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威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樊振和我说过女孩说了什么,而且我也知道樊振隐瞒了女孩大多数的说辞,我于是说:"她既然说了在哪里见过我。为什么非要我自己想起来,你们不是已经知道吗?"

    张子昂却问我:"是谁告诉你女孩说了在哪里见过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张子昂忽然盯着我,然后继续说:"她说了见过你之后就什么都没有再说了。怎么问也问不出在哪里见过,办公室里那些人都知道这件事,你没有发现他们看你的眼神都变了。"

    这我的确感觉到了,起初我还以为是因为孙遥的死,可是想不到竟然是因为怀疑,现在被张子昂这么一说才觉得这女孩果真是一个奇怪到不能再奇怪的小孩,我说:"她既然要说为什么不一下子说完,非要保留一些。真想不到一个小女孩就有这样的心思。"

    张子昂说:"你以为这是她自己的主意,你没有参与审讯所以才不知道,洪盛说话和马立阳女儿很相似。会说出一些线索来,可是就是不说全。我觉得他们之所以这样说话,是因为背后有人在教他们怎么说,而且很可能这个人能时刻联系到他们。"私边状亡。

    我问:"那洪盛说了什么?"

    张子昂这回倒是什么都没有隐瞒,他说:"他一共就说了两句话,他说‘我没有杀孙遥,那块混凝土块上的指纹是我故意留下的’。"

    我听了有些惊讶:"故意留下的?"

    张子昂说:"其实我之前也有这样的猜测,如果他就是凶手的话,与之前他做的一些行径也太不相同了,你自己应该也知道,之前我们找到的所有证据都显示凶手很善于隐藏自己的指纹,根本不会留在现场,而这次怎么就会留在混凝土块上了,所以听见洪盛这样说之后,我就知道他并不是凶手,他不过是一个烟雾弹。"

    接着张子昂继续说:"所以为什么第二天护栏上会缺了一块,能解释的原因只有一个,并不是凶手要回去隐藏什么,而是他故意要留下线索,而且这件事让洪盛来做,洪盛是十多年的老警员,你说他会不留意自己的指纹吗?"

    这的确不合乎常理,而说到这里的时候,张子昂忽然话锋一转和我说:"本来这些我是不能和你说的,这些都是警局里的机密,一般警员也不能接触,可是现在之所以要告诉你,是因为我有危险。"

    我冷不丁听见张子昂说出这么一句,惊了一下问说:"这是怎么回事?"

    张子昂说:"孙遥的事只是一个提醒,也是一个预示,就是还继续会有类似的人死去,而我觉得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

    我完全摸头不着脑,张子昂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张子昂见我还不明白,于是就和我说:"那天晚上洪盛的确去过现场,可是他根本没有上去过楼顶,那时候我们也检查过上面,护栏是完整的,所以那时候混凝土块是不可能在你裤袋里的,更何况,要是你裤袋里忽然多了这样一个东西,你不可能直到换衣服了还察觉不到。"

    说完他顿了顿,继续说:"那么就只能是回来之后到你再次回到房间发现混凝土块这段时间,有人放进去的,洪盛不是办公室的人,他不可能到这里来,而且他也没有来过,那么问题就来了,谁最有可能把这东西放到你的裤袋里,谁能随意进入你的房间?"

    听张子昂说到这里,我看着他说:"是你!"

    张子昂说:"所以你发现了没有,当一切证据开始指向你的时候,凶手的计划就已经开始了,就像孙遥的死那样。"

    我听得不寒而栗,于是开始更加不解起来,问说:"为什么?"

    张子昂却摇头说:"没有原因,等你接触多了这样的重案就会知道,凶手的杀人动机通常都是匪夷所思的,尤其是重案的杀人动机,大多数的时候,就只有一个原因,他们喜欢杀人。而我们现在接触的这个案子的凶手,很显然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这样的人。"

    可是我并不信服张子昂的这个说法,因为这件事牵扯到洪盛之后,我就已经觉得这事已经不单纯地只是凶手杀人这么简单了,所以张子昂才告诉我说,现在我们最需要知道的就是洪盛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找到了洪盛为什么帮凶手,一些东西才会明朗。

    张子昂说,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到洪盛家里去看看,一个人的生活场所能暴露出这个人的东西最多,或许在那里我们能有什么发现。

    于是我们就去了洪盛家,洪盛离婚后一直一个人住,张子昂有他家的钥匙,我也不清楚他是怎么得来的,也没有去问,进去之后房间里的摆设很符合一个单身男人居住的场景,很乱,东西随意倒底丢着,尤其是他的房间里,脏衣服到处都是。

    我不知道我们要找什么,觉得无从下手,张子昂则翻了他的抽屉书柜一些地方,而且很快就像是找到了什么有用的。他找到了一本精心收着的相册,里面的每一张照片都是惨不忍睹的破碎尸体,但是这却不是凶案现场,因为每一张照片死者都很干净,并没有任何血迹,肢体残缺,我问:"他收集这样的照片干什么?"

    张子昂没有回答我,而是看了看客厅方向,然后忽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说:"你进来的时候留意到没有,他家有一个三开门的大冰箱。"

    说着张子昂就去到了客厅里,而且是径直走到了冰箱跟前打开,他径直打开了保鲜的那一层,当我看到冰箱里的场景的时候,已经惊住了,因为在保鲜层里,放着一只用保鲜膜裹着的手臂,一只人的手臂。

    于是张子昂很快将整个冰箱都们都打开,一层层翻和看,没有其他的,就只有这一样。

    张子昂说:"看来这就是他的动机。"

    于是很快他就给闫明亮去了电话,这是关键的证据,至于这手臂是谁的,还要等做了鉴定才能知道。

    我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案件,一时间并不能很是肯定这里头的究竟,就问张子昂说他为什么要在冰箱里放一只手臂。

    张子昂说:"从初步的情况来看,洪盛可能有恋尸癖,而且还是比较极端的恋残尸,从他收集的那些照片就能看出来,当然是不是还要等案情明白的时候才能知道。"

    我打个冷战,这不就是常说的心理变态吗!

    而且之后张子昂还找到了一些碟片,都是一些非常残暴的分尸画面,我不知道这属不属于电影范畴,有些像,可又逼近真实,我只看了一个开头就根本不敢继续看下去了,而且他的很多书籍都是类似的。

    看到这些之后张子昂和我说:"你说的的确不错,他的确就是个变态。"

    在等闫明亮他们来的这段时间,我们将他家翻了七七八八,最后我打开他家的电脑,一般来说电脑都会有一个开机密码,可是他的没有,我直接进入到了主界面,而且我看见在桌面上有一个文件夹竟然写着我的名字,吓了我一跳。

    我于是把文件夹点开,里面是一个视频文件,我再次点开,很快一个昏暗的画面就呈现了出来,而且我看见一个人一动不动地**着上身躺在地上,不知道是什么情形,我正好奇他这是怎么了,毫无防备的一把斧头就把他的头给砍了下来,我顿时吓得差点跳起来,而我注意到拿着斧子的这人只露出了胸部以下,那穿着和身形,像极了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3、威胁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