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第三种菠萝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fabbbbb樊振告诉我监控里的场景虽然诡异,但却是有据可循的,而且他还说这些监控要是落入一般的警员手里。恐怕就凭我拿着刀子在孙遥脖子上比的这一下,和所有凶器上的指纹,就已经盖棺定论,成为凶手无疑了。

    樊振说的是事实。在看监控的时候,我自己都开始怀疑,更何况是别人。

    可是樊振却很坚定地告诉我,我绝对不是凶手,监控里我做这样的画面并不是因为我杀了人,而是因为我看见了凶手杀人的手法,而且喊出了凶手的名字。

    就在那一瞬间,我立刻僵住。似乎凶手就这样浮出了水面,而且还是一个自己把自己脑袋给割掉了的人。

    樊振说如果没有错的话出租车司机应该是段明东杀的无疑,包括那一系列诡异的杀人事件。于是这就有了一个很好的解释,段明东本身就是一个法医。对解剖了如指掌,所以将被人害肢解就并不是难事,无论是从手法上还是心理上,而且他们也对尸体的残肢做过仔细的观察和研究,残肢的伤口部位都很巧妙,都是从关节处卸下来的,一个不懂得解剖的凶手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而且说来让人感觉荒谬的是,这些精细的发现,却全都是出自于段明东之口,却没有一个人对此产生过怀疑。

    听了之后我感觉脊背一阵莫名的凉,殊不知这种潜伏在身边的如同正常人一样的杀人变态才是最让人觉得恐怖的。

    可是说了这么多,却要回到一个避无可避的问题上来,就是段明东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杀人,而且为什么要把残肢邮寄给我,而他为什么又选择了将自己的头颅给割下来?

    关键是动机,他的动机是什么?

    这个问题樊振也还在思考,而且他们也还没有得到有力的证据直接证明段明东就是凶手,毕竟目前比较重要的两个现场,都没有他在场的证明,凶器上的指纹也都是我的,而且他还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樊振思考的这些我还思考不到,完全是因为我还没有像他们这样的追踪思维,也是跟我是行外人有关,我这时候想的则是完全另外的一回事,就是包裹都是他死后我才收到的,一个死人如何能寄包裹,即便国内的快递行业不规范,他要在生前就做好这一些,可是又怎么解释走廊上的脚步声,那天晚上我家门外的踹门声以及那一滩血?

    既然也不是闹鬼,那就是说还有帮凶!

    我把自己的疑问和猜想一股脑地和樊振说出来,樊振看着我说:”你不错啊,你这头脑很适合做我们这一行,把你借调过来看来也不是白费功夫一场。”

    但樊振却并没有附和我的想法,况且我能想到的,他们早就能想到了,毕竟他们都是非常老练的行家了,而我顶多就算一个还没入门的新兵蛋子。

    他说一切都要以证据说话,现在重要的是先找到段明东的证据,是不是有帮凶还是另有内情,也要等先证实了段明东和这个案子的关系,没有证据一切猜测都是枉然。

    他们已经向检察院申请搜查令,要对段明东家做一个地毯式的搜查,现在报告打上去了还没下来,估计这一两天内就会有结果,到时候先看看能找到什么吧。

    我觉得似乎经过了这些事之后,樊振开始有意无意地做什么都带着我,就像去冷藏室看段明东的尸体,因为他的死法实在是太过于诡异,所以一直被冰柜冷藏着。

    我看到他尸体的时候,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紧张害怕,不知道是因为已经听了太多关于他死状的描述还是别的什么,总之我看到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好似在看一具很普通的尸体一样。

    他的头放在脖子上面,能看到很明显的间隔,这边在事实弄清楚之前也没有急着将头颅给缝接上去,樊振和我说通过她妻子的说辞,那一晚他似乎有意支开她和女儿出去逛街,而且他服用了凝血的药物,看来是做好了准备,只是唯一让人不解的在于,他为什么要约另外一个法医来家里,说是有重要的信息要告诉他,但是等他来的时候看见的已经是尸体了,这是他们一直没有线索,而且也一直想不透的地方。

    他们提出了一些列的假设,比如让郑于洋前来是看到他惨烈的模样,应证死亡时间,就像目击证人那样给郑于洋什么警示,比如不要去碰出租车司机

    他们详细询问过郑于洋那晚上的细节,一遍又一遍,可是郑于洋能给出的线索也很有限,包括段明东在电话里说的每一个字都询问清楚,就是怕遗漏了什么,最后的结论都是段明东那个重要的发现和他一起永远沉寂了下去,又或者,重要的发现仅仅只是他诱骗郑于洋前来的一个幌子而已。

    总之无论是什么,都随着段明东的死亡而埋到了地下,不得而知了。

    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樊振忽然看着我说:”还有一个人知道当时倒底发生了什么,就是你,解剖刀上有你的指纹,你到过现场!”

    这时候我脑海里有一个念头,也可能樊振他们已经有过推理假设,我说:”如果段明东是死后才把头给割下来的呢?”

    樊振听见之后看着我,忽然眯起了眼睛,然后说:”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杀他的人就只能是一个人。”

    我问:”谁?”

    他说:”你!”

    我当即无话,但是樊振随即恢复以往的模样,和我说:”你应该听说过,一个人要是能耐得住疼已经手法足够好的话,是可以把自己的心挖出来而不会死也不会失去意识的,古时斩头之后人不会立即死,有的甚至还能站立起来,所以段明东这件事看似匪夷所思,却是可以办到的,前提是他要保证在大出血之前还活着,再有就是他要能耐住这些疼痛,他除了进行过凝血处理,让伤口的血液很快凝固以给自己争取时间,而且他还给自己注射过止疼的药剂,而且对颈部进行过局部麻醉,以保证自己在割的时候感受不到疼痛。”

    我听着脖子都有些发麻,就好像正有一把刀子在割自己的脖颈一样,我不解:”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樊振说:”暂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割掉自己的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与这个案子有关的所有受害者都是试验品,都是在为这最后的时刻做练习,因为只有用活人做实验才能知道什么时间内人会彻底失去行动知觉。”私扔大弟。

    原来樊振他们早就已经掌握了所有的动机和猜测,现在就差摆在眼前的证据,用他的话说就是,再精密的猜测,没有证据做支撑都是白搭,就都只是凭空臆想,只有当证据被找到的时候,才是成为事实的时候。

    所以樊振说,能在段明东家搜到什么,决定了接下来这个案子的走向。

    说到这里,其实我开始有些不理解为什么这时候他带我来看段明东的尸体,因为樊振要是单纯只是想和我说这些的话,是不用特地到段明东尸体旁边的。

    我提出这个疑问之后,樊振说不为什么,就是带我来看看段明东的尸体,他说自从这件案发,我还没看过受害人的尸体,所以就是带我看看,可樊振这样说我就越是不安,因为我觉得他绝不单纯只是带我看看尸体这么简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4、第三种菠萝尸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