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7、彭家开也在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他,但最后我还是跟着他去了。因为怀疑和相信有时候本来就是一种赌注,当你无法对自己的怀疑提出有力的证据时候,就只能选择相信,现实就是这样。所以我虽然怀疑他,最后却不得不和他去,因为我想知道那辆车上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为什么案件至今,这辆车都还没有被找到,而这样的答案,到目前为止,只有彭家开知道,也只有他能带我去。

    这次我们不是打车,彭家开自己开了一辆车来,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车。为了保持和他的距离,我坐到了后座,没有坐在副驾驶上,我想着要是他想做什么我还有一些反应的时间。

    当车子开始启动之后,我忽然觉得整个人有种恍惚的感觉,我似乎觉得自己再次坐在了马立阳的出租车上,时间像是回到了那晚一样。这种莫名的错觉让我忽然慌乱起来,于是看向彭家开,哪知道却正好看见后视镜里他的半张脸,而他也正在盯着我看,看见我看他立刻就将眼睛回避了。

    可是这样的情形却让我浑身冒出冷汗来,因为这种诡异的眼神我记得实在是太深刻了,与那晚马立阳看我的眼神几乎一模一样,在这个瞬间,我甚至以为坐在驾驶座上的这个人就是马立阳。

    之后彭家开没有再做出刚刚那样看我的诡异举动,我心上忐忑,开始努力回想那晚上的每一个细节,尤其是关于马立阳容貌的细节,因为我忽然有了一个念头,那晚上载我的会不会从一开始就不是马立阳,而是彭家开。

    这不是不可能的,因为夜里昏暗,虽然找我钱的时候我留意了他的容貌,可是那时候毕竟昏暗而且匆忙,他要想扮成马立阳的样子蒙混过关也不是没可能。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开始有些心惊起来,因为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整个案子的基调就彻底变了,因为目前为止的整个案子,都是以马立阳的死为基点开始的,要是这里除了问题,基于这个事实做出的调查和推论就全都是错的。

    再后面的我不敢继续想下去,因为现在这完全只是我的猜测,还没有得到证实,在这之前,我只能保持着原有对案件的认识,否则,所有的东西就都乱了。

    之后的情形倒也安静,虽然有些尴尬的样子,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打破沉默,最后直到我感觉车子来到了荒凉一些的地方,我才发现这里全都是一些工厂的所在,最后他在一连关着的卷帘门前停了下来,我这才从车上下来,因为我们出来的时候天就已经开始黑了,到了这里更是一片暗沉,虽然有一些灯光,但都很是昏暗。

    周围有几处还亮着,但总体来说荒凉和废弃是主要的基调,我知道这是这里早先的工业园区,后来工业园区重新规划建设之后,这里就被荒弃了,只还有零星的几家还在坚持。

    我虽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我还是问彭家开:这是什么地方?

    彭家开说:这里就是马立阳藏车子的地方。

    说完他拿出了一把钥匙蹲下身子把卷帘门给打开,然后哗啦啦的一声就把卷帘门给拉了起来,他站起来递给我一个手电筒,我接过来,他就弯腰进去了里面。我打亮手电也跟着进去,进去到里面之后就有一股陈旧的灰尘味扑鼻而来,我将手电往里照了照,这是一个废旧的工厂,看样子已经很久不用了,我问彭家开:你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

    彭家开说:从马立阳家找的。

    我继续问:马立阳又怎么会有钥匙?

    彭家开才说:马立阳租了这个废弃的工厂,所以他算半个主人。

    我这才明白过来,这种废旧的工厂并不值钱,一般租来也没什么用处,所以租金并不贵,这样说的话,这里应该就是马立阳做那些丧心病狂的事的地方不错了。

    但是从我进来开始,这里就开始和我记忆里的地方逐渐重合,越往里走,这种重合感越强烈,而我在迷迷糊糊中对那个地方的印象逐渐变成眼前的这里,我于是拿着手电四周照了一遍,那些本来应该十分模糊的画面,忽然就变得清晰起来,因为我基本上确定,这分明就是同一个地方。

    所以我开始有些惊起来,彭家开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而且我被绑架之后本来也就是他率先发现我的,在这件事上他是不是撒了谎,而且最后把我带到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地方,毕竟我全程都处于意识模糊中,在哪里找到我也都是他说了算。

    所以我看着他走在前面的身影,忽然觉得有些可怖起来,同时心上开始发悚,彭家开倒底是想干什么?

    而且很快我就看见了一辆出租车停在里面,我自然无法分辨这是不是马立阳的车子,但是出租车几乎都是一个模样,而且这车子又停在这里,应该差不离。

    彭家开走到车子跟前,转身和我说:就是这辆车。

    乍一看这辆车和普通的出租车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当彭家开把后备箱打开的时候,就有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我看见上面有斑斑的血迹,已经完全干涸发黑,上面还有一些其他的痕迹,既像是发霉又像是完全干涸之后的样子。

    彭家开说:马立阳会把受害者装在后备箱中运送到这里将他们彻底杀死,之后在运回家中,当然了一些基本的过程他都是在这里完成的,因为他家来不能留下太多的痕迹。

    说着彭家开将手电照向了不远的地方,我看见那里有水池一类的东西,他走过去用手地照着水泥地说:你看上面还有没有冲干的血迹。

    我看下去,果真能看见血迹,我想到从他家地下室里运出来的一具具尸体,有些完整,有些已经彻底被分尸,有些虽然是一具尸体但却是好几个人拼凑起来的,可以看出彭家开杀了多少人,可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这些人的失踪竟然丝毫没有引起注意,而且也没有一桩直接和马立阳关联起来。

    我现在只有一个疑问,于是问彭家开: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彭家开耸耸肩说:这你就要问他了,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我用手电照了照水池,水池里的水很浑浊,不知道这里面的水和这些受害者又有什么关系。我返回到车子旁边,将车门都打开,整个车子除了后备箱有一些痕迹之外,车子里面还算完整,只是我打开车门却并不是为了找寻什么杀人痕迹,而是想找到女孩说的她放在马立阳车上的生日礼物。

    没有,我草草将车子看了一遍,也简单地翻了一遍,并没有看到什么,但是转念一想也就明了了,要是这么好找的话,或许早就已经被人拿去了,我于是又翻了脚垫这些地方,包括座椅下面,但都是白搭。

    彭家开见我在车子里来回地翻找,就问我说:你在找什么?

    我觉得他应该知道我在找什么的,因为女孩有这样一份生日礼物还是他告诉我的,但是很快我又觉得这很矛盾,如果说他知道东西在哪里,那么为什么不直接拿出来,反而让我自己去找,我不得不通过女孩找到这里来。

    于是我忽然明白过来,彭家开或歇道这件东西的存在,但是却不知道在哪里,而且很可能他也在找这件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57、彭家开也在找?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