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3、阴谋的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但他们关心的却并不在这里,而是门为什么开了。

    张子昂说他们听见了外面有脚步声响起来,再接着就有人在外面低声喊我的名字。张子昂和孙遥说他出去看看,让孙遥留在房间里看着我。可是张子昂这一出去就是好久,可是外面脚步声又响了起来,孙遥捉摸着这事不大对。又怕张子昂出事,于是就也出了去。

    关键的地方就在这里,孙遥说他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上了,他担心我一个人在屋里不安全,还特地检查了一遍,确认关好了才出去的。

    听完他们的说辞,我后背已经一阵阴冷,后怕一阵阵袭来。我问出声:”那我醒来的时候门怎么是开着的?”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答得出来,唯一能告诉我们的只有监控。

    上下楼的监控不归写字楼的安保管理,而是在办公室旁边额外有一个监控室。那里同样由值班的警员负责监控,所以孙遥说我们现在可以到监控室去看看倒底是个什么情形。

    于是我们都去了监控室。但是到了楼下让人意外的是竟然没有人值班,整个办公室里空空如也,包括监控室,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监控室的门就这样开着,只见显示器是开着的,可是监控画面却是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孙遥上前弄了弄,然后转头看着我们说:”连接线被拔掉了。”

    我问:”今天是谁值班?”

    孙遥说:”今天没人值班。”

    张子昂说:”我们找找看,不要是出了什么事。”

    于是接下来我们在整个楼层里都找了一圈,办公室也都还好,门都锁着,并没有什么异样,唯独就是这监控室,既然没人值班也就是说门也应该好似锁住的才对。我们检查了门窗,都没有被撬动过的痕迹,也就是说这是被正常打开,也就是说,在监控上做手脚的人有这里的钥匙。

    不能调出监控来看,我们选择了重新回到楼上,顺着之前的思路,如果门的确被打开了,而我却安然无恙,也就是说这个把门打开的人并不是想加害于我,但他又不会平白无故地只是把门打开,所以他应该会进入到房间里来,甚至留下什么东西来。

    所以我们回到房间之后就在寻找这个房间和他们出去之前有哪里不一样了。

    最后的发现是在我睡的枕头下面,下面有一个信封,像是一封信的样子,上面什么都没写,我于是将信封撕掉打开,本来以为里面会是信一样的东西,可事实证明不是,里面是一张照片,当我看见照片的时候吓了一跳。

    这很显然是一张偷拍照,是我站在自己家里阳台上打电话时候的场景,其实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生活场景,但是让人觉得头皮发麻的地方在于客厅里,那里可以看见站着一个人,就站在我身后我却根本没有察觉。

    我能记起照片上的场景,这是不久前的一个早上,而且我能确认那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家里,家里除了我之外是不可能有别人的。

    这个人基本上能看清一些面貌,也不算模糊,看得出照相的人用了好的镜头,我盯着看了好久,觉得自己压根就没见过这个人,而且为什么他会在我家里我也说不上来,那段时间我完全就没有察觉。

    孙遥和张子昂也看了,都问我认识这个人不认识,我自然摇头,他们就不说话了,之后他们吧这张照片当做证据收了起来,并安慰我说先不要多想,等明天他们把照片上的这个人扫描到电脑里面做一个数据对比,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人的一些信息来。

    我想着也只能这样了,但是一些疑问却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说别的,是谁把照片放在了我的枕头底下就已经够匪夷所思了,还有照片又是谁拍摄的,但无论是谁,总不会离开我们小区的范围,或许这个人也住在我们小区里面,从拍摄的角度上,应该是能确定他的方位的。

    最让我想不通的则是,他为什么要把这样一张照片用这样的方式放在我的枕头下面?

    我想不通的这些问题,也是孙遥和张子昂想不通的地方,到了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张子昂和孙遥一前一后出去,他们出去了这么长时间是去了哪里,张子昂说他去了楼下,可是孙遥却说他去了楼上,最后他们是在走廊上遇见的,很显然是有人把他们往这两个地方引,目的就是让他们离开房间。

    问他们找到什么没有,他们都摇头说没有,他们都说出去的时候,一个看见电梯在往楼下跳,而且最后停在了某一层上另一个则是看见电梯在往楼上跳,也是停在了某一层上。

    可以肯定的是,这里有人,但是不知道是谁,而且很可能不是一个。

    我说:”这人没有房间的钥匙也进不来,我总觉得这个人应该对办公室和我们的住处非常了解。”

    张子昂则问孙遥:”你出去之后用钥匙反锁房门没有?”

    孙遥摇头,张子昂继续说:”这样的话,即便没有要是也是可以把门打开的,只是需要一些特定的手法,而且这个写字楼本来就不是闲人止步的那种,所以有人能自由上来也不足为奇。”

    张子昂显然是在反驳我的观点,只是说的比较委婉而已,我也没有继续争辩,只是觉得这后面一系列发生的事让我有些后怕不已,更重要的是,我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我甚至都无法知道是谁来过,如果这个人要杀我,我都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所以后半夜之后,孙遥和张子昂就半步都不敢离开了,在我躺下之后,张子昂忽然说了一个很奇怪也让人很惊悚的话,他说:”我记得你家里当时藏了两个人,一个提醒你,一个却伺机害你。”

    我不知道这时候张子昂为什么忽然要提起这件事,但是张子昂很快就说道:”如果现在我们房间里也是这样呢?”

    听见他这样说的时候,我已经从床上翻坐了起来,惊呼道:”什么?”

    而与此同时,张子昂已经起身打开了灯,灯光亮起来的时候,他的视线忽然就停留在了卫生间里,我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卫生间的门关了三分之二还多,张子昂问我:”我们出去之后你去过卫生间没有?”

    我摇头,与此同时孙遥和张子昂都已经掏出了配枪,他们警惕地走到卫生间边上,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然后张子昂将门缓缓推过去,我一动不动地看着,接着我看见卫生间的门下露出一双脚来,有一个人站在门背后。

    张子昂和孙遥也都看见了这个人的脚,他们都将枪指向了门后,然后孙遥大声说:”出来,否则我就开枪了。”私团讨血。

    孙遥当然是吓唬他的话,即便他们配枪也是不能随便开枪的,除非的确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而且他的话丝毫没有起到作用,这时候我留意到一个细节,只见张子昂朝孙遥使了一个眼神,示意他留意另一边,然后他将门一直往里面推,我看见门到了墙边上,也就是说,门后没人,只有一双鞋子。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只能在安全的地方一直看着却不敢往前靠一分一毫,这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了别的什么,于是看了看身后的床,于是弯下身子看向了床底下,就在我弯下腰去的时候,我果真看见一个人也趴在床底下看着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83、阴谋的味道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