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计谋所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正想着,彭家开忽然和我说:"你也在找那件东西是不是?"

    我心里惊起来,果然如我所想。←c小f,我不解问他:"既然你知道东西就在车上,为什么还要带我来?"

    彭家开说:"我就是想给你看这件东西,否则这样一辆车并没有什么可以看的,马立阳的罪行已经暴露。尸体也已经被发现,这辆车的存在反而没什么很大的影响了。"

    我有很多的疑问,但我却最终一句话都没说,而是看着彭家开,我只看见他将手伸到副驾驶的座椅下面,然后拿出一样东西来。但是当彭家开把这件东西拿出来的时候,我却愣住了,因为他手上拿着的不是光盘。而是一部手机。私边来划。

    看见这样一部手机,我忽然意识到彭家开和我说的并不是一个东西,他并不知道我在找光盘。以为我也在找手机,我问他:"这部手机是谁的?"

    彭家开说他只是有一个疑惑。因为马立阳的尸体被发现之后,并没有发现他的手机,按理说一个人平时都在用的手机,只会有两个地方,要么随身携带,要么放在家里,但是马立阳的手机却哪里都没找到,所以如果不是凶手拿走了,就是他自己藏起来了,如果是第二种可能,就是他为什么要把手机藏起来?

    很显然,手机里有敏感的内容,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可能会遇见什么不测,于是把手机给藏了起来。所以画面又回到他被害的那晚上,他并没有反映出任何不安或者焦躁的样子,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不断通过后视镜看我,但是那种眼神里完全是观察和打量一样的感觉,却并没有多少恐惧的味道,也与在我下车时他说的话并不相同,他说我吓到他了,可是他却并没有反映出应该有的恐惧情绪,唯一就是他走的很急,所以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是他害怕急速想离开我的缘故。

    一瞬间我想了很多,而这时候彭家开已经把手机给了我,他说:"你自己看看吧。"

    我回过神来,然后拿过手机,马立阳用的是那种很老式的功能机,而彭家开已经把界面翻到了通话记录上,我一个个看下来,其中几个人的名字让我觉得后背一阵寒,因为我看见孙遥的名字赫然在列。

    我点击这个号码进去,立刻孙遥的电话号码,通话时长以及通话时间一些信息就显示了出来,我力图让自己谨慎,所有东西都确认了一遍,的确不错,而且最近的一个电话,竟然是我乘出租车那晚打过来的,我看了看时间,时间竟然是在我下车之后。

    看到这样的信息之后,我浑身一个冷战,我猛地抬头看着彭家开:"这是怎么回事?"

    彭家开似乎早就看过这些通话记录,他只是说:"你继续看。"

    我于是一个个翻下来,很多都是我不认识的号码,只是通话记录能存储的时间有限,我之所以还能看到这么久之前的,完全是这个手机已经没有在用的缘故,而且我也知道,通话记录是无法作假的。

    当然彭家开在这里弄的那些小心思我也是心知肚明的,他应该是在我来之前把手机放在了座椅下面,要不这么长的时间过去,手机早就没电了,我于是直接问他:"既然你早已经拿到了手机,你为什么不直接把手机给我看,却非要带我到这里来?"

    彭家开看着我说:"我并没有拿到手机,我只知道手机在副驾驶的座椅下面。"

    我问:"你知道?"

    彭家开说:"有人将字条塞进了我家里,告诉我马立阳的手机放在副驾驶的座椅下面,但是我必须找你一起来,否则我就不可能拿到手机。"

    彭家开说着拿出了那张纸条,我看了看一时间也无法辨认真伪,虽然怀疑但只能勉强保持沉默。我继续翻着记录,最后看到一个让我眼前一亮的名字----董缤鸿。

    我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本能地看了一眼彭家开,然后已经说了一句:"是他?"

    彭家开听见我的声音,迅速问道:"谁?"

    我说:"你在我手机里存下名字的那个人。"

    我说出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彭家开,彭家开却是茫然的神情,这种神情逐渐变成疑惑和震惊,然后他看着我说:"我在你手机里存的名字?"

    看见他的神情我皱起了眉头,我却以质问的语气和他说:"你不要说那天在801你拿走我的手机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彭家开这么聪明的人立刻就明白过来了是怎么回事,他郑重地说道:"我绝对没有做过,那天我只是帮你关了机防止你的电话声响惊动到那个人。"

    我看着彭家开的表情,有些难辨真假,而他却已经急了,但是很快也也就冷静了下来,他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会不辞而别,你一直在怀疑我。"

    彭家开这样的神情让我开始不解了,他说的话好似每一句都和我锁认知的不一样,我说:"今天在我家楼下遇见你的时候,我以为你是因为奖杯的事来的。"

    彭家开问:"奖杯,什么奖杯?"

    我看着他,终于彻底开始不明白这个人起来,我本能地退后了两步,一直看着他的眼睛说:"就是我被陷害的案发现场,死者砸伤行凶人的那个奖杯。"

    彭家开见我小心翼翼地后退,就要上前来,他说:"你究竟在说什么?"

    我大喊一声:"你不要过来。"

    好似眼前现在的彭家开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一般,离他近一些都能让我感到彻底的危险。

    我则已经迅速拿出了电话,我一边警惕地看着他,一边看着彭家开,彭家开见到我的这个举动,终于说:"你不相信我!"

    我没有回答他,已经拨通了樊振的电话,樊振接通之后问我是什么事,我于是很急速地将我们所在的地方告诉了他,而且最后说了一句:"我和彭家开在一起。"

    彭家开看见我这样的举动,他说了一句:"何阳,你害死我了。"

    说完他就忽然往卷帘门外逃跑,我看见他跑就就追了一段出去,但是他跑的很快,我根本追不上,很快他就消失在了外面,甚至连他的车都没有开。

    我站在卷帘门口只觉得周围都是黑暗,好似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看一样,我于是退回到车子旁边,而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我当时被那个人救出来放到车上的时候,头好像碰到了一个很硬的地方,迷糊中而且我用手还一直在摸那个硬块。

    猛然想到这点之后,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迅速拉开乘客舱的车门,然后就在座椅上使劲地翻找,最后果真透着座椅的表层,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我于是从车子里退出来,然后在仓库里找寻刀具一类的东西,我到了水池边上,那里有弃置的刀具,我拿了过来把座椅的表层划开,果真看见一透明的塑料盒子放在座椅下的海绵中,只见里面就是一盒光盘,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应该就是小女孩放在马立阳车上的光盘。

    马立阳的出租车上不能看,我于是只能把光盘收起来,同时给樊振拨了一个电话过去,说明了刚刚发生的事,樊振让我先不要离开,他们很快就到了。

    而就在我打电话这瞬间的时候,我忽然看见卷帘门外站着一个人,但是因为卷帘门只拉开了半个人高,我们都是钻进来的,所以我只看见一个人的腹部以下,当我用手电照过去的时候,刚好看见他转身就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4、计谋所指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