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9、来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听见这两段声音的时候,我忽然关了录音笔,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害怕起来,因为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听这样的声音而感到害怕,那种感觉,就像是房间里有什么东西一样。

    我为了让自己缓一下。于是就打开房门到了客厅里,只是出来之后非但没有因为空间的开阔而感到放松,整个人反而更加紧张起来,因为空旷而带来的身后有人感让我疑神疑鬼的,最后勉强到了阳台上看见一些光亮和看见楼下的一些人,这才稍稍放松一些。

    在阳台上站了大概一两分之后,我忽然觉得这样的感觉好像似曾相识,一种莫名的奇怪感觉由心底升腾而起。很快那张我在阳台上的照片就浮现在了脑海之中,身后有人的感觉更加强烈,我于是立刻回头去看身后。只见客厅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我才松了一口气,心上自己和自己说,这完全就是我在吓自己。

    站了一会儿之后,我重新回到房间里,重新拿起录音笔,继续放下去,我听见我的声音再次在录音笔里响起来。

    "我哪里让你觉得害怕?"

    "你白天的时候比晚上更可怕。"

    "为什么?"

    "我不知道。"

    "你和你爸爸说我晚上没有头,那白天呢?"

    "有。"

    "那为什么有头的时候要比没有头的时候可怕?"

    "因为"

    "因为什么?"

    录音到此戛然而止,就好像正说着忽然就中断了那样,我一直听了很久,后面的确是没有了,为了确保自己没有听错,我又重新听了一遍,的确和我第一遍听见的一样,就是到这里没有了。

    听完之后我又重新听了一遍白天我和女孩的录音,确保自己记得东西没有偏差才把录音笔关了。为了防止两支一模一样的录音笔混淆,我将莫名其妙放在桌子上的这一支放到了抽屉里,将我白天录下来的交给樊振。

    而我选择直接回家来,是因为一时间我还难以接受和女孩的这一番对话,尤其是她说到我没有头的这一茬,着实惊吓到我了。可是冷静下来之后我又细细想了想,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会没有头呢,而且她也不可能看见一个时而有头时而没有头的人,要是没头还能活,这世界也就疯狂到家了。

    所以到了这样的时候,我却想起了樊振说的话来,这世上根本没有神鬼作祟,每件事背后总有它的答案,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真相而已。

    这样想了之后我平静下来许多,张子昂不知道我有录音的事,这是我和樊振之间的私密约定,而且这支录音笔我也必须交给樊振手里,我必须打消他对我的怀疑,人心是很微妙的,一旦心里有了什么,一些隔阂和芥蒂就会就此生根发芽。

    本来我就是嫌疑最重的一个人,即便我是个傻子也看得出来很多时候都是樊振在秘密维护我,一些非常不利的证据他并没有公开,所以我才能和办公室的这些人一起查案,孙遥的案子就是一个例子,当他们才知道女孩说了我什么的时候,马上他们就给我投来了怀疑的目光,这件事我可以看做是樊振给我的一个警示。

    因为没有任何线索能越过樊振这里而直接传到办公室里这些人的耳朵里。

    老爸和老妈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我和爸妈一起吃了饭,聊了一些别的话题,爸妈也知道有些话题说了还不如不说,于是我们谁都没提最近发生的事,这样反倒也还好,我不禁感叹与亲人这样在一起是多么难得,可是都回不去了,因为这一系列的事,我目前根本已经无法抽身,而且还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我根本不知道。

    我早早的就去睡了,反正是半夜的时候,我忽然被手机的响声吵醒,拿起手机有人正在拨打电话过来,但是看见屏幕上的这个名字顿时整个人就清醒了。来电显示上显示着来电的人是孙遥。

    这大半夜的的确是}人的慌,我犹豫着要不要接,在犹豫的时候电话拨打超时自动挂断了,我却依旧还拿着手机在发愣,但是很快屏幕就又重新闪烁起来,因为新的电话再一次打了进来,还是孙遥。

    响了几声之后,我把电话接起来,但我留了一个心眼,很快就点开了电话录音功能,我觉得不管打电话来的是不是孙遥,我都要保存证据。然后我听见一声:"喂?"私以司巴。

    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我差点从床上跳起来,因为从声音上我听得出来,这的确是孙遥的声音,但是为了确认倒底是不是,我还是问:"你是谁?"

    那头的话语让我顿时有些石化,他说:"何阳,我是孙遥,我被困在一个地方,你快来就我。"

    我强压着心跳,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唾沫,只觉得全身发麻,寒着脊背问道:"你被困在哪里?"

    孙遥说:"我不知道,这个地方有一扇窗户,我可以看见我们办公室的写字楼,我估摸着我应该在十三楼到十四楼这样的位置,而且"

    说到这里的时候,电话忽然就挂断了,我同时听见那边好像有开门的声音,我犹豫着要不要再打一个过去,但是此时思绪已经完全不在了这里,而是一直在思索着,孙遥已经死了,那么打电话给我的这个又是谁?

    总不会有两个孙遥,而且我是亲眼看着孙遥撞击在地面上死去的,没有人能比我更加确定,我不相信人会死而复生。

    我最后想了想觉得这件事我自己根本处理不了,张子昂也不能,而要直接告诉樊振,我果断拨打了樊振的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边传来樊振干练的声音,预示着他这时候并没有在睡觉。

    也就是听见他声音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夜光钟,这时候是凌晨两点四十五分,樊振在那头问我:"何阳,有什么事?"

    我没有空去问他为什么这时候还不睡,直接将刚刚孙遥给我打电话的事说了,樊振听了也是吓了一跳,他在电话那头问我:"你确定是他?"

    我说:"最起码声音是一模一样的。"

    樊振在那头沉默了一下,他说:"不管是不是这事都不是一件小事,我通知其他,我们一个小时内在写字楼下集合,你来的时候自己注意安全。"

    之后他就挂了电话,我于是从床上翻爬起来,我闹出了一些动静惊醒了爸妈,他们问我这大半夜的是要去哪里,我和他们说办公室出了案子要紧急集合,让他们不用担心。

    但是我看见爸妈还是很担心,我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这才出了来,为了节省时间,我选择坐电梯下去,因为爸妈的这套房子买在了十二楼,走楼梯的话这大半夜的黑洞洞的既费时间又不安全。

    我到电梯边上的时候电梯停留在十六楼,我按了向下的按钮之后,发现电梯并没有往下面下来,反而往上面去了,我觉得奇怪,就又按了一下,然后看见电梯停靠在十八楼,之后才一直往下降,我这才知道刚刚有人乘电梯上去。

    电梯一直降到了十二楼,门打开之后里面空空如也,我走进去,按了一楼。电梯依旧一直往下面去,但是到了五楼的时候电梯停住了,而且很快电梯就自己打开了,但是电梯打开之后外面却一个人都没有,我心里有些惊,很快按了闭合键,电梯门重新合上,才来到一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49、来袭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