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杀人凶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cdggggg我知道他和马立阳有一些关系,而且认识,这就好说了。△¢c小f,一个人要是在作案之前见到自己认识的人,多半会放弃,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之后马立阳要和我说那样的话,还有一点就是拿我是随机目标。还是马立阳已经注意很久了?

    彭家开则继续说:"马立阳有两辆车,一模一样的两辆,你们找到的是他正常开的那一辆,也就是说上面不会有任何的痕迹,而另外一辆一般是他晚上开的,也就是用来作案的。"

    我听着彭家开的一字一句,生怕错过了一个字,而且脑袋里急速地分析着他的这些话。只是很快我就找到了疑点,既然像他这样说的话,那么那天晚上马立阳开出去的应该就是作案的车才对。可是为什么后来在车上却什么都没查出来?

    彭家开说:"你们真以为马立阳是在车上被杀的?"

    我被彭家开问的这一个激灵就看着他,然后一个一直困扰着我们的疑点就这样被揭开了。马立阳不是在车上被杀的。而是在家里。

    那晚上回家的的确是马立阳,不是别的任何人,我们的推测都错了,马立阳开车回了家,因为发现了彭家开一直跟着他,所以就放弃了继续作案,转而回家了。

    可是回到家里他就被杀了,在他妻子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也没喊出一声来,彭家开说细节他不清楚,多半是被迷晕了,后来他在家里OO@@找东西的声音,其实就是杀他时候和埋凶器时候发出来的声音,于是这就能理解为什么凶器会被埋在他家花台下。

    之后马立阳家的另一辆车载着尸体被开到了现场,弄成了后来人们发现的样子,而且从线路上也做了周密的计划,造成了他是死后又有人冒充他回家的假象。

    我震惊地听着彭家开的话,完全不敢相信,我问彭家开:"你是怎么知道的?"

    彭家开却说:"这是你放了我之后我们之间应该讨论的事了。"

    彭家开不愿说细节,我觉得这件事彭家开知道的很清楚,又想到马立阳家妻儿遇害后他也在现场,我忽然觉得我们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这里面还有更多的是非曲直是我们所不知道的,而现在彭家开或许就是在扮演着一个目击者的角色,却被我们误认为是凶手。

    我觉得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只要查案的人少不谨慎仔细一些,就极容易被误导指鹿为马,从而以无辜的人做了替罪羊,而真凶却始终逍遥法外一直作案。

    我问彭家开:"还有什么?"

    彭家开就没有继续说了,他说:"你把我说的这些告诉你们头,估计也就差不多了。"

    我说:"可是我们并没有实际性的可以看到的真相,你的这些说辞樊队也会怀疑是编出来的。"

    彭家开看着我想了想,终于说:"你想过没有,一个小孩为什么要被用开水灌进胃里这样残忍的手段杀害,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胃里一定有什么,可又不能用解剖的法子拿出来,所以就用了这样的法子,你们应该已经解剖过他的尸体,可是还不够仔细,听了我的话之后,或许你们能找到什么。"

    听彭家开说到这里,我有些不寒而栗,我们的推测与事实虽然差距只有一点,可是失之毫厘谬之千里,只是一个细节把握不住,结果就完全朝着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而去。

    我听到这里,于是和他说:"我会把这些都告诉樊队的。"

    可是彭家开却莫名的笑起来,然后说了一句:"是吗?"

    我说:"难道你觉得我会有所隐瞒?"

    彭家开说:"如果你要如实和他报告,就会打开录音笔,可是从他把录音笔给你你根本就没打开用过,也就是说,你不想让他知道全部,你在提防他。"

    我一愣,想不到彭家开的心思细腻如此,这样简单的一个细节也能留意到,我没有说话,他则说:"放人之心不可无,你这样也是对的,对不了解的人多一个心眼总是好的。"私沟呆扛。

    说完他看着我,又是那种犀利的眼神,既像是在说我,又像是在说他,我看着他的眼神,终于明白一件事,就是从一开始,他也是防着我的。

    我从审讯室里面出来,找到樊振,当他知道我没有吧整个过程录音下来之后,他很疑惑,但是没有愤怒,他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说:"你这样做是不信任我,你觉得我不会把整个过程都告诉你,你怕我有所隐瞒。"

    樊振很直接的承认,他说:"我的却是不敢完全信任你,因为我能接触整个办公室都接触不到的资料,我是最有权力怀疑你的人,如果我是一般人,你现在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或许早已经成为了连环凶手被正法了。"

    樊振说的是事实,这个我不止一次说过,但是被人怀疑是一种很差的感受,我说:"我会把我们全部谈话的内容都告诉你,不是通过录音笔这样的东西。"

    樊振看着我,是那种与彭家开截然不同的眼神,他的眼神深邃复杂,与张子昂的很像,让人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在想什么,然后他说:"你是故意在的是不是?"

    我短时间内没明白他说什么,问说:"什么?"

    他说:"你知道我让你录音不是完全怀疑你,你这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利用录音只是能够客观地听到供词,而不是经过个人主观修正之后的描述,所以你录了录音,但是你想知道我是什么态度,你想让我打消对你的怀疑。"

    樊振就是樊振,我这点小九九根本就瞒不过他,我没有说话,但是心理防线已经溃败,他说:"可是你让我不要怀疑你,你也不应该怀疑我。"

    说完我看着他,眼神里有震惊也有尴尬,原来樊振看得出来,即便我这种怀疑很克制很隐蔽,可是他还是看出来了,他说:"误会都始于怀疑,我喜欢你有什么说什么,即便对我有疑惑,你可以直接问我,却不要自己胡思乱想,我们的案子本来就艰难,如中间号要相互猜忌闹出许多隔阂来,就更加无法破案了。"

    我只觉得什么也说不出来,樊振也不继续数落我,伸手说:"把录音笔拿出来,我需要知道你们谈了什么,彭家开许诺你了什么,你又给了他什么许诺。"

    我把录音笔给他,樊振继续说:"何阳,他们是心思缜密的嫌疑犯,和你平时接触的人不一样,他们可以时而谦恭有礼,时而血腥残暴,他们有时看起来是绅士,背地里却可以成为猛兽,通常时候他们都是不可信任的,因为你自己的善良,会蒙蔽了自己的眼睛,因为他们不是我们。"

    我知道樊振是在教我如何与这样的嫌烦打交道,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彭家开好似可以相信的,并不是因为他的那些说辞,而是一种直觉,我觉得彭家开真的有什么要告诉我,而且再和他说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他身上有一种不安,一种很强烈的不安,他觉得自己有危险。

    所以他想立刻逃出去,立刻离开这里,或许他留在这里,通常知道太多的人都会被封口,而我就有这样的担心,彭家开是否会因为知道的太多而被灭口,因为警局里面是最不安全的,诚如孙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所以我和樊振说:"我相信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7、杀人凶手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