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主谋与帮凶? 为金钻1000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洪盛家的线索和801腐尸案的相继发生,给段明东的命案提供了很多线索。

    事后对洪盛家发现那本相册做的仔细调查之后发现,上面的尸体都能在验尸房找其人。索然有些尸体已经不在停尸房里了,可是依然能从档案资料中找到。

    顺着这条线这么一查下去,更惊人的事实还在后面,一些经由这边验尸房验尸之后的尸体。特别事对于那种无人认领的尸体,表面上是运送到殡仪馆去了,可事实上却并没有,而是被私下保留了下来,这些人被段明东分尸然后分别保存运送,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尸体的残肢被当做商品卖了出去,就像在洪盛家冰箱里发现的手臂。而且这样一件残肢的价格非常高。

    也正是有这样的收入来源,段明东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我那个小区买房,殊不知他做过多少这样的事。而且大多时候验尸房的尸体都是无人认领的,他竟然直到这些案子爆发之后才被发现。

    这事一出。验尸房所有的法医都难逃其咎,因为尸体的处理经由法医这边,段明东这样做其他法医一定知道,但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说出来,所以他们也就值得怀疑了。

    警局专门验尸的法医一共有两个,段明东和郑于洋,其他时候化验科的警员会客串一下,段明东死后对尸体的鉴别主要由郑于洋来做,段明东那件事他也是间接的受害者,倒也没受牵连。

    本来法医位置空缺需要重新招一个,但是一时间人事调动安排还是有些困难的,所以这段时间就一直是郑于洋在做,真到了不得已的时候,只能委托有关医院来做。

    所以我们第一时间找了郑于洋,他那时候正在验尸房里面工作,我们径直就去了验尸房,进去的时候他正坐在椅子上休息,就连我们进来也没有反应,而停尸台上还有尸体等待查验,警局的负责人过去试图拍醒他,但是手才搭到人身上就缩了回来,问他说怎么了,他看着我们说:”人已经僵了。”

    然后才有人去试他的呼吸,发现呼吸已经没有了,人更是已经僵硬冷了,已经死去多时。

    只是从外表完全看不出人已经死去的迹象,他甚至都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警局的负责人问说要不要送医院,樊振说不用了,人已经死透了。

    为什么樊振会这么肯定,所有人都没有做声,但我想到了那天我去找他,他摆放在桌子上的照片,我记得照片上的死人也是这样如同睡着的模样,于是我多看了樊振一样,却发现樊振也正看着我。

    旁边警局的人说:”是不是畏罪自杀了,服用了安眠药之类的?”

    但是没人做声,既没有附和也没有否定,而我知道这是一中无声的否定,如果他只是简单地服用安眠药死亡,办公室里的这些人也就不用都这样沉默了。

    之后樊振将警局的人给差了出去,说这里留给我们处理就可以了。警局的人一出去,樊振就问:”眼前的死亡谁有了一些想法?”

    没有人做声,因为就目前的死法来看,除非做详细的尸检,否则单靠简单的检查和看是找不出什么来的。

    我听见闫明亮率先打破了沉默说了这话,樊振说:”尸体不能做尸检,一刀都不能划。”

    我们都想不通,问说:”为什么不能做尸检?”

    樊振说:”因为会破坏证据的完整性。”

    他这话我有些听不大懂,但是想到他之前和我说的话,他说他最近在跟那些案子,而且从来没有和办公室里的人提起过,我们都不了解内情,可他是了解的,现在忽然有一个类似的,自然他是最了解过程和内因的人,所以不让尸检自然就有理由。

    而一个人能这样平静地死掉,除了正常死亡,恐怕就没有其他了吧,而樊振则接着说:”我需要你们从凶杀的角度去看,这人是怎么死的。”

    我觉得因为经验上的一些缺乏,从开始我就已经退出了这个高难度的推测,我看见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在验尸房里找寻线索,就只有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一旁,我是能够推测一些心理活动,但是一到了实际找寻线索,和办公室里的其他人相比就会相形见绌,所以除了干瞪眼真的没别的能耐了。

    事实证明,验尸房里并没有任何异样,最后有人看了验尸台上的尸体,这是马立阳儿子的尸体,我看见他的胸口到腹部有一个y字形的缝合伤口,应该是验尸解剖又缝上的。而这时候只见缝好的线又被拆开了一半,工具都还留在边上,可以推断郑于洋正在重新解剖尸体,但是很快就死了。

    那么疑点就来了,既然马立阳儿子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为什么郑于洋还要重新解剖尸体?再有就是他是怎么死的,里面没有任何别的痕迹,而且这是在警局里面,想要做到杀人于无形基本上非常困难的,可是现在凶手不但做到了,还成功地把谜团留给了我们。

    于是细心的我们又去找了郑于洋的尸检笔记,但是找到的都是关于除此尸检的一些笔记内容,至于为什么要重新解剖却没人说得准,大概郑于洋根本就没写,都记在脑袋里了,现在这些也随着他的死去而断掉了。

    我觉得凶手总是会比我们早一步,我们才开始怀疑警局的法医,结果法医就死了,只能说凶手对我们的行踪掌握的太精确了,甚至比我们还要了解我们自己。

    樊振的视线最后聚集在了马立阳儿子的尸体上,他说重新解剖或许能再发现什么。于是很快樊振联系了他熟识的法医来帮忙,在这期间办公室的人并没有离开验尸房,也没有去动郑于洋的尸体,而是将一切保持原样。

    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这个法医才赶来,他年纪已经六十多了,已经不再从事法医这行当了,而是在被一家医院聘请了过去。他过来之后樊振让他帮忙看看马立阳儿子的尸体有哪里不妥当。

    他仔细翻看了尸体,又将缝好的线剪断,我一直都在旁边看着,以前要我来看这样的场面我绝对看不下去的,可是随着看到的尸体越来越多,这样的场景越来越多,现在已经不像原先那样害怕了,大概说的见怪不怪就是这样吧,当你习惯了一件事之后,就会变得习以为常。

    缝好的线被拆掉之后,这老法医从马立阳儿子的尸体里头拿出一团什么东西来,看着像一团侵血的纱布,他也是有些奇怪地拿着左右看,我们更是伸长了脖子想看清楚这倒底是什么东西。

    最后还是老法医先开口问:”这东西怎么会放在尸体里面,看着好像是止血的纱布。”

    我看见上面几乎已经被血迹彻底染湿了,不禁生出一个疑问来,马立阳儿子是一个死人,而且还是被冰冻过的人,怎么可能有这样流动的血液来染湿纱布。果不其然老法医也提出了相同的疑问,他说的就肯定一些,他说:”这血应该并不是男孩的,而是别人的血。”私冬呆亡。

    至于是不是,这样对血液样本做对比之后才能知道,老法医说七八成不是,除了这团纱布,他还找到一个疑点,他说:”不算这次,尸体被缝合过两次,也就是做过两次尸检是不是?”

    这点我们还真没有发现,老法医则指着缝合部分的针眼说:”虽然第二次缝合力图按着第一次缝合的眼在缝合,但还是会留下二次缝合的痕迹,稍有经验的法医都能看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0、主谋与帮凶?为金钻1000加更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