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3、汪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y~}}}}}这个唯一的不寻常地方是在手机的通讯录里,因为里面多了一个联系人,而且完全是一个陌生的联系人。我觉得这不是我添加的,因为我压根没有一点印象,而这个人的名字叫董缤鸿。

    我翻看这些的时候是在医院里了,录完口供之后张子昂带我到医院包扎。他们都没有看见过现场,只见到了闫明亮发疯的场景,所以几乎人人都以为我手上的伤口是闫明亮咬的,我也懒得解释,因为要和每一个人都解释清楚是我自己咬了自己,那我岂不也成了精神病。

    其实我要见樊振并没有这么麻烦,即便我不要求见他,樊振也会见我。见到他的时候我把看到的说给他就行了,之所以要这样虐待自己,是因为我知道凶手在看着我。他一定通过一种很特别的方式在看,可能完全是我现在想不到的情形。但我知道这样重要的时刻他一定会在看。

    所以我将自己的手臂咬出血完全就是在做给他看,同时我也在观察闫明亮的反应,我看到的震惊不是兴奋,我觉得要是真正的凶手,看到自己的猎物在绝境中自残肯定是会无比兴奋的。私岛爪扛。

    当然了,当时整个审讯室里也只有我们两个人,除了他我也看不见其他人的表情。

    但是我有一种直觉,就是闫明亮的情形多半会和洪盛的差不多,他们一个是警局里的人,一个是办公室里的人,想想都让人打冷战,试问一个专门负责追凶伸张正义的人却是这样凶残变态的一副嘴脸,谁能不怕。

    张子昂这里我和他说是我自己咬的,张子昂似乎已经猜到了,他说要真是闫明亮发疯咬的,估计现在我手臂上的这块肉已经没有了,我听出一些异样来,看着张子昂,想等他把没说完的话给说出来,他说:”他那股子变态劲儿可远不止你看到的那样。”

    我开始疑惑起来,于是问他:”你是不是早就发现了什么?”

    张子昂摇头说:”他装的很像,没有人怀疑过他,当然樊队是怎么看我就不知道了,否则他也不会做到副队的位置。”

    我继续问:”可是刚刚你怎么说”

    张子昂说:”他是一个警察,而且是一个在特案组做了这么多年的探员,你像如果他真的发起疯来,谁能拦得住,所以当时的情形不大可能是他抓狂咬你。”

    张子昂心思细腻,这么细小的一个线索也能推出这么多东西来,不得不佩服他的细心。医院那边听见我是被人咬了,于是建议我做个化验防止感染什么的。

    这个化验两个小时出结果,于是我就和张子昂在走廊上坐着等,也就是这个空隙里,我找到了手机里的异常,但是发现这点异常之后,我盯着号码看了好一阵,确认自己的确一点印象也没有才终于罢休,我想拨打号码过去看看这是个什么人,可是最后止住了,我也没有和张子昂说,一来是我还没有想好怎么组织语言,二来是我们在医院的走廊上,不适合说这些。

    中间并没有什么插曲,我拿到了化验报告,张子昂也在一旁帮我看,我看到最后的医生签字那里写着”正常”两个字,心上倒没有什么反应,因为这本来就是我自己咬的自己,能有什么事,倒是张子昂像是看到了我的秘密一样:”原来你是a型血。”

    我问说:”a型血有什么不好吗?”

    张子昂说:”我记得比较招蚊子。”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他开玩笑,说完他就笑了起来,我也笑着说:”蚊子的确喜欢咬我一些。”

    我的嫌疑既然已经解除,就不用再躲躲藏藏,我自然不敢回自己家里去,现在那里提起来就是一团心理阴影,包括801更是。张子昂送我回到了爸妈家里,我则一心还想着闫明亮的事,张子昂和我说:”既然你暂时不参与办公室的案子,就休息一阵子,警局那边的人都盯着呢,万一有个什么,你又该解释不清楚了。”

    张子昂是为我好,的确现在我身份尴尬,虽然关心好奇,但还是先不要过问为好。

    爸妈见到我只以为我与往日一样,我用衣服盖住自己包扎过的伤口,不让他们看到,免得他们担心,问起来我势必要说谎,按照老爸对我的了解,很快就能拆穿了去,到时候就瞒不住了。

    哪知道回到家又有了一个包裹,我觉得我现在看见包裹都会莫名地紧张和害怕,老爸和老妈也是被吓怕了,拿到包裹之后就动都不敢动地放在角落里,等着我回来拆,甚至连别人都不敢说一句,生怕因为做了什么而威胁到我的安全。

    这个包裹要小一些,有一定重量,我掂了掂,心上有些暗暗发悚,因为这种量的大小,怎么这么像一个人头,关键是你还能感觉到里面这东西有一定的滚动。

    我几乎是咬牙把包裹打开的,可是打开之后,却让我意外到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因为里面并不是什么人头,而是一个菠萝。

    是一个菠萝!

    老爸和老妈不知道内里,立刻舒了一口气说:”吓死我们了,还以为又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原来是有人给你寄了土特产来。”

    我却没有说话,很快我的脸色就挂不住了,因为我忽然感到一阵恶寒,从脚底一直延伸到脊背到后脑勺,我和老爸说:”你们见过寄土特产只寄一个的吗?”

    我去看寄件人的地址,果不其然,除了我的地址信息是对的,寄件人那里地址依旧是那个错误的地址,而且寄件人依旧是枯叶蝴蝶。

    又是他!

    到了现在,我甚至都不敢去动这个菠萝,我被绑架之后那个人和我说”菠萝”这两个字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现在给我寄一个菠萝来也绝对不是偶然,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关联,闫明亮也说了菠萝,那么这既是一种对接的暗号,又是一种提示,对我的提示,可是他们要提示我什么?

    我没有把菠萝拿出来,怕破坏一些东西,于是我将包裹又封起来放在原处,说明天让警局的人来看看,虽然这仅仅只是一个菠萝。

    连日来的奔波让我很是疲惫,尤其是拘留室里的确是很难睡,我睡得很早,大概也真是累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外面天已经亮了,因为上班工作惯性,我在这个时候醒来,猛地翻爬起来打算去上班,然后才想起自己这段时间可以自由掌握,只要不离开一定的范围就可以了。

    我于是翻身回来继续睡,但是一旦醒来就已经睡不着了,我又想起了菠萝的这事,但死活就是没有一个头绪,只是一种迫切的不安已经让我就像猫爪挠心一样,我在也睡不住就起了来。

    关于不上班的事我和爸妈已经解释过了,说是那边让我休息几天,他们也信了。我起来之后洗漱完毕,和爸妈说我到图书馆去一下,让他们吃饭不用等我了。

    在出去的路上我给张子昂打了一个电话,我觉得心上不安,于是问他最近是否有不同于寻常的命案,而且我也总是想起闫明亮那个满是疤痕的不完整头颅,总是一阵阵心惊。

    张子昂说最近算是安生了一些,除了我接触的这几桩命案,除了作案手法有些蹊跷,并不像之前的那样变态。

    我挂断了电话,我和爸妈说去图书馆并不是骗他们,而是真的要去的。

    我只是想去找一些关于菠萝的书籍,我觉得要弄清楚”菠萝”这个词要传达什么意思,就得先了解菠萝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我在图书馆泡了一天,早饭自然没有吃,一直就到了下午,我几乎翻看了每一本与菠萝有关的书,结果最后看见一个民间野趣,才惊得一身冷汗。

    但是,要把所有的线索都理顺,还得从菠萝是什么开始说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73、汪城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