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共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ebaaaaa只见在镜子上写着何阳救我,有人要杀我!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无法描述自己的震惊,这是孙遥什么时候留在我房间里的。要不是刚刚张子昂打开热水,我根本不可能知道孙遥居然在这里留了这样一个暗号给我。

    其他人都看着镜子上的字,我听见闫明亮忽然提出一个疑问说:”孙遥为什么要让何阳救他?”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我身上。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现在脑袋里只有两个念头在不断碰撞,就是孙遥倒底死还是没死。要是说死了,可是为什么我会接到电话,会在他电话里留的地址找到他的东西,又在我房间里找到他的暗号要是说没死,可是停尸房的人又是谁,那明明就是他!

    我失神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听见樊振喊我才回过神来,他已经喊了我好多声,我听见他问我说:”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

    我这时候哪说得出来什么想法。脑袋里面完全就是一团糟,樊振见了我迷茫的神情就已经知道我的回答了。于是和我说:”你先和我到办公室里来一趟。”

    我就跟着樊振去了他的办公室,到了里面之后,他把门关上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示意我也坐下来,然后问我:”现在觉得冷静了一些没有?”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现在的确不像之前那样脑袋一片空白了,樊振见我点头于是说:”那么和我说说现在发生的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有什么说什么。”

    我想了想说:”我觉得孙遥应该是死了,现在有人在冒充他,但是为什么冒充我还猜不到意图。”私扔纵号。

    樊振听我这么简单地说完,又说:”可以说的详细一些,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来看这个案情的。”

    我沉默哦了一会儿说:”从孙遥死亡再到昨晚上忽然给我打来电话,其实在他还没有出事的时候,有一个地方就已经很奇怪了,就是约我去那个小区的短信,他没有给我打电话,因为拿着他手机的人不是他本人,所以我回电话过去他没有接,后来孙遥坠楼身亡,我们在他的身上也的确没有找到手机,也就是说他的手机已经被人拿走控制了,这是前提。”

    说完我断了断继续说:”所以再到他忽然给我来电话,也就是说给我打电话的人就是之前拿了他手机的人,很可能就是杀害他的人,声音听起来几乎和孙遥一模一样,模仿这种东西非常普遍,何况电话传声本身就会有一部分失真,即便有一些模仿得不像,也不会很容易听出来,而且既然孙遥是被人绑架的,那么绑架他的人要取得他脖子上的东西应该很轻易,再放在那个地方,于是一个局就这样设计好,让我去显然就是陷阱做好了等待猎物进入。”

    这些就是我的猜测,樊振听着一直没有说话,他又问:”那么镜子上留下的暗号又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和你求救,而不是我们,就像闫明亮问的那样,你想过没有?”

    这个一时间我还没有完整的思路,只有一些若隐若现的碎片,暂时还不能连成一条线。

    但我还是说:”可能是形势所迫,以至于他根本没时间向其他人求救。”

    樊振却看着我,然后说了一句让我很是震惊的话,他说:”会不会是这样,他之所以写了你的名字指名要向你求救,是因为只有你能救得了他,而我们都不能。”

    我听了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看着樊振,樊振看见我震惊的神色,他才转过话题说:”我只是从合理的角度出发来做出推测,目前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而且我了解孙遥是什么人,虽然表面上看着大大咧咧的,但是心思很细,他一定是发现了你和这一系列案子的联系,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暗号,也知道只有你能救他,可也正是因为他发现了你和这个案子的联系,所以他才必须要死。”

    不得不说,樊振的推理要精密很多,而且看的很深,他说的这些我想都没有想到。

    樊振说完继续和我说:”何阳,你这方面的天赋很好,只是还缺乏太多的训练,就像刚刚,只是一个意外就让你完全没有了想法,像做我们这行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必须保持冷静的头脑,不能被情感因素所左右,这方面做的最好的要数张子昂,所以当初我让他和你一起,就是想让他带着你一些,你也能和他多学习。”

    原来一开始樊振就已经做了这样周密的打算,的确如我一开始所想,他是想培养我的。

    说完这些,樊振说:”只是你对这个案子的推测有一些不对,导致你产生推测偏差的原因就在于你忽略了证据的重要性,每一个推测都应该基于证据,不得不说你的直觉部分有时候很敏锐,基本上对案情的走向不会有太大的偏离,这也是为什么你虽然经常忽视证据,却能大致把握案情走向的原因。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直觉是会有出差错的一天的,他受到你自己思想的影响,而证据才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东西,才是指导案情走向的指路灯。”

    樊振继续说:”昨晚发生的这件事基本上已经清楚了,从你接到电话的那时候起,一个局就已经形成了,这个局就是让你觉得是孙遥给你打了电话。那个电话里的声音就是孙遥的声音不错,但是时间上却是在他死之前打的,而不是昨晚。”

    我觉得听糊涂了,是孙遥死之前打的电话,那么为什么我昨天才收到,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我正这样想着,樊振忽然拿出了一个证据袋,然后我看见他把孙遥的手机从里面拿出来,我惊讶地看着樊振:”你在哪里找到这个手机的?”

    樊振才说:”昨天晚上我突击行动就是为了找到这东西,果真如我所想手机就在办公室里,而且就在你的办公桌抽屉里。”

    我这时候根本已经无法理清楚这里面倒底是怎么回事了,但是樊振却没有急着解释,而是将手机打开,然后在翻找着什么,最后他对我说:”你注意听。”

    这是一段保存在手机里的录音,而且里面的声音竟然是我和孙遥,听起来是我打过来的电话,对话大致是这样的:

    ”喂?”

    ”你在哪里,怎么一直不见你?”

    ”何阳,我是孙遥,我被困在一个地方,你快来救我!”

    ”你在哪里,你出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这个地方有一扇窗户,我可以看见我们办公室的写字楼,我估摸着我应该在十三楼到十四楼这样的位置,而且”

    电话依旧也是在这里挂断的,而且在电话的最后,我似乎听见里面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与昨晚上我听见的一模一样。

    我发现这段对话,除了我说的话大致有些不同之外,孙遥的说辞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根本就是一字不差,这情景,就好像我回到了昨天晚上接到孙遥电话那一刻一样。

    樊振看着我说:”现在你应该明白你昨晚接到的电话是怎么回事了,孙遥的话都被单独剪辑下来了,而且他们知道你会说什么,话语有多长,和你通电话的并不是孙遥,而是一段高保真的录音。”

    我听得脊背一阵发凉,这作案人员的手段也太高明了,我竟然丝毫都没有听出来。可是接着另一个疑问又来了,我并没有给孙遥打过这样的电话,那么电话里”我”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这回换做樊振用我的说辞来回答我,他说:”声音是可以模仿的,只需要用一个和你的声音很像的就可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6、共性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