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0、不合理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是我从经历过的案件里学来的,一旦你躲到高层处,他即便找到了801也不能确定我的去向。可是我如果朝下去被他撞见就彻底完了。

    我一口气往上面去了三层左右,然后出了楼道躲到楼层里,虽然这里楼层并不长,但最起码有藏僧处。只要你想藏。

    这个时候我当然不敢打电话,于是快速给张子昂和樊振同时都发了信息,告诉他们有人在找我,我处在危险当中。

    他们俩很快就给我回了信息,让我注意安全,他们马上就过来。

    我一直站在隐蔽处听着外面的动静,外面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这样一藏就是二十来分钟。直到我收到张子昂的短信,他问我在哪里,现在他就在801门口。我不敢出去,于是告诉他我在11楼。让他上来。

    张子昂看到我的时候问我:”你还好吧?”

    他说我当时脸色苍白,看着一点血色都没有,我告诉他这完全就是吓得,试问谁遇见这样的情形不害怕。当然了看见张子昂之后我稍稍缓过来了一些,毕竟有了熟悉的人在身旁,那种恐惧感会压下去很多。

    我和张子昂来到楼下,樊振也来了,他这时候正在801里面转着看,看见我的第一句话不是问我怎么样了,而是问我:”你看见了。”

    说完他看了看电视,我明白过来他说什么,于是点了头没有说话,他已经翻看过座机的通话记录了,他说那人又打了一次,上面一共显示了两次,而且有明确的时间记录。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说:”有人给801的座机续了费,因为上次我们来的时候座机已经停用了。”

    樊振说的很轻巧,但是在我听来却是不得了的事,那么打电话的也肯定就是这个人了,这房子是段明东的,现在他全家都死了,自然没有了房东,否则出了这样大的事,房东早就出面了。这是我们心照不宣的事,谁也没有提,当然了续费的肯定不是段明东。

    说完樊振继续说:”你四处奔跑太危险,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去投案自首。”

    听见樊振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我根本一点主意也没有,但是投案自首就意味着我很快就会被各种不利证据指认为杀人凶手,而且自己想找到什么也再也不可能,到了这时候肯定就会如同凶手算计的那样,彻底成了他的替罪羊,成为第二个彭家开。

    我说:”与其变成那样,我不如直面凶手,或许还能有搏一搏的机会。”

    张子昂在一旁始终没有说话,樊振看着我也就没有再说话了,他想了好一阵说:”既然这样,你还有一个去处。”

    我听见樊振这样说,像是绝望中忽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但又马上对樊振的表情疑惑,如果有这样的选择,为什么还要劝我去自首,似乎在他看来,去这个地方比去自首更艰难。

    我于是谨慎起来,在他说出来之前我说:”那是一个什么地方?”

    樊振说:”劳教中心,这样你可以暂时逃避警方的追捕,除非他们直接找到你的杀人证据定案,否则是无法把你带出来的。”

    我听见劳教中心这几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虽然我不完全了解那是个什么地方,但我知道那绝对是个更坏的去处。私纵每划。

    我于是不做声了,樊振说:”你怎么想?”

    我知道我现在的情形,我说:”我留在601。”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张子昂说:”如果你被抓了,我和樊队都会有渎职的处罚。”

    我看着张子昂,的确是这样,他们知道我在哪里却没有依法办事,反而帮助我逃脱,到时候他们肯定也是难以解释的,我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自私,张子昂则继续说:”我和樊队都讨论过,或许当你自首之后,就会有新的证明你清白的证据出来,然后樊队就可以重新让你回到队伍中来。”

    樊振并没有亲自和我说,我看向樊振,樊振点点头,他说:”但是这不是绝对,我只是觉得凶手看到你自首,会觉得索然无味,因为他显然是期待你奋起反抗,最后做出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事,甚至可能真的去杀人,到时候你彻底坐实杀人凶手的罪名,为自己辩无可辩,这才是他最想看到的。可是如果你去自首,他反而觉得会这样做就没有意义了,所以这时候我们救不了你,只有凶手可以救你,虽然他接着就会有更多的动作。”

    我听见樊振这样说,也知道这就是在做一个赌注,赌凶手的变态程度。

    ”那好,我去自首,但是我不承认一切嫌疑。”我是这样回答他们的。

    最后我是由张子昂和樊振带到警局的,他们的解释是我找到了他们寻求庇护,并没有提及我是自首几个字,警局里也是心照不宣,因为我涉及到命案,暂时要拘留待查,目前只是拘留,在这期间是不能放我出去的。

    樊振告诉我我的拘留期是15天,如果15天后还不能找到其他直接证据的话,我就可以申请保释。

    我的东西都被没收了,完全就像一个囚犯一样被关押在警局的拘留室里,负责审问我的自然是樊振他们几个,在这件事上,闫明亮和陆周更加主动,所以多数时候都是他们来问我,我坚持辨认,即便在他们拿出那些不利于我的证据的时候,我就坚持一句话拿出我杀人的直接证据来,没有证据这些都是你们的臆想。

    似乎臆想这个词伤了他们的自尊心,也侮辱了他们的智商,最起码他们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们听见这个词的时候很愤怒,但是他们却不能对我进行刑讯逼供,毕竟他们还是忌惮樊振的。

    我坚持不认罪,他们找不到新的证据,这样耗了三天,我也累,他们也累。其实我最不能明白的事就是为什么他们两个要针对我,而且一直认为我就是凶手。

    直到第四天的时候,我忽然有了答案。

    其实这是一个很无意的动作,也是一个无意的发现,在闫明亮审讯我的时候,我看见他无意间摸了下额头,然后我发现他用手无意间带起的头发边缘有一道伤口,似乎是新的。

    我看见之后没有盯着看,他也没有发觉,但是我却很快就想到了那个奖杯,那个砸伤人的奖杯,他还在重复地问我之前的问题,我依旧面不改色地回答他,最后到了僵持处,我说:”我要见樊队。”

    他说:”樊队不会见你的。”

    我觉得这时候和他反而不能服软,否则他会看出什么不对劲来,我于是说:”我有和樊队举报你刑讯逼供的权利。”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悠悠地说:”可是我并没有。”

    我想了想于是忽然撩起自己的袖子狠命地咬了自己的手臂,我下口很重咬得满口血,钻心地疼,然后我把含了一嘴的血和唾沫就吐到了他脸上头上。

    然后我握着流血不止的手忽然大喊大叫起来:”救命啊!”

    我知道他一直都是关闭了监控的,里面发生了什么,外面没人知道,我只知道,只有一个想要掩盖自己罪行的人,才会契而不舍地想要去找一个替罪羊。

    闫明亮坐着没有动,只是看着我却并没有恼怒,只是和我说:”你很聪明,你用这样的手段我很意外。”

    我叫唤几声之后回答他:”樊队没说错,他不想让游戏就这么结束,所以你就是他安排的新的证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80、不合理的地方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