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危机四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彭家开才接起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电话不是我认识的人打来的,因为自始至终他几乎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是单纯的几个字”嗯””好””我知道了”这些。

    挂掉电话之后,他似乎很急,和我说他要出去一下,让我呆在家里不要乱跑。我假装问他要去哪里,他说樊振有事找他,我就装作尊重**的样子没有多问,而是将话题岔开问他:”我那天穿的衣服呢,你放哪里了?”

    彭家开说:”我放在卫生间了,上面沾了血迹,你最好还是不要穿了。”

    我说:”我知道了。”

    然后他就出去了,在他出去之前我到了卫生间去找我的那一身衣服。我看了看上面的确沾了很多血迹,应该是我在现场弄到的,但我却并不是要找来重新穿。而是要找什么东西。

    我于是拿着衣服从卫生间里出来,边摸着口袋边问彭家开:”我口袋里有一本电话薄。你看见过没有?”

    彭家开说:”我帮你换下来的时候没看过里面有没有东西,而且也没有见过。”

    我疑惑地说:”不应该啊,难道是被那人给拿走了?”

    说完我又拿着衣服翻了翻,的确什么也没有,于是我又到卫生间里去找,也没有。这时候彭家开到了卫生间门口问:”怎么,那个电话薄很重要吗?”

    我说:”我的手机被警局封存了,我想找一找孙遥的电话,我记得他的电话是可以打通的,我就是想再打过去看看现在是一个什么状态。”

    接着我看见彭家开的眼神微微有些变化,可是面上的神色却不改,他说:”这时候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很容易把自己置身于危险当中。”

    我将衣服重新放回去说:”找不到那就算了,我只是闲的有些无聊想找一些事来做。”

    彭家开说:”现在你确保自己是安全的就是最重要的事。”私状丽亡。

    说完之后他就离开了,他离开之后我又到了卫生间里继续翻我那身衣服,刚刚的那些说辞都是骗彭家开的,我衣服裤子的口袋里,我从来是不会放东西在里面的,我之所以这样说,只是想看看彭家开的反应,因为我有一个猜测,一个连我自己都不敢确定的猜测,虽然彭家开的表情和反应也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我觉得只要我猜得对,最起码从现在到晚上,他都不会回来。

    翻找了一遍衣服并没有什么发现,我觉得这样翻找也的确是找不到什么的,因为彭家开帮我换下来也必定会翻查一遍,所以我选择了放弃,只是这样多少会有一些不甘心,我总觉得我那身衣服上会有什么线索,大约这就是所说的直觉吧。

    我于是把床底下的手机拿出来,打开之后并没有短信和电话,我按着自己的记忆拨通了张子昂的电话,他和孙遥还有樊振的电话我都特别记过,就是防着万一出什么事可以有紧急联系的人,没想到现在就派上了用场。

    接通电话之后张子昂那边还不知道我是谁,他问:”请问哪位?”

    我说:”张子昂,我是何阳,我需要你帮我。”

    张子昂那边说:”你先等一等。”

    然后我就听见了他急促走路的声音,大约是刚刚不方便讲话,然后他才说:”你现在在哪里?”

    我说:”现在我来不及说那么多,我遇到了一些麻烦。”

    张子昂在那头说:”这不是麻烦,你知不知道现在全警局都在找你,你牵连到命案里头,就连孙遥的案子也要算在你头上了。”

    这些樊振和我说过了,我心里有数,我问他说:”那你还相不相信我?”

    张子昂说:”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我知道樊队在保你,他也不相信你会做这样的事,可是闫明亮和陆周不相信,你要我怎么帮你?”

    我说:”我们在我家里见面,我自己的房子。”

    张子昂说:”那你自己小心。”

    说完我挂断电话,然后我将电话放口袋里,到了彭家开房间,我弯腰看向他的床底下,只见他床底下放着很多东西,我没敢乱动,看了一遍发现有一个盒子似乎是新放上去的,旁边的都积了灰,唯独这个很干净,我于是就拿了这个盒子下来,不去动其他的也是因为积了灰的缘故,很容易留下痕迹。

    我打开这个盒子然后就惊住了,因为盒子里的东西实在是太熟悉了,竟然是一个奖杯,和我在凶案现场看见的一模一样。我立刻看了底座,和我看见的一模一样。

    我看着奖杯,于是找了一个包把它背在里面,再背到自己身上,接着就出了门。

    虽然我的嫌疑比较大,可是因为案子的保密原因,并没有下达通缉令,所以除了警局的一些人之外,基本上是没人认识我的。

    我打了一个的士直接去我家,我上去的时候张子昂已经在屋子里了,我惊讶他怎么进来的,他说他有我房子的钥匙,是在我失踪之后樊振给他的。

    我于是就没说什么了,他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本来我已经准备好怎么和张子昂说了,可是发现了这个现场的奖杯之后我改变了想法,我于是把奖杯拿出来给张子昂看:”你看看这个奖杯有什么问题?”

    张子昂忽然见我从包里拿出一个奖杯来有些惊讶的神色,我把奖杯放在桌子上,他说:”你不应该直接碰,最起码应该戴手套。”

    我说:”这东西在现场的时候我就已经碰过了,再沾上去一些指纹也没关系。”

    张子昂就没说什么了,他拿出手套戴上然后拿起来仔细看了看,最后似乎真的是发现了什么,他指着那里说:”你看这里有破损的痕迹,很细微,像是撞击硬物之后的行成的。”

    我于是问他:”那么你们在现场找到的另一个奖杯上有没有这样的痕迹?”

    张子昂说:”有。”

    难道有两个凶器?

    我继续问:”那么死者头上有几处伤口?”

    张子昂说:”只有一处,初步鉴定是被奖杯砸伤的,但不是致命伤,他致死的原因是腹部的刀伤导致的失血过多。”

    我继续问:”你确定只有一处?”

    张子昂知道我想问什么,他这么聪明,甚至只是看到了这一个奖杯就已经知道了什么,他说:”我们鉴定过,现场发现的那个奖杯的确是击伤死者的凶器,我们已经做过详细的鉴定,并没有任何疑问。”

    我听着张子昂的说辞,他既然这么肯定,那么就是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我努力回忆着当时的场景,瞬间整个人忽然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看着张子昂,然后说了一句:”都怪我,我应该把我的衣服也带过来的!”

    张子昂一时间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问了一句:”衣服?”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奖杯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奖杯不是击伤死者头部的凶器,而是死者防卫的时候击伤了凶手,凶手受了伤,我衣服上的血迹和可能不是死者的,而是凶手身上的。”

    我觉得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死者要让我看这个奖杯,是因为上面沾了凶手的血,还有一个原因我只是揣测,他当时要我拿这个奖杯,多半是知道凶手还在屋子里,打算让我拿起来防身,只是他实在是太虚弱了,以至于根本无法说出连贯的话来,只有求生的本能在驱使着他。

    但然我依旧不解的是,为什么他要让我看奖杯底部。

    于是我指着奖杯底部的这一行字问张子昂:”这些字有什么问题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6、危机四伏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