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认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而且他们给我就在工作室的楼上安排了住处,他们的解释是这是为了保护我,问及原因。他们才拿出了卷宗,却没有让我详细看里面的内容,而是给我看了两张照片,只见第一张照片上是被肢解的一个人。但是看着怪怪的,樊振这才告诉我这张照片上的这些残肢都是不同人身上的。

    这个案子发生在一年前,那时候和我处在同样遭遇的是一个白领女性,她收到的第一个快递也是一颗头颅,她和受害者并不认识,却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印象深刻,这也是和我这个案子的类似之处,就像我和出租司机并不认识。却能牢牢记住他。

    樊振说之后就有包裹陆续寄到她家里,截断的双手,双脚

    照片上的就是他们将所有残肢组合在一起之后拍的照片。刚好组成一个人的躯体,所以我这个案子才发生他们立刻就注意到了。而且知道我可能是遭遇到了同样的案件后,把我借调只是保护我的一个借口,因为这个案子是不能公开的,属于机密案件,只能采用这样的手段。

    我看着照片上惨不忍睹的残肢,下意识地问:"那最后那个白领女性怎么样了?"

    樊振把第二张照片递给我说:"她在收到最后一个残肢之后就被绑架了,发现她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在城郊的一片树林里,她的身体按照你看的第一张照片的模样被砍掉了又重新缝上。"

    我看着照片上支离破碎的女人,忍不住一阵恶心,同时恐惧感也袭上心头,我问说:"你是说我也会像这个模样?"

    樊振点点头,才说:"这才是为什么我们要把你保护起来的原因,目前杀人者是什么动机还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应该是一年做一次,因为你遇见的无头尸体和一年前的无头尸体刚好是同一天,包括你收到包裹的日期都一点不差。"

    我只觉得已经无法再听下去,只是恐惧和疑惑,为什么会是我,虽然就像樊振之前说的这只是一个随机事件,但是这概率也太巧合了,为什么就偏偏选中了我?

    樊振让我不要乱走,最好就呆在工作室和住处,毕竟我现在处于极度危险当中,而且这件事他说他们会在适当的时候告诉老爸和老妈,好让他们配合工作。我问他们和警局是什么关系,樊振似乎不愿意多说,他说他们是警局的合作部门,和警局一起侦破案件。私肠吉扛。

    对于这个说法我肯定是不相信的,但是整个工作室的人口风都很紧,似乎受过严格的保密训练,我知道这个部门绝对不一般,而且要是正常的一般部门,何必隐藏在写字楼里,应该有专门的办公楼才对。

    我名义上虽然是被借调,但是却没有任何工作,只是每天坐在办公室里看他们忙,并且还是在一个就像隔离状态的办公室里,并不能得知他们工作的一些详细东西,每天除了玩玩电脑手机根本没有别的可做。

    和樊振说的没错,第二个包裹如期而至,里面是一双人手,是直接寄到写字楼来的,好似凶手知道我在哪里,樊振说凶手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

    我没有勇气打开这个包裹,是他们的工作人员帮我打开的,我只知道是一双人手,却不敢上前去看,樊振似乎已经见惯了这样的惨案,于是立刻派人和警局那边接洽,看最近有没有失踪的报案或者一经发现的尸体。

    虽然被砍掉的是一双手,但是受害人不可能活着,樊振告诉我一年前的案子里被砍掉双手的尸体是最后才被找到的,找到的时候尸体都已经彻底腐烂了,要不是一双手臂不见了,都有些无法确定是否和这个案子有关。

    为了安全起见,所以樊振让两个专案人员专门负责我的安全,他们一个三十多岁,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基本上我可以看出来他们应该都是从警局挑选出来的,即便是和我一样年纪,但一定有出色表现,可能在一些地方还会生涩一些,所以外勤才会少一点。

    三十多岁的这个稍稍有点胖,他叫孙遥,人挺好玩的,也爱说话,除了工作上的事不会说,其他的都无所不谈,我挺愿意和他说话的。和我一般大的这个年轻人个子要高很多,比我高出将近半个头,不喜欢说话,很多时候他都是在一旁看着我和孙遥,我看着他不像是内向,而是根本就不喜欢说话的那种主儿,他叫张子昂。

    孙遥告诉我他那人就那样,特无趣。

    樊振这样安排了他俩基本上就像我的保镖一样,也睡在我房间里,既可以说是二十四小时保护,也可以说是二十四小时监控。

    只不过这样一过就是一个多星期,樊振那边寻找尸体似乎也没有结果,我这边也没有在既定的日期收到新的残肢,到了最后我反倒希望包裹快点寄过来,不为别的,因为每天都在这种提心吊胆的等待中,总觉得不是滋味,而且无时无刻不身处在恐惧当中,有时候我在睡梦中即便听见一声响动,都会忽然惊醒过来,生怕什么事就这样发生了。

    随后我发现樊振他们好像发现了什么,有些神神秘秘的在办公室里说一些什么,我不是他们的成员所以不能参加,但我从他们的神情里知道肯定是发生什么了。直到樊振找到我,他说他们发现了一具尸体,和那个白领女性一模一样的尸体。

    我不知道樊振在说什么,也可以说一时间无法理解,樊振说凶手随机作案,不是按照一年前的规律在杀人,所以他们推测错了。

    这一次我也跟着去看了尸体,尸体和我收到的残肢都暂时被冷冻着,当我看到真正的尸体时候,那种害怕的感觉真的无法描述,因为我会联想到自己身上,想象着自己变成这种样子的情形。

    我看到的尸体的确是和我在照片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看到尸体的时候,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时间就是想不起来,樊振说他们还在核实死者身份,对比身上重新被缝起来的部位是不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而我则一直在绞尽脑汁想这个人是谁,我一定见过,否则不会有这样的面熟感。

    既然死者已经出现了,樊振说对我的保护暂时也可以取消了,我不用再住在写字楼,可以回家去住,不过樊振还是提醒我注意身边的陌生人,最好不要独自一个人外出和居住,以防不测。

    只是凶手没有被抓到,我总觉得心上惴惴不安,加上已经习惯了身边有人保护着,忽然没有了顿时就没有了安全感,但我也没权利要求什么,樊振做的已经很周到了,说实话让我对以往警局傲慢的印象一扫而空。

    回到家里父亲和母亲已经知道了一些我的事,所以他们都说让我和他们住一起,把樊振已经交待过得事都嘱咐过一遍,我并不嫌拢继谛睦铩

    我因为记挂着那具尸体的事,于是回到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翻相册,尤其是一些同学照,可是都没有结果,最后只能安慰自己说大概是自己真的没有见过,又或者仅仅只是长得像而已。

    最后想起这个人是谁是我睡在床上忽然想起来的,好像忽然之间我就想起了这个人是谁,而且当一些场景真实地浮现在脑海里之后,才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于是我迅速翻身起来给樊振拨通了电话,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太诡异了。

    樊振很快接听了电话,我在电话这头告诉樊振说:"你发现的那个受害者,半年多前就已经死了,那时发生了一起致命车祸,我刚好在场,后来我在手机新闻上看到这个人送到医院没能抢救过来,最后还是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9、认罪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