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6、玄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知道一点,就是所有的这些说辞都是没有证据支撑的,彭家开在整个案件中就出现过两次,确切地说应该是三次。

    第一次是在马立阳家现场,第二次是在801,如果马立阳女儿说辞也算的话,这一次是出现在女孩的口中。所以在我在将所有的案子都和他关联起来的时候,自己心里都发虚,一个几乎都在现场无法找到其人的人,很难断定他就是凶手,通常这样只有两种情形,要么这人作案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额境界,要么他根本就不是凶手。

    而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只觉得已经有些说不下去了,一方面是自己说的这些连自己都不能信服,另一方面则是一些矛盾重重的地方让我无法再做出准确的判断,毕竟这个连环案牵扯的分案太多了,细细数下来从一开始的马立阳割头案,又到段明东割头案,再到段明东妻女自杀案,马立阳妻儿自杀案,孙遥坠楼案,郑于洋离奇死亡案,以及始终贯穿其中的变态分尸案,一些其他的类似案件还没有归纳其中,想要一下子搞清楚这么多案件,而且还要把每一个案子与每一个案子之间的联系都搞清楚,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说到这里忽然陷入了这些思绪当中,说话也沉默了下来,彭家开则一直看着我,似乎在等我继续说下去,又似乎是在观察我,直到我与他四目相对,他也丝毫没有躲闪,就是那样看着我,他的眼神很犀利,似乎一眼就看穿了我此时在想什么,然后我听见他说:你也发现,这样的说辞真的很牵强。

    我没有说话,因为就是刚刚这样一个微妙的反应,我已经完全陷入到了被动当中,主动权反而握在了他手中。

    接着他忽然就坐正了,和我说:给我纸笔。

    说完他看了审讯室的监控一眼,看似只是很无意的一瞥,其实却带了很多的刻意,我没有犹豫将纸笔给他,他很快在上面写了一行字,然后将纸折起来给我,他的动作很细腻,整个过程都避开了监控能直接看见纸上的文字,我拿过纸条没有完全展开就着折痕看,只见在上面写着放了我,我能救你一命。

    我正发愣,他忽然起身抢走了我手上的纸条就塞进了嘴里,也就是在同时,只见审讯室的门就打开了,樊振和警员一拥而入,几乎是同时我看见彭家开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吞咽动作,纸张已经被他彻底吃掉了。

    而涌进来的警员一齐来掰他的嘴巴,他很顺从的没有反抗,但是纸条已经步子啊他嘴巴里了。我只是愣愣地坐在椅子上,麻木地看着他们做着这一系列动作,而自始至终彭家开都看着我,任由这些警员在他身上折腾。

    我几乎能读懂他的眼神,他在询问我是不是答应。

    警员把他松开,樊振则到了我身边,拍了拍我让我回过神来,樊振以为我已经彻底迷糊了,其实我没有,我只是有些震惊而已,而且这种震惊让我很快想到了很多细节,就更让我震惊。

    樊振问我:他给你看了什么?

    整个时候彭家开都一直看着我,我依旧保持者呆滞的模样,并没有理会樊振,樊振扶住我的肩膀试图让我清醒,他弯下身子看着我的眼睛,问我:何阳,你怎么了?

    我看着樊振的眼睛,然后说:能不能让我单独和彭家开聊聊。

    说完我看了看监控的方向,继续说:关了监控。

    樊振看着我,眼神一变再变,最后终于变成了妥协,他说:可以,但是老规矩。

    说完他给了我一直录音笔,我拿着录音笔,并没有说什么,他拍拍我的肩膀就出去了,他对旁边的警员说:把审讯室的监控关掉。

    而且审讯室内部也有切断电源的开关,这个开关也被按了下去,经过这一妥协,我那些对樊振的疑云似乎有些打消了。

    审讯室的门关上之后,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在里头,他才说:不用一些非常手段看来是不行的。

    我则问他:你要怎么救我,我有什么危险?

    彭家开却说:你每时每刻都身处危险当中,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比如你睡觉的时候,你上厕所的时候,你独自行动的时候,每一个时候。

    我不大明白彭家开在说什么,彭家开说:如果你不信,今天晚上回家你可以在房间里放一个摄像头,隐蔽一些,要不很容易被发现,最好质量也好一些,否则夜里只会是一团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一时间无语,彭家开说完之后,话锋一转说:我帮了你,你也要帮我。

    我说:我甚至都不是他们中的成员,他们根本不会听我的,更何况你什么都不说,我很难和樊队说,因为没人会相信我,我连理由都没有。

    彭家开说:要理由很简单,我可以给他们提供一条线索,一条很重要的线索,但是前提是他们要放我出去。

    我问:什么线索?

    彭家开说:如果现在说了就不是筹码了。

    我也说:可你必须要给我说一些东西,我们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更不知道你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却在忽悠我们。

    彭家开似乎早就料到会这样,他说:那你想知道什么,有些我可以和你说,有些不能。

    我觉得如果我直接问他是最愚蠢的法子,我于是说:我整个案子都想知道,你能说什么就说什么。

    彭家开看着我,说了一句:你很聪明。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怎么说,过了一份来钟我终于听见他缓缓开口:第一件,是关于马立阳女儿的,马立阳送过给她一件生日礼物,是一碟光盘,你去问她放在哪里了。第二件,你还记不记得你火急火燎赶回家又立刻冲门离开那次,你听到的敲门声就是我发出来的。

    听见他说到这一件的时候,我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是提醒我离开的那个人,在我的猜测中,他应该是躲在衣柜里的人才对。不过他的这个说辞和他后面的行为也有一致的地方,就是那天在床下一起躲避的时候,后来危险消除,他要真是一个凶残的人,完全可以现将我解决掉再离开,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立即离开。

    我没有打断他,只是自己想自己的,他察觉到我的神情,也顿了顿继续说:这第三件,本来应该是第一件就应该说的,可是为了让你缓解下情绪,所以我放在了第三件,就是马立阳载你回家那晚,其实他已经选择了你作为目标,只是最后你逃过了一劫,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肯定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也不用和他在这里费口舌了,彭家开问我说:那他最后和你说了什么?

    我说:他说刚刚我从后视镜里看你没有头,你回去后还是赶快找个人看看吧。

    我不大记得原话了,大致好像就是这样说的。

    我说出来的时候彭家开看着我,我重复了一遍马立阳的话,忽然觉得哪里怪怪的,好像有种别样的寓意在里头,只是一时间好像又什么都破解不了。

    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彭家开则已经说道:他之所以放弃了你这个目标,是因为他从后视镜看到我一直跟在他车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36、玄机 | 心理罪小说 | 心理罪网-不是何阳作品