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0、斗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fabbbbb那天已经晚了,我记得大约是23点不到一点,我和朋友聚会结束独自回家。于是就拦了一辆的士,我坐到了后座的位置,告诉了司机地点就靠在了座椅上。

    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是看见了后视镜里的司机的眼睛,我看过去的时候正看到他的双眼正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眨都没眨一下。看见我发现之后,他就转过了视线,透过后视镜我能看见他的半个头,当时我只觉得心中一阵害怕,想着该不是坐到了坏人的车吧,于是那些半夜谋财害命的新闻就一股脑全涌进了脑海里,让我一阵哆嗦。

    但我一声没吭,就一直盯着后视镜观察司机的举动。我看见司机会不时地透过后视镜看我,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他就透过后视镜和我对视着,我更加害怕起来。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要立即下车。私系引亡。

    不过他开车走的路倒是没有问题,并没有转到一些偏僻的小路什么的。而且在这种无声的对视当中,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我快速地付了钱,只打算快点离开这车,这司机实在是太诡异了。

    就在他找我钱的时候,他忽然看着我说,我刚刚差点吓死他了。

    我反倒纳闷起来,明明是他盯着我看,反倒还说我吓到他了,我只能尴尬地冲他笑笑,问说怎么吓到他了。

    哪知道他接下来说的话把我生生给吓了一跳,他说:”我刚刚透过后视镜看到你根本没有头,你回家之后赶紧找人帮你看看吧。”

    之后我就这样下了车,而司机则巴不得快点离开,一踩油门就走了。

    我只觉得全身一阵恶寒,他这话把我弄得心上心下的,走楼梯都觉得像是有人跟着,回到家之后,我照了照镜子,我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他就看见没头了呢?

    就为这个,我一夜都没睡好,一晚上尽疑神疑鬼去了,倒也一晚上没事,只是第二天拿手机刷新闻的时候,忽然看到一条当时就只觉得头都要炸了。

    那条新闻说就在我住的那一带发现一辆停在路中间的出租车,原本以为是抛锚了,堵在路中间,有人上去一看,只见里面是具无头尸体,当时这人都吓傻了,事后证明死者就是出租车司机,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天凌晨一点左右,死因是被人割了头颅,但是头却找不见,车里和附近一带都搜过了,都没有找到。

    我是抖着手看完的,虽然我辨别不出这是不是昨晚载我的那司机,但是出事地点就在我家那一带,而且昨晚也是出租车司机和我说了那样古怪的话,让我不得不把他们联系到一起。

    果真只是一天的功夫,民警就找上门来了,他们通过监控最后发现我在那天半夜的时候搭乘过他的车,我当时都还没从这一系列的事情中回过神来,就被带到了警局录口供。

    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我哪里敢隐瞒什么,于是将所有的经过都详详细细地描述了一遍,包括他盯着我看,最后和我说的那句话。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民警问我他为什么要说那样一句话,显然民警不认为这是什么鬼上僧类的事。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我说他当时把我也吓坏了,而且他说完之后就火急火燎地离开,我也不知道他会遇见这样的事。之后民警又问了我下车的时间,我不记得具体的了,就说了一个大概的,误差应该也就在几分钟之内,悬殊不会很大。

    录完口供之后,才出了警局我就给老爸打了电话,我不敢跟老妈说,怕吓到她。老爸听了之后让我在警局外等他,他这就过来。

    我觉得自己从没有这样害怕过,老爸安慰了我一阵,说这样的话我暂时就回家去住,不要住自己的房子了,我说这样也好,就回家去收拾东西。

    但是回到家里之后,我和老爸都看见一把钢刀放在桌子上,上面还带着血迹,看见的时候,我和老爸的神色就都变了,我是因为害怕,老爸却是因为疑惑,他首先到了桌子边上拿起刀子看了看,转过头带着怀疑的语气问我:”这是什么?”

    我哪里知道这是什么,接着老爸就立刻把刀子放下了,他又到了卫生间里,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看见洗衣机里竟然有一身带血的衣服,而且我认得出来,这正是我昨天穿的,老爸拿着带血的衣服问我:”这是什么,何阳,你和爸爸说实话,那个司机是不是你杀的?”

    我听见老爸这样问我,我有种百口莫辩的冤枉,我说:”我绝对没有做过这件事,不知道是谁要陷害我。”

    可是老爸根本就不相信,因为那件沾血的衣服,是他买给我的,我于是到房间里去找我昨天穿的衣服,哪知道在房间里找了一遍,竟然什么都没有。

    我开始慌了,连老爸都怀疑我,更不要说警方了,而老爸还继续在问我,从他的口气当中我知道他还是不相信。最后老爸说不管是不是我做的,他都要报警,因为现在物证全在这里,即便我是被陷害的,也不能隐瞒不报,否则到时候我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后来警方来了,他们的态度倒没有先入为主地直接盘问我是不是杀人凶手,却有些反常地问我昨晚在哪里,我都照实回答了。昨晚我因为害怕回家了一趟,但是老爸不在家我不敢和老妈说这事,后来是老妈开车送我回来的住处。

    还是后来我才知道,民警为什么要这样问,因为就在尸体发现之后,警局里也出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替死者尸检的法医昨晚上在家里也被人割掉了头颅,而且从种种迹象上看,是他自己拿着解剖刀把自己的头给割了下来。

    更加让人觉得诡异的是,他在死前一个小时打了两个电话,一个电话是给他的同事也就是另一个法医,约他到他家来一趟,他有重要的发现要和他说,而且是要当面说。另外一个电话是打给他妻子的,他妻子当时和女儿出去逛街了,他打电话给她说让她到超市里去买一些草酸,当时她妻子还问他说好端端地买草酸做什么,他只说用得到,而草酸正是用来清洗血迹的。

    至于他的死,最先发现的是他的这个同事,因为他先到了他家里,敲了门没有人应,他就自己打开了门,但是打开门之后,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死亡的这个法医姑且叫他段明东,这个被喊来的同事叫他郑于洋,我用的是化名,原谅我不能说他们真实的名字。

    他这个同事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就看见段明东正对着他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捏着解剖刀,一只手抱着自己的头颅,即便是与各种各样的尸体打交道的法医当时也吓得够呛,当他意识到段明东家里除了他再无旁人的时候,就不敢再往屋子里继续进去半分,立马就给警队拨了电话过去。

    可以说,因为段明东这一桩案子的出现,反而是救了我,按理说在证据这样直接的情况下,我是应该被当做嫌疑人关押起来的,但最后我只是被警告不能离开监视范围,要24小时接受传唤。至于刀和衣服,都被他们当做证物带回去了。

    事后证明,那把钢刀的确是杀死出租车司机的凶器,衣服上的血也是他的,但是钢刀的刀刃没有卷曲,按理说能把人头给割下来的刀会触到骨头,刀口就会卷曲,但是这把刀的刀锋平整的就像是刚磨出来的一样,因此法医推测还有第二把凶器。

    而这第二把凶器就有些玄乎了起来,这把凶器是在死者家里发现的,被埋在花坛底下,用一把塑料袋包着,而刀柄上,却是司机自己的指纹。

    让整个案子更加变得扑朔迷离起来的正是这第二件凶器的出现,以及他老婆的说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30、斗智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