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假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所以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带到了精神疾病控制中心,然后做了一堆的测试和问答,都是一些奇怪的问题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图画。最后忙活了一早上,我并没有问题,很显然我并没有精神失常,也不是心理变态。

    我基本上已经能肯定樊振是在怀疑我。而在回去的路上,他和我说他怀疑我也是正常的,因为我的举动实在是太过于异常,这话听得我莫名其妙,樊振说等到了办公室,有一些东西要给我看。

    回到写字楼的办公室,他拿出了一个档案袋,我留意到档案袋上有我的名字。像是为我特地做的,他从里面先后拿出几碟光盘来,我看见上面写着编号。不知道是什么,他将光盘放进电脑中。然后点开让我看。

    当时办公室里只有我和他在,其余的人都被他喊出去了,我不知道其他的人知不知道有这回事,反正当时就是挺疑惑的。

    当光盘开始放映的时候,我看见是城市道路的监控画面,我一时间并没有看出来这是哪里,直到里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才问樊振说这是哪里的监控。樊振却让我接着看。

    这盘光盘是由很多个监控画面拼凑起来的,中间有很明显的断裂感,我看着画面上的这个人,月刊越觉得不对劲,直到最后看见一个侧脸才忽然惊呼起来,这不是我吗!

    我再一看监控下面的时间,才发现这正是出租车司机案发那晚的视频,而且上面显示的时间已经是零点三十多,我记得那时候我早就睡下了,虽然被出租车司机那一番话吓得不轻,但我还是勉强睡着了,只是睡得不大好而已。

    我见到这样的画面,就看着樊振,还是问他说:"上面这个人是谁?"

    我的话语里面带着震惊,樊振看着我冷静地说:"从目前来看,这个人就是你,你有梦游症而自己不知道,所以你也不知道你去过哪里。"

    这一盘监控画面最后是以我在黑暗中的背影结束的,樊振说他们调取了整个道路网的监控只找到了这些,出租车司机死亡的那个路口太靠近城郊,所以那边没有监控系统,所以并没有得到那一部分的监控,也就不知道我有没有去过案发现场,而从这些监控上捕捉到的我的行走路线上看,我就是在往那边过去。

    我否认说:"不可能的,要是我去过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于是我重新从头放了一遍,而且我注意辨别我的身影,这个人的确是我,我穿着的衣服正是后来在家里发现了带血的那件,我回忆着那晚的情形,的确让人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就是睡觉前我换下的衣服,到了第二天就变成了另外一套,早上起来我好像也没察觉到哪里不对劲,就连最后老爸找出带血的衣服我也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全身不寒而栗,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而且觉得自己为自己的任何辩驳都是如此的无力,更重要的是,我根本不愿相信我的确这样做过,简直就是难以置信。

    樊振在一旁并没有说话,而是将这一盘光盘退了出来,重新装好放在一边,他又拿出编号为2号的光盘放进电脑里给我看,上面依旧是监控,但是时间已经不是那晚上,樊振说:"这是法医段明东把自己头割下来那晚的监控。"

    我看见首先出现的视频的确是19点24分,与昨晚樊振和我说的一模一样,这个监控是我住处附近的一个摄像头捕捉到的,当时我上了一辆公交车,而且是几路公交车还被圈了出来,樊振说者一路公交车正好到段明东家附近,而从时间上估计,我到那里的时候应该在20点10分左右,而那时候差不多正好是段明东的死亡时间。

    我一边看着监控一边听着樊振的说辞,简直就像是在听天方夜谭一样。我看到在最后的监控画面中,也就是我下了公交车之后出现的一个监控画面中,我的左手边圈了起来,我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我看不清,于是问樊振那是什么东西,樊振说目前他们也还没有完全肯定,只是唯一能确定的是,我在上车的时候还没有,这东西要不是我放在了口袋里,要不就是在车上得到的。

    我暂停了画面仔细去看,可是因为监控画面实在是太花了,加上又是夜晚,只能看见有东西在手上拿着,至于是什么根本就看不清。

    为了证实樊振说的话,我又折回去看了前面,的确在我上公交车之前手上都是空的,可我自己根本就什么都不记得。

    即便是看到了这两盘监控,但我还是不敢相信就是我,我于是和樊振说:"即便上面的人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人看着也和我一样,可万一是和我非常相似的人假扮的呢,再加上画面如此不清楚,根本看不清脸,要假冒也是轻而易举的。"

    樊振说他们也考虑过这样的情形,所以才把我借调了过来,也让孙遥和张子昂和我住在一起,其实我不知道在我住的房间里装了摄像头,360度方位,除了卫生间顾及我的**没有涉及,几乎整个房间都在覆盖区域。

    接着他拿了编号为3的那盘光盘,放进电脑里,他说这是他们截下来的,省去了那些无关紧要的画面,我于是打开,只见上面都有时间,几乎都是我住到这里面之后的那段时间晚上的监控,我看到这画面之后有些震惊地问樊振:"你们偷拍我?"私亩圣血。

    知道自己被这样变相监控我既震惊又有些愤怒,毕竟这种涉及**的事却被公之于众,而且还是在你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樊振却看着我平静地说:"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有通过这样才能应证你会梦游,会做一些你自己也根本不知道的事。"

    我很认真地看了后面的内容,其实我自己也很好奇自己睡着之后究竟会做一些什么,很快我就被上面的画面给吓着了,因为我看见自己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屋里黑暗,樊振他们应该是用了夜间摄像比较好的摄像头,所以才能看见我从床上起来的画面,而且通过这种摄像画面看生活场景,总有些阴森森的,即便是那个房间都透着一股莫名的阴森感。

    我从床上起来之后赤着脚下了床,我打开了灯,顿时房间里明亮了起来,我就走到了门后头透过猫眼往外面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而且看了好久,就一直保持着那样的动作。

    这样静止不动的画面大约持续了有四五分钟之久,最后只看见我忽然就用手捂住了猫眼,然后身子转过来靠在门上,而手则横在胸前依旧蒙着猫眼,我看见自己目光迷茫地看着屋子里,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

    我看见监控上的时间竟然是惊人的零点三十多,后面的画面我看见除了日期不同,时间基本上都差不多,而且我几乎都是在做同样的事和同样的动作,除了一些细节上的不同之外大致上都是一样的。

    看到这里,樊振才说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我这样反常的动作,所以在我收到了双手残肢的包裹之后,他才安排了孙遥和张子昂和我一起住,表面上是为了保护我,其实是想知道我究竟是在看什么,毕竟从监控里和有人在我屋子里能知道的看到的是很不一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0、假象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