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由此及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dc`````老爸可不是那么含糊容易骗得人,后来又一直追问了好久,生怕我交友不慎什么的。还好我应对都比较得体,最后才算是翻过去不提了。

    之后我就一直处于失神状态,包括晚饭老妈做了什么菜是什么味道都不大记得,满脑子完全就是这个女人。我试图理了理这个女人在这个案子中扮演着什么角色,才忽然发现她已经漩涡深处的那样一个人。

    因为她一出现就是在所有谜团中心,和她紧密相连的就是那支录音笔,而为了争夺那只录音笔,凶手甚至不惜暴露自己身份,只怪我们当时太过于大意,否则现在至少已经知道躲在我柜子里的是谁了。

    人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睡下之后整晚都在做恶梦。而且全是和这个女人有关的梦,整个梦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反正就是我在梦里到了801。就像鬼片里去到了鬼屋那样阴森森的感觉,等天亮了之后依旧心有余悸。

    有些时候常说梦就只是个梦。可是其实不然,很多时候你梦见的东西却会改变你的心境和一些看法,就像现在无形当中,我竟然对801那个地方,也对那个女人莫名地有些害怕起来。

    早上一大早我才起来张子昂就打了电话过来,我接了之后问说是什么事,张子昂告诉我说是昨天他拿去化验科的混凝土块有了初步的发现,本来昨晚就已经有结果了,只是后来他忙去了,就没和我说。

    张子昂告诉我混凝土块上除了我的指纹,还有其他人的指纹,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放我口袋里那人的,现在指纹已经被拓印了出来,只是因为我们没有指纹数据库,所以无法做数据对比搜索,他说他私下将指纹和警局内部的数据库做了一个比较,结果竟然找到了吻合的人。

    听张子昂说前半段我本以为这事不能成了,但是听到这里之后才出乎意料地竟然找到了,我问:”是谁?”

    张子昂说:”电话里说不大清楚,我打你电话是告诉你早上你不要去写字楼那边,直接到警局化验科这边来,到时候我再和你细说。”

    之后张子昂挂断了电话,我这时候正洗涑打算去上班,要是他不打电话来,我就往写字楼办公室去了。

    我到了警局的时候,张子昂已经在那边了,同时在的还有闫明亮,闫明亮这个人不比樊振亲近,有些凶的样子,他见我来倒也没说什么,我悄悄问张子昂是怎么回事,张子昂才告诉我他做了对比之后发现这个人就是警局里的人,孙遥坠落那天傍晚他也去过现场。

    这个警员的名字叫洪盛,是个工作了十多年的老警员了,今年37岁,而且是个单身,并不是没结过婚,八年前离婚了,目前一个人生活。

    张子昂说既然是一个人生活,那么在行踪上就会不好掌握,目前人已经被控制起来了,防止逃窜,今天早上过来就是做一个初步的审讯。

    我这才明白闫明亮为什么也会跟过来,他是副队,樊振不在,就是他说了算。

    我不是办案人员,是不能参与审讯的,所以张子昂让我在外面等,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既然没有我什么事为什么要把我喊到警局来,特别是他们去审讯室之后,留了一个警员看着我,我才明白,他们喊我来这里,是一种变相拘禁,因为我也是嫌疑人之一。

    我猜透了里面的原因却并没有说出来,也没有因此而愤怒,我在樊振的办公室呆了这么久,自然知道办案的程序,怀疑任何人是他们必须必备的技能,即便是我也曾怀疑过孙遥,所以这事你怪补上任何人,你唯一能去怪得,就是自己为什么会摊上这样的事。

    张子昂和闫明亮审讯出一些什么来,我不得而知,他们也不可能告诉我,即便张子昂想和我说什么,但是鉴于闫明亮对我的态度也不可能让他说出什么来,我从他们的表情上看不出什么来,于是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之后闫明亮就要回去,留下张子昂来照管我,他说陪我去看看马立阳女儿。

    马立阳的女儿已经没有安置在警局里面了,在对她做了全身检查包括加上她的一些说辞之后,医生觉得她受过刺激导致心理有一些问题,所以被带到了心理健康中心,说白了精神疾病管控中心,无论是医生还是警局这边,都觉得暂时将她安置在那里是最合适的,警局这边则派了专门的女警员去看管她以防不测,毕竟她和凶手还有接触。

    更重要的是,闫明亮离开之后,张子昂和我说,他们怀疑马立阳女儿和洪盛之间有什么关联,虽然目前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实这一点,可是她们两个人都身处于案子的中心,应该是有某种联系的。

    我听着张子昂的说辞稍稍有些奇怪,于是就试探地问了一句:”洪盛不应该是凶手吗?”

    张子昂却轻轻地摇了摇头,他说:”目前来看,他顶多就算是一个帮凶,凶手另有其人,虽然他是警局的人,可是能自由出入我们写字楼的办公室也是不可能的,他没有授权,既然现在警局里面有了内鬼,那么我觉得就不应该只有一个,我们办公室里也有,他就是孙遥失踪的原因。”

    张子昂说的也的确有道理,而且他做出这样的判断,一定是从洪盛身上知道了什么,只是我没有追问,如果可以说并不用我问张子昂也会告诉我的。

    我们很快到了精神疾病管控中心,进去到里面之后见到了警局的警员,竟然是那晚上帮我追认的警员,他见到我也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问我说:”那晚上那人后来找到没有?”

    我摇头,因为这几乎已经成了一个悬案,那人出示的身份和证件全都是假的,完全靠记忆中的模样去找犹如大海捞针,而且之后他就像彻底消失了一样再没有任何线索,最起码警局这边没有再找到半点线索,我猜着可能是自己藏起来了。私夹大划。

    之后我才知道这女警员叫段青。

    我们进去看了女孩,她也一直在旁边,因为这次我们不是来获取一些关键信息的,纯粹就只是来看看,其次也是看看她对我有什么反应,并不需要段青回避。

    女孩还是如我早先见到的那样,看见我们进来之后就盯着我看,眼睛都不眨一下,我已经或多或少知道一些缘由,也不觉得惊讶,也看这她,张子昂简单问了段青女孩最近的情况,段青说她送来之后就一直这样,非常安静,也不闹。

    医生对她也坐了心理鉴定和精神鉴定,精神上倒是没问题,只是心理上因为受到性侵和强行观看分尸的影响,多少都会有些影响,说是她这样安静冷漠就是因为因为长久身处这样的环境中造成的。

    听到这里,我觉得她和我很冷静地说起她弟弟的死因这事的时候,我也就丝毫不觉得奇怪了。

    见她没事,我们也就放心了,于是就离开了,前后也不过二十分钟。出来之后张子昂则问我说:”你看出来什么异样没有?”

    我没有丝毫准备,再来之前张子昂也没有和我说要观察什么不寻常之处,我于是摇头:”和我那晚上见她也没什么区别。”

    张子昂听了则又问:”那你想起一些什么来没有,她说见过你就应该见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2、由此及彼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