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妈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x|||||之后樊振又带我看了出租车司机的尸体,他的尸体和段明东的尸体基本上是呈现出同一个模样,头和身子分开了,看着有一种被拉长的感觉,除此之外,还真没有别的什么。

    而樊振好似就是特地让我来看看尸体是什么样,别的就什么都没说了。我心上自然犯疑,可疑惑归疑惑,也就这样回去了,在回去的路上,樊振和我说等搜查令下来了,我也和他们一起到段明东家去一趟。

    搜查令下来的比我预计的要早,因为我记得樊振说要两天后,可是第二天他们就拿到了。但是让人意外的事情却是,在樊振这边拿到搜查令正在部署安排的时候,就接到了警局那边的电话。说是段明东的妻子带着女儿自杀了。

    这个消息来的很意外,也很突然。因为这个案子已经移交给樊振这边处理,所以警局那边一得到消息就通知了这边,樊振很快就带着我,陆周和闫明亮去了她家。

    到了段明东家的时候她家已经被封起来了,我们四个人进去,有警局在这边看守值班的人,看见樊振来了,把他们发现的大致情形和樊振说了,他们没有动现场,就等着我们来。

    从他们的说辞里基本上可以确定段明东妻女都是自杀,只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是她家的鱼缸被砸烂了,里面养的几条观赏鱼都躺在地上,已经彻底缺水死了。

    这也是为什么警局这边在描述死亡现场的时候语气犹豫了一下的缘故,因为鱼缸实在是无法解释,这些鱼是段明东生前养的,段明东这人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养这几条鱼来玩,所以他死后他妻子也一直帮他好好照顾鱼,可是现在却忽然鱼缸被砸,妻女也离奇自杀,他说这里头恐怕还是和段明东有关。

    我第一次到案发现场,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更不敢乱走乱看,生怕破坏了现场的一些证据,于是只能跟着樊振。樊振让陆周和闫明亮到房间里看看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没有,他和我则在外面寻找线索,因为樊振说有些看似自杀的案例,其实是隐藏得很深的谋杀,所以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

    段明东妻子和女儿的尸体在客厅里,因为发现的太迟,她们已经死掉了,所以就没有再送到医院去抢救,只见段明东的妻子身子呈蜷缩状躺在沙发下面,脸和嘴唇都呈现出暗紫色,尤其是嘴唇的颜色更深,旁边有一些呕吐液。她的女儿则保持着一种挣扎的模样面朝天花板躺在墙边上,死状也和她妈妈一样,脸和嘴唇都呈现出暗紫色,在桌子上放着一瓶敌百虫,瓶子已经空了,无疑是她们母女是喝了这东西之后自杀的。

    之后樊振他们对尸体先进行了全方位的拍照,又戴了手套对尸体做了检查,发现并没有搏斗的痕迹,门窗也没有任何特殊的痕迹,她们身上也没有半点外伤,基本上可以确认为是自杀无疑。

    段明东的妻女为什么忽然要自杀,周围的邻居和亲戚都很诧异,因为他们说虽然段明东死了,可是她因为还有一个女儿,还是很坚强的,也没有表露过要轻生的意思,忽然之间就带着她女儿一起去了,他们都不敢相信,这里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的。

    最后樊振说现在人都已经死了,搜查令也算是白申请下来,于是就借着这个点就把他家好好搜一搜,看能找出些什么来。其实在樊振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也有个念头,之前樊振和我说的关于段明东就是凶手的猜测,恐怕证据是难以找到了。

    而且我还能感觉到樊振要仔细搜查的另一个原因是,会不会是有人为了拿走证据才到演出了这样的一幕看似自杀的阴谋。但无论是什么,就像樊振说的那样,猜测始终是猜测,在没有证据之前,全都是凭空臆想。

    之后我们,应该说是他们三个在警员的协助下,做了一个地毯式的搜查,任何一个细节,任何意见看似反常的东西都没能放过,但是却没有找到樊振希望找到的证据,这多少有些让人失望,但是没有找到直接证明段明东就是凶手的证据,但是却找到了一些别的。

    就是在他家的厨房里找到了几个咸菜罐子,其实在厨房里找到这种东西很常见,但是当把咸菜罐子的封口打开之后,却发现里面都是肉酱,这种肉酱我们这里很常见,具体怎么做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也经常吃,而且属于很爱吃的那种,喜欢牛肉的用牛肉做,喜欢猪肉的用猪肉做,拿来拌饭最是好吃。

    所以他家有这种肉酱本也没什么,但是樊振却警觉了起来,他把肉酱舀出来闻了闻,似乎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然后他拿了一个证据袋装了一些让拿回去化验,而且让把这几罐肉酱给封存起来。

    之后我看见陆周去看了他家的冰箱,果真冰箱里也有熟的。私余共亡。

    于是樊振让他们把这几罐肉酱都拿回去,我不解地看着他们,樊振的脸色却没有松下来,见我不解地看着他,而且我还问他拿这些肉酱做什么。

    樊振才和我说:"恐怕这几罐肉酱不是一般的肉酱,而是受害者。"

    当即我就恶心得要吐出来,我只觉得我从此以后都不想吃肉酱了,段明东一家怎么会做出这样恶心的事来。

    樊振说:"这应该就是他妻子为什么要自杀的原因。"

    说完樊振看着满地的狼藉,眉头却始终皱着根本没有松下来,然后才说:"段明东死后她还一直好好的,可是忽然之间就自杀了,就是说她应该是忽然发现了什么,然后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才和她女儿一起选择了自杀。"

    说完他就重新在屋子里踱着步子找起来,最后我看见他到了卧室里,去掀床垫子,接着就在床垫子下面看见了几个罐子放过的印记,那应该是酱水渗出来之后留下的印记。

    我才听见樊振说:"原来是这样!"

    可是我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了解,问樊振说:"你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樊振这才和我说:"段明东的妻子一定是在整理床铺的时候发现了段明东藏在床底下的肉酱罐子,至于是怎么发现的,这里面带有了一些偶然性,可能是闻到了一些特别的气味,也可能就是单纯的重新铺床,于是她把床垫子掀起来发现了它们。"

    说着樊振犹豫了一下,也像是思路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她发现罐子里面装的都是肉酱,而且与他们平日里吃的一样。可以知道的是,段明东经常会带肉酱回家,而不是他妻子去买,对此她妻子也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直到她发现藏在床下面的肉酱。因为如果是普通的肉酱,即便是买多了,也不用这样藏,他妻子是聪明人,肯定也能联想到段明东的法医身份,于是猜出了肉酱的材质,但他不知道段明东是无头案的杀人凶手,所以她应该是以为段明东把死尸的尸体做成了肉酱带回家给她们吃。"

    接着樊振继续说:"段明东生前喜欢养鱼,而且很可能是用肉酱里的肉来喂食,所以当他妻子发现了这个事实之后,觉得鱼是可怕的,打碎了鱼缸,而她接受不了自己常年吃的是人肉肉酱,就带着女儿一起自杀了。"

    听樊振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对樊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么快的时间,他竟然就已经还原了经过。

    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樊振却说:"这里头还有一个破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妈妈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