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1、设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他老婆说司机晚上回来过家里一趟,问她说是什么时候,她也说不准。因为当时她已经睡着了,是被开门的声音惊醒的,她从走路的声音上听出来是自家男人,还在房里喊了一声问说怎么今天怎么早就回来了。她听见她男人回答她说东西拿忘记了,回来拿东西就继续出去跑。

    于是她就没起来,她回忆说她男人没有进来屋子里,就在院子里找了什么东西,大约有几分钟的样子,之后就出去了,然后第二天就被告知她男人被割了头颅,死了。

    最后她仔细回忆。说时间应该是凌晨一点左右,因为她睡的时候就已经是快零点了,她睡了应该也有个把小时。当然这个说辞准不准确还得另外确认,因为人对睡眠时间的感知往往是不准确的。就像有时候你明明觉得睡了很久,可也就是几分钟而已。

    只是他的说辞还是让所有人都很疑惑,那个时候,正是司机死亡的时间,即便她给的时间有偏差,可司机的死亡地点距离他家也很远,即便路面畅通也要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而且他回家又到事发地点,似乎存在着太多的不合理性,试问一个跑夜班的出租车司机,应该是以营利为目的的,为何无缘无故会跑这么偏远?因为我住的地方的确是有些偏远了,一般如果不是特定要让司机送过来,大多数时候这边还是有些难打车的。

    那么如果回来的这人不是出租车司机,为什么他老婆没有认出来,又是谁在假冒他,凶手?

    当然那时候我是还不知道这些的,毕竟我的身份是一个嫌疑人,是没有人会和我说这些的,这些都是我后来进入了相关部门才知晓的。

    于是这个案子到了这里就成了一个悬案,后面也再也没有陆续跟进的报道,因为我自己牵扯到了这件事里面,我一直在刷新闻留意着这个案子,可是后来我发现,不但陆续报道没有,就连那早上我看见的新闻也没有了,去网上一搜,根本搜不到,我才知道这事不是我撞邪了,就是变得严重了。

    至于法医把自己头颅给割下来的那事,更是被封锁的死死的,报道上见都没有见到。

    我在忐忑不安中过了好多天,说是二十四小时随时接受传唤,其实压根就没我什么事,之后警方那边也没再联系过我,大约一个星期之后吧,有人专门来找了我,这个人不像是警员,倒像是他们的领导,但又有点不像,他见了我之后只告诉我他叫樊振,其余的就什么都没说了,当然了他是和警员一起来的,要不我也不会相信他的。

    他没有和我说半点和案子有关的事,就只是问我的一些信息,非常详细,从出生地到小学中学大学的经历,就连有没有谈过恋爱什么时候谈的等等的一些都问的很详细,我稍有拒绝,他就会说这是他的工作,我现在是嫌疑人,让我全力配合。

    光是这些事就说了一上午,他把我的这些信息全部都记录下来了,我看见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记了好多页,我不解问他说这些有什么用,他只是微笑着没有回答我。

    最后他们临走时和我说这件案子和我没有关系,我的嫌疑身份已经被排除了,而且让我对这个案子保密,这是我的义务,不是和我商量,也不是叮嘱我,而是在郑重地通知我。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仿佛心上压着的一块大石头就这样没了,但是他接着说,关于司机头颅被割的这个案子,他们反复研究了之后觉得凶手可能还会作案,让我多加小心,如果我发现了什么遗漏的,立刻和他们联系。

    从他的说辞里,我只知道这个案子还没破,凶手也还没有找到。

    我本来以为这件事到这里就和我无关了,我只是倒霉地在司机被害前坐了他的车,可是直到我收到一个包裹,才发现不是。

    这个包裹是两天后收到的,那天刚好是周末,当快递打电话给我让我下楼拿包裹的时候我还很诧异,后来在电话里反复确认,电话是我的,地址也是我的,名字更是一字不差,我才下楼来,这边快递小哥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我签了包裹之后见是一个大纸箱,就很疑惑,但我没有当着快递小哥的面拆,而是抱回了家里。

    我也看过寄件人的信息,完全不认识,名字似乎不像是真人名字,写着一个什么蝴蝶。

    但当我打开包裹之后,人立刻就吓傻了,因为箱子里是一颗人头,用保鲜膜牢牢地包着,旁边还有制冷袋,用来保证头颅的不腐,而这个头颅不是别人的,正是那个司机的。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因为当时他一直盯着我看,我下车的时候特地看了他的脸庞记了人,所以我不会认错。

    于是之后我立刻打了那人给我留的的电话,我不知道是不是警局的,反正那边接听了之后我用混乱的语言描述了经过,也不知道他们听清楚没有,最后我就听见一句你不要把这事告诉任何人,我们马上就到。

    我本来想打电话给老爸的,最后被他们这一说就打消了念头等他们来,这段时间里我怕得反锁了房门窗户,生怕有人忽然就闯了进来。

    警员来的很快,但是来了之后我发现和上次的不是同一批人,我有些警觉,他们和我说这个案子已经移交了,不归管辖地区的警员管了,他们是被派来专门负责这个案子的。

    我对他们部门的排布也不清楚,而且当时又惊又怕,就没问这么多,他们看到头颅之后先拍照检查,然后一字不漏地盘问我事情经过,做笔录。

    我只是觉得不解,我一个安分守己的普通老百姓,也没有与人结仇,怎么会有人对我做这种事。办案人员安慰我说犯罪人员的心思很难捉摸,可能就是因为一面之缘,我就成了对象,就像一些被害人员一样,与罪犯压根就不认识可是就被谋杀了,所以这有一定的随机性。私系引技。

    被他们这么一说我就更怕了,他们说这个人对我的生活起居应该很了解,可能是熟人作案,也可能是有人一直在跟踪了解我的生活习性,所以他们让我回想我有没有觉得身边有没有出现过不对劲的人。

    我根本就想不出来,只能摇头,他们还是那样的说辞,让我保密注意安全。

    于是之后我就彻底搬回家和父母住了,因为那边一再强调保密,我也没敢把这事和父母说,那边倒是定时联系我,以确保我的安全。

    而且只过了几天,单位的领导就找我谈话,我看见那天找我谈话的人也在,领导告诉我警局那边打算借调我去做文员,因为我在的也是公职单位,借调也是经常会有的事,但是我却完全想不到,我会被借调到警局去。

    而我根本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只能答应,后来就办了手续,那人让我周一就去上班。

    一开始被借调过去我挺不解的,而且表面上我是被借调到了警局,其实上班的地方却是一个工作室,根本和警局扯不上半点关系,至于他们借调我的内因,是因为他们这边收到了一份录影,全是我上下班的一些生活场景,包括和朋友聚会,而且还有那晚乘坐出租车的场景。

    他们说凶手的目标不是出租车司机,而是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31、设局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