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在陌生的地方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盘光盘已经彻底损毁了,我是这认为的,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但应该是无法修复了,要是能修复的话也就不用做这样的手脚。孙遥则还是拿去做了技术还原,我不知道能不能有什么起色,但已经不关心了。我这时候关心的是另一件事,所以趁着他们都不注意的时候,我离开了写字楼,回家去了一趟。

    我回去的是我自己的家里,看到那样的视频画面之后,我觉得我家里除了带血的衣服和凶器,还应该有手套,可是手套没有和这些东西一起出现。现在应该还在家里。

    本来这件事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但是我心中就是有些别扭,所以就没有喊孙遥和张子昂一起。虽然目前我还处在不确定的危险当中。

    我用钥匙开了门进去,一阵子不住人屋子里有一股子荒弃的味道。我于是走到阳台把窗户打开,稍稍给里面透透气,之后折回到客厅里径直去了卫生间,也就是上次老爸发现带血的衣服的地方,我找了一阵,什么都没有,我觉得手套一定在家里,可就是不知道会在哪里。

    我于是在沙发上坐下来,想着要是东西真是我自己放的,那我我会把东西放在哪里?

    于是我起身走到房间里,然后走到床头的地毯上,身子趴在地毯上把床头柜挪开,床头与墙有一道缝隙,我会把一些东西放在里面,我觉得如果我想把什么东**起来,这里似乎是绝佳的位置。

    我从里面把放东西的盒子一个个拿出来,接着就一个个打开,果不其然,我才打开第一个盒子就看见这双手套就这样被我放在里面,上面的血迹已经彻底干了,虽然我自己早有准备,但是看见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这也就是说光盘上的内容是真的,我的确去过凶案现场,而且还做了让人匪夷所思甚至是惊悚的事情来。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见敲门声从外面传来,似乎是谁在敲门,听见声音我把手套放回盒子里然后盖上,这才出来到客厅里,但我没有选择开门,而是从猫眼里去看是谁,但我看向猫眼的时候,却发现猫眼上有什么东西,我凑近了看发现是血迹,已经干了,我觉得不对劲,猫眼上怎么会有血的。

    我没有将血迹给刮掉,而是透过猫眼往外面望出去,外面一个人也没有,看见没人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有些害怕,如果是正常人敲门是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的,接着我意识到我没有反锁门,虽然从外面不可能有人把门打开,但是出于保险我还是把门保险起来了。

    然后我走回房间里,可是才走了一两步就忽然整个人脊背发凉,我开始意识到不对劲,然后猛地折身,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就把门的保险打开了,然后瞬间把门打开几乎是逃一样地冲了出去。

    我甚至都来不及坐电梯,而是直接从楼梯就一直往下飞奔,一口气下来到了院子里,我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就到了外面的街道上,我立刻掏出手机翻樊振的号码,我的手在抖,这是因为害怕,因为深深的恐惧。

    樊振很快就接通了电话,我用急促的声音说:”我有些害怕,有人要杀我。”

    我只记得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樊振听见我说这样的话,立刻问我这时候在哪里,我于是照实说了,他又问孙遥和张子昂呢,我说他们还在办公室,然后和他说是我自己独自回来的,他们不知道。

    于是樊振说让我站在人多的地方不要乱走,他现在走不开,他马上让孙遥和张子昂过来,我这时候稍稍平静了一些,答应下来,之后就到了旁边的超市门口站着,那里人稍稍多一些,能有点安全感。

    二十多分钟之后孙遥和张子昂就赶了过来,他们见到我的时候也是纳闷,张子昂倒是什么都没说,孙遥则问我说刚刚我还在办公室里,一转眼人就不见了,要不是樊队打电话过去,他们都没意识到我不在办公室了。

    我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好,孙遥大约见我脸色也不好,于是也不说了,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才说:”我家里有人。”

    听见我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但是他们很快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张子昂说:”我们别在这里说,先上去看看。”

    于是我们又重新回到我家里,我把门打开了,里面还是和我出来时候一样,但是我却觉得有些异样的阴森,孙遥把门关上,接着问我:”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才把刚刚的事和他们说了一遍。

    刚刚我在房间里的时候听到敲门声,于是先入为主地以为是有人在外面敲门,但是很快我才反应过来敲门的声音不对,从外面敲听起来应该是很沉闷的那种,就像隔着什么东西,可是我听见的却没有这种沉闷感,很快我就反应过来这不是在门外敲,而是有人在门里面敲门,我当时在房间里,我还没有出来敲门声就已经没有了,所以我当即反应过来我家里有人。

    听见我这样说张子昂站在门里敲了敲门,的确是这样的声响,与我听见的基本上一样,只是又有点不一样,我觉得不一样是因为我当时在房间里,所以一时间没有分辨过来。私布低技。

    他们则在我家里找了一遍,并没有人,之后在房间里他们看见地毯上放着几个盒子,问我说:”这些盒子是你放在上面的还是不是?”

    我只见放着手套的盒子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的手套也不翼而飞,我这时候才看着他们说:”他拿走了里面的东西。”

    很快孙遥就到了外面,大约是想去看看人是不是还在外面,只是我觉得人很可能已经走了,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他有充足的时间离开这里。

    果真孙遥并没有找到什么,他们问我这人拿走的是什么,我只能照实说了,因为孙遥看见过结尾处光盘上的画面,他已经知道意味着什么,他说这事得和樊振好好报告。

    我也暗自懊恼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就回来了,应该叫上他们一起的,也不至于弄成这个样子,只是现在后悔没用,我又想起猫眼上的血迹,于是和他们说了,他们也看了血迹,孙遥用手机拍了照片做保留,他说从干涸的程度上看有一些时间了,如果真要说起来可能的时间,多半就是出租车司机死亡的那一晚。

    其实我看见的时候第一个反应也是那晚,因为只有那一晚我身上沾有血迹,我不认为这是什么别的人无意留下的,倒是我自己留下的更可能一些,而且那之后我基本就没有好好在这里住过,所以没有留意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于是接着另一个问题也就来了,如果是我留下的,那么我为什么会把血迹留在猫眼上?

    想来想去也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当晚我把头颅这些东西抱回来之后,有人来过我家,最起码就像我之前经历的那样,有人敲了门,我从猫眼上去看,可能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把血迹留在了上面,除了这个解释,也就没有其他更合理的推测了。

    孙遥和张子昂于是这样想的,但是我住处的监控已经被调过了,那一晚上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孙遥说:”要是那个人就藏在这楼里没有出去,或者他就住在里面呢?”

    我已经不敢说话了,和我住在一栋楼里,我根本就不敢去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在陌生的地方醒来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