说我这就过去,之后便赶到了监狱那边。到了监狱见到甘凯之后,果真他与我说的就是这件事,但是他只说了一句话,他说:“信还是在张子昂身上。”

    我皱了皱眉头问说:“还是信”

    甘凯说:“是。”

    我便没有了下文,只是盯着甘凯在看,甘凯被我这样看得有些发毛,眼睛也开始躲闪,我知道他在躲避什么,于是这才问他:“你这又是何苦,你明明知道你对我有三个提示,但却还是去做了这样的事,甚至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甘凯说:“何队,该说的我都已经和你说过了,你应该也知道,有时候人活着很多事都身不由己,所以还请你体谅。”

    我说:“我能不能体谅都是其次的,只是无论如何无可奈何,你都应该想到自己这样做了之后,是否还能有生还的机会,会不会被灭口,你在杀陆周的时候,难道就没想过也许这就是你的下场吗”

    甘凯看着我,终于叹一口气说:“我之所以这样做,也正是因为所说的这样,你可恩呢刚并不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尤其是卷入了这场事件的核心,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就会成为弃子,你应该见过了许多,弃子最终的下场基本上都是被灭口,鲜少有能活下来的,即便能活下来,也是不断地在逃亡,而我知道,这第三个提示就是我的期限,所以在第三个提示到来之前,我需要让自己有别的价值。”

    我听他这样说的时候忽然觉得很心酸,我并不能去评判他是对还是错,只能在心里默默衡量这样做是值得还是不值得,仅此而已。

    我说:“谢谢你带给我的这个提示,希望你自己保重。”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却让我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甘凯说他是这样,我又何尝不是,当我也失去利用价值的时候,那我也就是一个牺牲平,就像苏景南那样,不明不白地就死了,甚至就连他自己都想不到,自己竟然稀里糊涂地就被算计了。他算不算精明,当然精明,可最终还是落得这样的下场。

    从监狱里出来之后,我反倒不知道是该回办公室还是去医院,又或者是回家等王哲轩回来。最后我主意拿定,办公室和医院都没有回去的必要,如果有事的话庭钟自然会打电话给我,而卧也没有选择回去家里,最后我却去了焚烧苏景南尸体的地方,可能是受了甘凯情绪的影响,我只想到那里去看看,算是默哀也好,沉思也罢,毕竟那里躺着一份我曾经做下的罪恶。

    但是当我到那里的时候,却发现早已经有一个人在那里等着我了,像是算准了我会在这里出现一样,而这个人从他的身形上我就能判断出是张子昂。

    他察觉到我到了这里之后就已经转身看向了我,我看见他颇为意外,虽然知道他会在某一个时间把信给我送过来,但是忽然在这个地方“遇见”却的确是在意料之外。

    我问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子昂说:“你去看了甘凯,自然会到这里来看看,虽然我对你了解并不深,但这点还是能揣摩到的,毕竟你的本质还是一个善良的人。”

    我说:“这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樊队的意思”

    张子昂却看着我,忽地叹了一口气说:“一段时间不见,你果真变了。”

    我说:“与其说是我变了,不如说是所有人都变了,你们变得越来越陌生,越来越不像我认识的你们,有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们。”

    张子昂说:“我们其实一直都没变,只是你自己发生了变化然后觉得我们都变了,从我刚刚看见你的眼神时候,我就知道你已经把我当成外人了。”

    我反问:“那我可以信任你吗”

    张子昂说:“为什么不”

    我说:“但我找不到理由。”

    张子昂说:“既然你找不到相信我的理由,可是为什么却可以义无反顾地杀死孟见成,你自己也知道杀他对你并没有一点好处,毕竟在当时的那样环境下,部长是唯一可以保护你的人,可是你却冒着得罪他的风险还是做了,无论出于何种考虑,这都是极其不划算的是不是”

    我说:“我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

    张子昂说:“并不是你没有想那么多,而是你想的太多,所以才有了几乎是天衣无缝的一个计划,要不是有人利用了这个局的话。”

    我便不说话了,张子昂则继续说:“付听蓝这个人你并不用过多担心,她要对付的人是我,并不是你,所以表面上看她设局对你步步紧逼,其实都是针对我而来的。”

    我说:“她是什么人,为什么我觉得我与她似乎非常熟一样。”

    张子昂问我说:“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你在第一次出车祸前,她还是你的恋人。”

    我忽然看向张子昂,有些不大相信,张子昂则说:“只是奇怪的是,当你车祸醒来之后,就忘记了这个人,而且这个人也忽地就凭空消失了,直到前不久重新出现。”

    我喃喃自语说:“可我明明什么都不记得。”~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37、变数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