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9、危险降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樊振和我说过,任何巧合背后都有惊人的阴谋,尤其是在我们特案之中,几乎所有的巧合背后都有刻意而为之,所以我看见的这一幕在当时并没有让我多想到什么,却已经成了一段我记在脑海里的场景,当一条线出现的时候,这段场景就会成为这条线的一部分,就像现在。

    我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那天在客厅里会反复播放女人的录音,这已经是一个提示,只是当时我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因为声音我已经完全听过了一遍。

    到了这里之后,我决定重新还原一遍那天整个屋子里发生的事,因为当时各种事发生的太突然,以至于我根本没时间去考虑,即便事后也思索过,可因为缺少很多东西,所以一直都想不透那天倒底是怎么回事。

    比如站在里面的樊振,那个人是他,可他为什么要给我发信息,既然彭家开是樊振的人为什么他要躲在床底下。

    我站在原地思索了很久,于是站在了那天站着的位置,拖着腮帮子想了很久,我胡端的踱着步子,我刚进来不久樊振就给我发了消息,也就是说樊振知道我来了这里,而且对我到这里的时间掌握的非常好,我觉得这不是监控,801里没有监控,后来我确认过,那么樊振是如何知道的?

    我曾经在警局亲口问过他,他也承认我看见的就是他,可是这说不通,既然是他为什么他要让我躲到床底,彭家开也要躲在里面,最后还要仓惶逃跑,而且还被抓住了。

    其实我最不理解的就是这一茬,第一樊振自己在里面却让我躲起来,这不太合理;第二,彭家开是他的人,为什么他要把他抓回去,还要我去审问彭家开他早就知道的一些事。

    我觉得这完全是一个困境,最后除了怀疑樊振之外再无他想。而我则照着樊振对我做的去想了一遍,也就是如果我并不怀疑他而相信不是他做的呢,那么这里就存在一个矛盾,为什么他同时又是好人又是坏人。

    我觉得这样想了之后,忽然一些东西就明了了起来。

    我记得客厅里的电视是在我躲到床底下,也就是他进来之后才打开的,可是在他最后离开之后似乎就被关掉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细节,为什么在我躲在床底看不见的时候影碟机却打开了,而在我出来可以看见的时候,却已经关闭了,这很矛盾。

    所以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的脑袋里成型,当时出现了两个樊振!

    也不能说两个樊振,先这样说,其实在我到来之前樊振就已经在801了,他一定如同彭家开一样躲在什么地方,显然他藏身的地方更隐蔽更有利于他观察屋子中的情形。他看见我进来到客厅里,而且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也是他和彭家开到这里来的目的,所以他知道我暴露在外面很可能会有危险,但又不能给我打电话,因为他出声自己就会暴露,于是他给我发了短信,让我藏到床底下,目的就是能让彭家开帮我一把,让我不要晕头晕脑地搞错了状况。

    我藏身好之后,那个和樊振穿着一样裤子和鞋子的人进了来,或者说事樊振特意穿了和他一样的裤子鞋子,我平时不怎么观察樊振的穿着,所以不能很是确定这点,只知道总有一个人刻意模仿了另一个人的穿着。

    不过不同的人表现出来的情势却是不一样的,如果是那人模仿了樊振的穿着也就是说他对樊振了如指掌,甚至想把一些事嫁祸给樊振;而反过来,如果是樊振模仿那人,最起码樊振知道这是一个什么人,而且他也了解他。

    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质,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答案,目前我无法猜测。

    这个人进来之后打开了客厅里的影碟机,于是我就听见了和电话里一模一样的女人声音,但是很快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于是开始搜索整个屋子,显然他没有细细去看,或者他已经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只是来确认,然后他就这样匆匆离开了,因为我不得而知的原因。

    我听见的门响,也就是我误认为他欺骗我们的门响,其实是他真的离开了,而之后我们又见到的人就不再是他了,而是真的樊振,他显然知道我们躲在床底,所以并不曾露面,或许他进来只是告诉彭家开我们安全了。

    然后他关了电视离开,之后彭家开逃走我追出去,就有了我之后看见的这一幕。

    我在801里将我们那天的场地都走了一遍,最后我甚至都重新爬到了床底下,就像还原原场景一样爬在里面,这回我留了一个心眼,仔细留意了地上和床板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果然这里的情节复制了我在办公室楼上房间的手段,我看见床板上写着什么,我掏出手机照了照,看见上面是一串数字,一共六个数字,并没有什么关联,我以为是一个生日,却并不是,因为组合不起来,年纪会很奇怪。

    我把这串数字记下来,别的就没有什么了,从床底下爬出来之后,我想起彭家开曾经动过我的手机,我当时觉得他可能就是帮我关机,可是现在却觉得怎么都不对,我于是拿出手机翻了翻,也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很快我才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我现在用的手机不是我原先的那一个,被彭家开动过的手机现在已经作为证据封存在警局里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心上忽然一阵发凉,要是彭家开在我的手机了弄了什么,而这个什么刚好又成了一个对我不利的证据的话那还得了?

    而且我觉得手机里的一定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我需要知道,所以我立刻给张子昂去了电话,让他好好检查下手机看有什么异常,张子昂说要真是有什么的话还得我自己去看,毕竟我自己的手机我自己要更熟悉一些。

    到了这里,又发现了一些线索,但是也有更多的谜团和不解,比如为什么那个人和樊振一个人选择打开电视一个人选择关闭电视,樊振知道我在里面,难道是不想让我看见?

    还有之后他逮捕彭家开又是为什么,这点是我最不能理解的地方,如果他想让我知道什么,完全可以和我说,而不用借用彭家开的口。

    我坐在沙发上觉得怎么也想不通,于是又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测是不是错了,于是一时间心乱如麻,就没有再继续想下去,也就是在这时候,电话响了。

    不是我的手机响,而是屋子里的座机在响,电话忽然响起来愣是吓了我一跳,我走到电话跟前犹豫是接还是不接,我看了屏幕上显示的号码,不看还好,看了吓一跳,因为这个电话号码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到就是我在用的座机号。

    这是我屋子里的座机号,有人正在我家里给我打电话。

    我于是更加不敢接了,同时心跳开始攀升起来,幸亏我离开了家里到了801来,那么在我家里的这个人打电话来801是不是已经察觉到我就在这里?

    我意识到不好迅速环视屋子打算藏起来,只是我觉得藏起来是不可能的,现在趁着他还在6楼我立刻离开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因为电话还在响,他人还在601。

    我迅速从801出来,我并没有选择坐电梯,因为电梯显然是最不安全的,当然楼梯也不安全,我不能直接下去,所以我顺着楼梯去到了楼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49、危险降临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