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话语机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看见这个人的时候,我的身子已经僵住了,甚至就保持着弯腰的动作,

    我的动作引起了张子昂和孙遥的注意。孙遥问我说:"你在干什么?"

    然后我才被唤过神来,床底下这人一直看着我,甚至都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与其说是镇静。不如说是一种麻木,一种被持续恐吓之后的麻木神情。

    我看了看他又折头看看张子昂和孙遥,这才说:"床底下有人。"

    这人我不认识,但我却见过,虽然床底下昏暗,但我要是没有看错的话,她应该是昨晚在马立阳家不见的女儿。

    张子昂和孙遥见到她的时候也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我能明白他们此时的心情。因为就和我一样,简直就是一头雾水,这个小姑娘为什么半夜跑到了我的房间里面。

    她是自己爬出来的。当然是在我们的指引下,而且起先的时候她对我们的话语都无动于衷。就那样一动不动地趴在床底下,而且眼神死死地盯着我们,似乎趴在床底下就是她的任务一样。

    她出来之后只是一直看着我,但是却始终不说一句话,我们只好让她坐在沙发上,这事我们自然是无法隐瞒下来的,于是立刻孙遥给樊振打了电话,可让人意外的是,樊振的电话关机,无法,于是孙遥只能又给闫明亮去了电话,简单地说了这边的情形之后,闫明亮说让我们先照看着女孩。

    似乎马立阳家那边的事还没有结束,至于他们发现了什么,我们还不得而知,我想着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今天办公室没有人值班的原因,因为人手都在马立阳家。

    我觉得这两个不同地点的不同发现,应该是有什么联系的,可是联系在哪里?

    更重要的是,我们跟前的这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与一般的小女孩太不一样,无论如何她都不开口说一句话,眼神虽然不呆滞,却有些执着的味道,似乎她就在用眼神告诉我们她什么都不会说,会紧紧闭着嘴巴。

    而且她一直都盯着我看,让我们都觉得好像她认识我一样,更是让我有些莫名其妙,同时有些暗暗心惊,因为她的这种眼神,让我有种觉得自己就是凶手的感觉,我都开始有些怀疑了起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我参与了进去,所以让她记得了我。

    她不说一句话,我们就只能和她这样干坐着,后半夜是不能继续睡了,而孙遥则很有耐心,一直在循循善诱和她说话,但却都是徒劳,她就是那样的神情,而我们又不能发怒,因为在这样的时候,特别事对待小孩子,愤怒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只会让她更加恐惧更加不会说一个字。

    连孙遥都没有办法的话,我和张子昂这样不善于口舌的人就更加不用说了,但我还是问她:"你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

    但她还是那样看着我,咬紧了嘴唇却一个字也没有说,甚至就连点头和摇头的表情都没有。

    我从来不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会镇静到这样的地步,成年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都很难保持足够的冷静,除非见过大风大浪,但是这样的小孩子能见过什么大风大浪私以叨圾。

    可是当我的思绪到了这里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不对,虽然我没有实际见过,但是一些凶案现场的小孩有些事后都会有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冷静,但那却不是冷静,而是被惊吓过度之后的漠然和麻木,他们能很清晰地重复出当时的所有经过,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那么这是不是说女孩在案发的时候就在现场,而且目睹了整个过程?

    我能想到这里,张子昂和孙遥自然也能想得到,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她为什么什么都不说,我觉得问题的关键还得从她为什么会在我房间的床底下说起。

    于是场景必须回到我醒来,孙遥和张子昂回来之后说起,我记得当时在发现有人进入过房间检查有什么变化的时候,是检查了床底下的,当时是孙遥检查的,之后我才在枕头底下看见了留给我的东西。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看向孙遥,却发现孙遥也在看我,那眼神和平时的他完全不一样,冷不丁地目光交汇,我惊了一下,然后就只能尴尬地移开视线,但是对孙遥的怀疑和一种若有若无的恐惧已经蔓延到心头之上,一些事我不敢顺着想下去,因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都不敢想象这事一开始就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顺着这个思路,我似乎开始明白女孩为什么一言不发,你想想看,当你发现询问你的人就是把你放进房间里的人,你敢不敢说一个字?

    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从一系列的事实反应上看,孙遥的嫌疑都是最大的,他有充足的作案时间,监控的连线被扯掉了,没人能证实他的说法,所以没人知道他出去之后关了门没有,又做了什么。

    想到这一层的时候,我意识到一些危险,但同时意识到,女孩的处境才是最危险的,我不知道下一刻还会发生什么,既然他把女孩放到房间里来,那么就是已经周密计划好了的,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于是和他们说:"你们要不先出去回避一下,我和她单独谈谈。"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发现女孩的目光忽然转向了孙遥,似乎是在征询他的意见,而我则也同时看着孙遥,看他神色上会有什么反应,孙遥见我和女孩都盯着他,于是用他一贯的表情说:"你确保不会伤害她的对吗?"

    我说:"放心吧。"

    张子昂则什么都没说,于是就和孙遥出去了,门关上之后,只剩下我和小女孩两个人在屋子里,我于是直接和她说:"现在坏人已经出去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但是小女孩只是看着我,却依旧什么都不说。

    其实我也不期望她会说什么,我只是在这样关键的时候耍了一点小心机,拼的就是人心里的变化,看谁最后坚持不住,其实这也是警局里面最常见的。警员在审问多个犯人的时候会把犯人分开,除了防止串供之外,就是施加心理压力,而且最常见的手段就是和另一个犯人说你的同伴都已经交待了,这时候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那一个就会率先吐口,一旦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后面的就瞒不住了。

    所以女孩不说也没关系,我就是在给孙遥施加这样的压力,虽然对他可能不会很管用,但必须试一试。

    之后我和女孩都保持着沉默,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最后女孩把头低了下去,接着我听见她小声地在说:"妈妈和弟弟都死了,妈妈把弟弟杀了。"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我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目前为止还没有做尸检,并不能确定男孩死于什么原因,只知道他不是死于农药中毒。于是听见女孩这样说之后,我立刻问她:"你妈妈为什么要杀了你弟弟?"

    女孩却没有接着我的话说,而是自顾自说:"妈妈把一根管子插进弟弟的嗓子里,然后用漏子把水壶里的开水倒进去,弟弟是被开水烫死的。"

    听见女孩低声说着这些,我只觉得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而且她一直低着头,我根本看不到她的脸,也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她的声音带着一种委屈的味道,似乎暗示了什么,我一时间有些抓不住,但已经重复问她:"你告诉叔叔,你妈妈为什么要把开水灌进你弟弟的胃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48、话语机锋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