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5、好奇害死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因为找不到证据,接下来的事就只能是清理现场,樊振则提出了几个疑问。就是为什么孙遥要在这里跳楼,他又是怎么到了这里的,所以之后就安排让办公室的人去找寻任何他出现过的地方的监控,就像当初找寻我去过的地方那样。

    后来樊振又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既然孙遥约我到这里来,却一句话也不和我说就从楼上跳了下来,他好像只是想让我看见他从楼上跳下来之后的场景,就像需要一个人证那样,按理说如果他真的想和我说什么,应该把我约到天台上的才对。

    他说这里面似乎隐隐夹杂着一些不对劲,可事实却又看似如此合情合理,凭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事定然有蹊跷的地方。

    我们很多人试图还原真相,最后基本上分成了两种版本,第一就是孙遥是自杀。具体原因待进一步应证,第二则是他杀。凶手隐藏在居民楼中,这也是为什么我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见有人下来的原因。

    对于第一种猜想,基本上和我之前的怀疑类似,就是孙遥是潜藏在办公室里的凶手,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凶手会对办公室的排布如此清楚,包括监控室无缘无故被打开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还有就是马立阳女儿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但是这种猜想让人想不通的地方在于就是不合情,一般来说既然孙遥决定要自杀了,而且也决定要见我最后一面,就像短信里说的他想和我谈谈,那么他就一定会和我说一些什么,即便不是有关案情,也一定想和我说一些事,可是最后却没有,我在楼下等了二十来分钟,之间我也没有看到他上去,也就是说他比我早到,而我等他的这段时间,难道他就一直站在天台上看着我,最后给我看他的死亡现场?

    所以这是十分让人质疑的事,而且这种猜想背后的质疑,似乎都若有若无地透露着一股有第三个人夹杂在其中的味道,也就是第二种猜想,孙遥是被人从楼上推下来的。

    对于这种假设,正是基于第一种假设的质疑,可是不合理的地方依旧很多,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凶手如何能如此迅速地离开现场,所以才有了凶手藏在居民楼的进一步假设,同时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孙遥会约我到这里来,因为这里有凶手藏身的地方,可以造成自杀的假象。

    但是同样的是,孙遥是一个经过全面训练的警员,如果这种假设成立的话,就是说孙遥一开始失踪就是被绑架,既然人是被绑架,那么他不会不反抗,可是从他住处的情形来看,更像是他自己离开的,到目前为止,他是怎么离开的都还是一个谜,而且我们也没有看见有异样的人进入到我们办公室范围的这两层楼来,所以这种假设依旧存在质疑。私记何血。

    所以到最后这又是一个悬到不能再悬的案子,而经过这一番假设,我开始觉得孙遥绝对不是自杀,因为孙遥的死亡和发生的整个案子都有一个共同点,所有证据都在显示死者是自杀,可是当你留意到每一个细节之后,就会发现不是。

    于是我联想到了那三个石子,那会不会就是孙遥的求救信号,或者就是关键的证据?

    而对于这件事,我十分自责,我一直在想要是我没有刻意的认为孙遥是幕后凶手,而用那样的方法来试探他,他是不是就不会出事?

    这个答案没有人能告诉我,也不会有人来告诉我,因为事实发生了,它就是事实,除非时光倒流过去重新发生一次,而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对这件事反应最大的应该是张子昂,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任何话,看我的眼神也分外冰冷,大有一种是我害死了孙遥的感觉,我被他的眼神看得心虚不已,甚至都不敢看他。

    但最后回到写字楼之后,他还是保护我睡在了沙发上,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终于率先和我说话,他问我说我又没有觉得这件事一开始就像一个圈套。

    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张子昂在说什么,就静静地听着,他继续说:"昨晚上我就看出来你在怀疑他,很显然昨晚上发生的事就是一个圈套,因我们离开的脚步声,忽然出现在床底的女孩,都在给你一个误导,让你怀疑孙遥,然后孙遥死亡,你不觉得这似乎太符预期了吗,被怀疑,然后就自杀,正好落下一个畏罪自杀,落人口实。"

    我不得不佩服张子昂看问题还是很犀利的,一句话就戳中要害,他这话里的潜台词分明就是在肯定孙遥被害的事实,而在否定他自杀的可能。

    我被这么一说,只能咽了咽唾沫,一时间觉得嘴有些干,也大概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过错,于是就起身接了一杯水来喝,喝完的时候大概是心不在焉还是有些心思不定,杯子没放稳放在了桌子边上,只听见很是清脆的一声响,被子砸在地板砖上就碎了,没有喝完的水撒了一地,像极了坠落身亡的孙遥和流了满地的血。

    我呆呆地看着地上的碎片,杯子摔碎的声音吓到了张子昂,他问我说怎么了,可是我却置若罔闻,好大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只是有些呆滞地看着张子昂说:"我好想知道护栏上为什么会有石子了。"

    张子昂听见我这样说看着我,有些不解地问:"怎么回事?"

    我于是立刻起身重新拿了一个杯子到桌子前,然后示范给张子昂说:"你看。"

    说着我拿了一本书放在桌子边上,然后把杯子的中心部分放在书本和桌子的交界处,然后杯子因为不稳就掉落在了地上,又是清脆的一声响。

    我说:"我们都以为孙遥是从上面跳下来的,可是如果不是跳下来也不是推下来,而是他自己翻落掉下来的呢?"

    说完我顿了顿,继续解释说:"天台上面护栏的宽度能让一个人躺在上面不掉下来,孙遥处于昏迷状态,被凶手放在护栏上躺下,但是凶手在他背部了三颗石子,而且你注意三颗石子的位置没有,要靠天台这一侧一些,当孙遥醒来的时候,因为意识还没有完全清楚,但是却感到石子搁着身子的疼痛感,于是身子就会本能地往另一侧翻身,而另一侧是没有任何支撑的,于是就有了我看见的他从楼上坠落下来的那一幕。"

    我这样说着都被震惊到不行,凶手这是有多细腻的心思才会设计出这样完美的凶杀案,而且这样一来就彻底排除了自己在场的证据,让一切都看起来与自杀如此契合。

    张子昂听完说:"还真是这样一个道理,我们竟然都没有想到。"

    说完为了再一次应证是否有遗漏,他亲自找了一些硬一些的东西替代石子,然后自己躺在上面,并且垫在了不同部位,之后他说果真是这样,当搁着身子的东西在脊背正中央的时候人可以随意往两边翻身来缓解不适,这样就有随机性,不能保证孙遥一定会坠落。而将石子垫的地方偏向身子左右之后,人就会往相反的那一侧翻身来缓解这种不适。

    还有就是人在忽然醒来的时候大脑通常都会陷入短暂的空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不知道自己是谁,而身体的触觉这时候会率先做出回应,于是根本不用经过大脑就会本能地翻身,于是孙遥醒来之后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已经从楼上坠落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55、好奇害死猫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